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鸿门宴:一场不怀好意的宴会

鸿门宴:一场不怀好意的宴会

发布时间:2014-07-03 10:01:56 阅读(

鸿门宴,指在公元前206年于秦朝都城咸阳郊外的鸿门(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鸿门堡村)举行的一次宴会,参与者包括当时两支抗秦军的领袖项羽刘邦。这次宴会在秦末农民战争及楚汉战争皆发生重要影响,被认为间接促成项羽败亡以及刘邦成功建立汉朝。后人也常用“鸿门宴”一词比喻不怀好意的宴会。

 

鸿门宴

 

1、鸿门宴发生的背景

 

刘邦在偷袭陈留和智取南阳后,没有任何悬念地进入了关中腹地咸阳,至此刘邦入关灭秦的任务已经完成。而北上救赵的项羽却没有刘邦那么幸运,作为副帅的项羽,他先杀掉主帅宋义,然后在巨鹿破釜沉舟,摧毁了秦朝的两大主力兵团——章邯兵团和长城兵团,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巨鹿之战。项羽在巨鹿之战大获全胜时,开始挥师西进去取关中。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刘邦已经提前两个月进入了关中,而更让项羽想不到的是,进入关中的刘邦派重兵固守函谷关,阻止项羽进入关中。

 

项羽来到函谷关之下,才得到刘邦先入关的消息,他看见刘备把着函谷关,就知道了两点:

 

第一,刘邦比他早入关;

 

第二,刘邦把住了函谷关,不让他进。

 

这两点给项羽的刺激非常之大,所以在《史记》的《项羽本纪》中间,写到项羽走到关前以后,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心理活动,就是大怒,这是第一次大怒,一怒之下项羽就派他自己的将领打函谷关,硬打。当然,项羽这个时候军队的力量强,战斗力也强,迅速地就把函谷关打进去了。

 

到了12月,项羽带领他的军队来到了戏水,这个时候跟刘邦的军队相距不远,相距四十里地,两个人没有见面。进入关中以后,他又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是刘邦手下的一个左司马叫曹无伤,向项羽告密,这个告密对项羽来说是火上加油。

 

曹无伤这个告密讲了三点:“沛公欲望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写得很简单,这三句话是三个要点:第一,刘邦要做关中王;第二,让秦王子婴做相国;第三,刘邦想把关中的财宝全部据为己有。这三点在项羽看来,没有商量,一条都不能承认,一条都不能接受。

 

所以项羽这个时候呢,第二次大怒,又生气了,非常生气。这个时候项羽手下唯一的一个谋士范增,范增又给项羽做了一番批讲,范增怎么批讲呢?范增这样说:“说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急击勿失”。

 

什么意思呢?范增这个话是说,说刘邦这个人原来在老家的时候贪财好色,现在入关以后财也不要,色也不近,这个人在压抑自己的本性。当一个人压抑自己本性的时候,他一定是有自己所图,所以这个人的志向不小,这是范增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派人去看了刘邦头上的云气,说他头上这个云气是艳若五彩,形若蛟龙,他说这是天子之气啊。所以根据这两点,范增的建议赶快打,别失去机会。本来项羽就想打,范增又给他做了这一番批讲,更坚定了项羽要灭了刘邦的决心。

 

所以项羽就下了一道命令,这道命令司马迁写得很简单,“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就是第二天一早让我的士兵吃好饭,然后一鼓作气把刘邦给灭了。这个决定其实是源于项羽的两个大怒决定的,一个是函谷关前的大怒,一个是得到曹无伤密告以后的大怒。

 

我们细想一下,这两个大怒它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就是项羽内心非常恼火。但是这两个大怒的背后实际上深藏着的是三大原因,第一,自尊受伤,巨鹿之战打完以后,其他去援救赵国的诸侯将领去见项羽的时候,怎么见的呢?“膝行而前,莫敢仰视”,什么叫膝行而前啊?进了项羽的辕门是跪着走的,没有一个人敢抬着头看项羽,那就是项羽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十分高大。

 

这一仗奠定了项羽的历史地位,项羽就成了诸侯的上将军、总盟主,所以项羽也满足于其他诸侯对他的臣服,他没有想到。在他自己想来,刘邦作为天下的诸侯诸侯之一,对他也应当是膝行而前,莫敢仰视,他没有想到刘邦竟然是怎么办呢?跟其他诸侯不一样,其他诸侯对项羽是惟命是从,而刘邦对项羽是严把函谷关,连关都不让他进,你这个一对比,那就说项羽的自尊受不了了。

 

第二点让项羽受不了的是怀王伤痛,刘邦把着函谷关是为什么?是自己想做关中王,刘邦为什么敢自己想做关中王呢?有怀王之约,所以提到怀王之约就牵扯到一个人,就是怀王。项羽对怀王可以说是怀有深仇大恨的,当年他叔叔项梁一死,怀王就从他手里边把兵权给夺了,夺了兵权以后,让刘邦西行入关,让项羽作为一个副帅,跟着一个宋义北伐救赵,最后项羽是忍无可忍把宋义给杀了。

 

其实在项羽心中,他心中非常清楚,他杀的不是宋义,杀的是楚怀王的权威,他挑战的就是楚怀王的权威,而且巨鹿之战结束以后马上他就做了分封。

 

这就牵扯到第三点,就是项羽大怒之后的第三个原因,就是项羽对天下有自己的战略部署,刘邦把着函谷关想做关中王,是破坏了项羽的战略。

 

项羽的战略是什么呢?司马迁没写,这就是我们读历史最大的困惑,就是我们最想知道的,史学家不写,他写的未必是我们想知道的,这就是读史的时候非常麻烦的一点。但是我们可以从蛛丝马迹中间看出来,因为在巨鹿之战以后,项羽封了投降的秦国主帅章邯做雍王,雍王管辖什么地方呢?管辖关中咸阳以西的土地,全部归章邯所管。

 

大家不要小看这句话,这句话透露出来了许多信息,第一,关中的分封原来是归怀王的,项羽自从封了雍王章邯以后,说明项羽已经不把楚怀王放在眼里,他要把分封天下的权力夺到自己的手里,这叫藐视怀王,他要来分封,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信息透露什么呢?他封章邯做雍王,雍只是关中之地的三分之一,它有咸阳以西封给了章邯,那还有咸阳以东,那还有咸阳以北。咸阳的南边就不用说了,那是秦岭山脉,秦岭山脉的南边,那还有汉中之地。所以可见,第一,项羽要主持分封;

 

第二,项羽不打算封关中王,因为他封章邯,章邯只是个雍王,他没有封章邯做关中王。这说明什么?说明项羽不打算封关中王,因为关中王的权力太大,如果封给章邯,那章邯将来是尾大不掉,可能成为项羽的威胁,所以他不再封关中王。

 

既然章邯不能封关中王,引来的第三个信息,刘邦也不可能做关中王,这就是项羽的未来的战略,这才是项羽决心用军事手段解决刘邦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他内心确实有这些火在里面。当然项羽这个决定,消灭刘邦这个决定是非常对的。

 

对于项羽集团来说是非常对的,因为这里边有一个转变,刘、项两家它有一个历史性的转变,在秦帝国灭亡之前,刘、项两家有共同的敌人是秦,有共同的目标是灭秦,所以这两个集团有共同的敌人,有共同的目标,他们是盟友,是战友。

 

一旦秦朝灭亡这两个集团就不再是,没有共同的目标,没有共同的敌人,他们两家变成两个对立的集团。两个集团要争夺的是天下,这个变化项羽意识不到,项羽要意识到了不用大怒,项羽要是头脑非常清醒的话,两个大怒都不会有。如果他要是很清醒的话,他就知道,巨鹿之战打完,刘邦也进了函谷关,秦王朝也灭了,下面就是怎么收拾刘邦来独霸天下的问题。

 

所以你把着关不让我进,刚好给了我一个灭你的理由,我大笑还来不及呢,我何必大怒呢?大怒恰恰说明他没有意识到两家关系的历史性的转变。但不管怎么说,武力解决刘邦确实是项羽集团的一个正确选择。但是这个选择的基础很不牢固,这个选择不是建立在我刚才那套客观分析的基础上,建立在什么呢?建立在怒气之下做的决定,这个决定一做出来,本来第二天一旦付诸实施,刘邦就玩儿完了,项羽是四十万,刘邦是十万,四十万打十万,而且是突然袭击,刘邦必完。

 

2、鸿门宴前发生了什么

 

鸿门宴的前夜事情发生了变化,而这个变化源于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这个人就是项羽的季父,也就是他的堂叔,叫项伯,官职是左尹,按照楚国的这个官职,就是左丞相。这个人的出现改变了刘、项两家的命运,那么这个人做了什么改变了两家的命运呢?

 

这个人要夜见张良,大战前夜夜见张良,为什么夜见张良呢?他倒不是有意泄密,他想把张良从死人堆里捞出来,因为第二天一打,刘邦和张良玉石俱焚。张良这时候跟着刘邦呢,所以他要见张良,他跟张良两个人生死之交,他要救张良。

 

结果他跑到张良那儿把情况给张良一说,想叫张良跟自己走。其实项伯太简单了,项伯很简单。张良可是极其复杂,张良第一得到了绝密军情,第二,他知道项伯来救他是为了什么呢?为了一个义气,为了义气救他来了。所以张良非常委婉地说了番话,说你救我是为了义啊,我是替我的主公韩王成来送刘邦的,我要是开溜了,那对汉王不义;你救我是义,我不告诉刘邦的话我就不义了。

 

拿这个义做文章,项伯无话可说了,所以只能同意张良把这个绝密消息告诉刘邦。这一告诉刘邦这事儿就大了,刘邦一听当然是大惊失色,因为刘邦没有想到,刘邦一心想做关中王的梦,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会来了一个灭顶之灾,没有想到。但刘邦有他很高明的地方,在最危急的时候,他冲着张良说了四个字叫“为之奈何”,我怎么办呢?

 

张良当然胸有百万雄兵,完全能够给他化解这场危难,但张良有意不说,张良反过来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谁为大王为此计的”,谁给你出的馊主意?刘邦这时候很老实,“鲰生说我曰,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有这么一个家伙告诉我,把住函谷关不让别人进,这都是我的了,故听之。张良第二又问,“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你估计估计,就你那十万人抵得住人家项羽四十万大军吗?

 

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为之奈何”。刘邦很高明啊,刘邦这时候很老实,我确实不如他,那我该怎么办呢?张良问这两问很巧妙,第一,他在了解情况,因为张良事先不知道情况;第二,他在提醒刘邦别忘了四个字,叫项强刘弱,这四个字你别忘了。

 

紧跟着张良一句话把破解之策点给了刘邦,张良就一句话,“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去告诉项伯,就说你不敢背叛项王。但这个话如果我们概括一下,用四个字概括,这叫政治欺骗,用两个字概括,叫欺骗,再提炼一下,一个字概括,叫骗。张良其实教给刘邦的招就是一招,骗,按我们今天的话,忽悠,一个字就解决问题了。

 

刘邦极其聪明,一听张良说叫他忽悠,他是个大忽悠,所以下面再不用张良告诉他怎么办了,反过来他冷不丁地问了张良一句,“君安于项伯有故”,你怎么跟项伯有老交情啊?他能在大战前夜来给你通报绝密军情,你们俩什么的干活?你们俩什么关系?他能把这么个消息告诉你,这说明什么?刘邦这个人警惕性极高,刚才是蒙了,急了,顾不上,一反应过来,不就是忽悠他吗,自己下面全知道怎么办了,反过来倒问一句“君安于项伯有故”。

 

张良如实而答,“秦时与臣游,项伯杀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当年在秦朝的时候项伯杀了人,我救了他,所以今天有了危难他来告诉我,完了。这话一说,把两个人的关系全说清了,刘邦下面不再问了。

 

刘邦下面该开始危机公关了,这么个危急关头,必须。因为刘邦现在非常清楚,化解这场危机关键是两点,第一,要死死抓住项伯;第二,一定要好好地忽悠一阵,因为只有项伯这个时候能见到项羽,只有项伯能够把话传给项羽,如果抓不住项伯,你连捎话的人都没有。

 

所以他马上就问“孰与君少长”,就是张良跟项伯你们两个人相比,谁年龄大?“良曰,长与臣”,项伯比我大。“沛公曰,君为我呼人,吾得兄事之”,你把他叫进来,我要像对待兄长一样侍奉他。张良出,要项伯,把项伯请进来。下面“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这很简单,卮酒就是一杯酒,奉卮酒就是端起来一杯酒,为寿就是敬酒,刘邦看见项伯进来以后啥也没干,就做了一件事先敬酒。

 

下面写了四个字,叫约为婚姻,这个约为婚姻就是刘邦跟项伯两家定为儿女亲家。这司马迁非常“捣蛋”,中间很多情节给你省略掉了,两个人一敬酒,就定儿女亲家,中间你知道忽略了多少情节?先得问问项伯有儿子还是有女儿,你得先问,人家要是个丁克家庭,你跟人家约为什么婚姻啊,所以你首先得问这个情况吧。然后介绍自己的儿女;第三,再了解对方儿女的婚姻状况;第四,再表达一下愿意结为儿女亲家的愿望;第五,还得劝对方接受;第六,对方接受两家结为儿女亲家。你看这么多环节司马迁写得倒是很简单,“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完了。

 

这一下子,这一步非常关键,这一步叫什么呢?这叫拉近两个人的关系,拉近关系,套近乎。你想想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他俩从来没见过面,第二个,他俩是两个敌对阵营的人,一个是项氏集团,一个是刘氏集团,两个不认识的,又是两个集团的,一见面就结为儿女亲家。这不是张良教的,这是刘邦的原创,这高明,这说明这个学生可堪造就,老师教一,他能反三,张良只教他骗。

 

他首先是怎么先骗住项伯,把项伯给忽悠住最好的办法,结成亲家,当然这个结成亲家算数不算数,那你想多了。你想想,我们通读《史记》都知道,刘邦的儿女后来没有跟项伯的儿女结为亲家,当年许这个婚姻只是个政治交易,是个政治手段,等到将来项羽一死,项伯就没有价值了,刘邦当了皇帝,项伯还敢找着刘邦说当年咱俩那个事,他去抢攀皇亲?借给项伯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刘邦后来就不提了,项伯肯定不敢提,所以这场儿女婚姻纯粹是刘邦危机公关的手段而已。

 

但这一下把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了,拉近以后,第二步给个说法,你把住函谷关不让人家进,项羽生气就生到这儿,你总得给个说法。你看人家刘邦在这个关键时刻,刘邦讲了一番话讲得非常巧妙:“吾入关,秋毫不敢有所进,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这话什么意思呢?他说我来到函谷关以后,我什么都不敢拿,全部给它登了记封到那儿了。

 

刘邦原意是什么呢?封到那儿留着自己慢慢用,别让士兵一抢而空了,没了。现在说什么呢?我把它封住,等着项羽来分配呢。然后我派人把住函谷关干什么?原意是不让项羽入关,现在说我是应付非常事件的,维持社会治安,维持和谐稳定的,所以我把住函谷关,我日夜等着项羽到来,我怎么能反叛他呢?

 

不可能,你一定好好劝劝项王,把这个意思表达清楚。所以刘邦这番话解释得非常到位,你不是要给个说法吗?项羽发怒就是因为这来的,我就把这个说法全部给你解释完,解释完你起码你项伯你心里明白了吧。这话起没有起作用呢?看对方的反应,其实你说半天了,对方听进去没有呢?

 

看对方的反应,看对方的表情,看对方的说话。项伯听完以后只说了一句话,“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这句话的原意说,第二天早上你可千万别忘了,一早赶过来到鸿门向项王做一个解释,把这个说法给项羽再说一遍。刘邦一听心里全明白了,大功告成,总算把项伯给忽悠住了。

 

只要先蒙住项伯就好办,因为这是个传话筒,这是个糊涂虫,你能把这个糊涂人给蒙住,你再利用他再去蒙另一个糊涂人就好蒙了,再利用他去蒙项羽啊。所以项伯告诉他“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刘邦一听是连连点头,诺诺诺,好好好,是是是,我第二天一定一早去,答应了。

 

项伯回到大营之中,就把他夜见张良、私见刘邦这个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把这个情况全告诉了项羽。但是他最后,项伯说了两点很关键的意见,把这个过程全部说完了,然后说什么呢?“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刘邦要不先把关中给打下来,我们怎么能那么顺利地入关呢?

 

这个话含了两层意思,第一,刘邦是有功之臣;第二,刘邦是首先占了关中之地的。这是一句话,第二句话,“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人家有了大功,我们再把人家给灭了,不仗义。所以我们看项伯这个人,过去很多人讲这一段的时候,总认为项伯是个内奸,是个潜伏的卧底,不是,项伯可不是内奸,项伯充其量只是个糊涂人,项伯的汉字知道得不多,就认一个字,叫义,这个人就认一个字叫义。

 

当年张良你救了我,我现在来救你,是为了义;张良说我要不告诉刘邦,那不义,那行,你告诉他。现在我再告诉你项羽,人家立了功你再灭了人家,不义。你看见没有他判断问题、看待问题、处理问题只遵循一个原则,义,就这么一个义。当然,项伯可以这样说,项伯没有决定权,决定权在谁手里啊?在项羽手里,明天的仗打不打不取决于项伯,取决于项羽,项伯的话项羽可以听,也可以否定,甚至可以治项伯的罪。

 

项伯是有罪的,私见张良,私见刘邦,泄露军情,这要追究起来,项伯这三宗罪那是跑不了的。问题是这番话讲完以后,项伯提了一个建议,“不如因善遇之”,不如趁这个机会咱们好好地招待人家一下,别灭了人家了,请人家好好地撮一顿,这才是咱们应该做的。

 

下面,项羽怎么办呢?《史记》中间只写了四个字“项王许诺”,项羽答应了。刘邦忽悠住了项伯,项伯又忽悠住了项羽,项羽最后是许诺,这个许诺意味着第二天用军事手段消灭刘邦集团的这个命令撤消了。这就很奇怪了,这里边有三个问题,第一不追究,他没有追究项伯通敌之罪啊;第二不询问,我们刚才讲过,张良那么忠心耿耿地把那个破敌之策告诉刘邦以后,刘邦还反问他一句什么话?“君安于项伯有故”,你怎么和项伯有老交情?

 

在大战的前夜项伯敢跑过来向你泄露这么个军事机密,你们俩到底是什么的关系?而这个时候,项羽至少得问一句吧?君安于张良有故,这句话是嘴边的话,你怎么和张良有那么深的交情?我明天要打仗,你头天晚上私入敌营,私见张良,泄露军情,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项羽连这个话没有问。

 

刘邦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刘邦问了;项羽在这么从容的情况下,项羽没有问,这反映出两个人怎么样?一个精明,一个糊涂,两个人政治的精明跟糊涂表现得非常清楚。第三不商量,一怒之下,他跟范增决定第二天灭了刘邦。但这个时候呢?他不追究,不询问,也不商量,没有跟范增商量,他就答应取消第二天的军事行动。

 

我们刚才说过,用军事手段解决刘、项矛盾,是项羽集团最正确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由于它的基础不牢,只是建立在两次大怒之下做的决定,所以这个决定很快地被撤销了,一句话撤消了,那这里边我们当然可以看到,项羽的自尊得到满足了,刘邦表示臣服,那么怀王之约可以废掉了,项羽可以自主地来分封关中之地了。

 

但是这里边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项羽为什么轻信项伯?项羽为什么能够被项伯给忽悠住?原因在哪儿?最本质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项羽一直到这个时候为止,他没有意识到他最大的敌人是刘邦,项羽这个认识迟到了很长时间,他意识不到,不知道秦朝灭亡以后刘、项两家的关系的变化,不知道刘邦已经从战友变成了自己最大、最危险的敌人。

 

假如他要知道的话,假如他有这个清醒的认识的话,项伯忽悠不了他,第二天军事解决的命令不会撤销,刘邦集团被毁灭的这个结果一定会得以实现。项羽最可惜的就是,他一直意识不到谁是他最大的敌人,这就是项羽在鸿门宴之前取消军事行动的最根本的原因。

 

反过来,刘邦倒是很成功,把项羽忽悠住,起码迫在眉睫的灭顶之灾解除了。但是这事并没有完啊,第二天还要到鸿门去见项羽,那么到了鸿门以后他还能忽悠住项羽吗?鸿门这一场见面还会引发出来哪些问题呢?

 

3、鸿门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刘邦带了100多个随从来到鸿门拜见项羽,和项羽一见面以后,刘邦讲了一段话,这段话很精彩,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鸿门说辞”,这个鸿门说辞应当说是在中国古典文献中间非常有名的一段说辞。刘邦怎么说呢?“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

 

我们分三层来讲,第一层,刘邦说我和您一块儿攻打秦国,您在河北打,我在河南打,这是第一段的意思。这段话其实刘邦说得非常巧妙,刘邦这段话强调的是什么?强调的是咱们俩有共同的敌人,咱们俩是并肩作战,咱们俩是战友。项羽如果清醒他会明白,你说的不错,是战友,不过那是当年,现在咱俩不是战友了。项羽他的认识水平达不到这个程度,项羽说不出来这个话,这是鸿门说辞的第一层。

 

第二层什么呢?我没有想到我先入关破秦,又在关中见到将军,这是第二层话,这个话强调什么呢?我没有想到我先入关。刘邦没想到吗?你看他打南阳郡的时候,南阳郡不打,他都想越过南阳郡直插武关,张良提醒他,你要不打,前有强敌,后有南阳的秦军,两下一夹咱们就完了。

 

刘邦是急不可耐地要抢先入关,现在说得可轻松,我没有想到我能先,其实他从接受任务那一天起,他就一劲儿地铆着劲儿要抢先入关,先入关就做关中王了。现在说成什么呢?我没想到,那言外之意,我心里想到是谁啊?

 

一定是大王您先入关,这就叫逢迎。这层意思比较明显,其实这是在安抚项羽,项羽最不平的就是你刘邦啥也不会,你比我差得多,你小子竟然先进来了,你拣了个大便宜,项羽不服的。他现在说我没想到我先进来,这就安抚项羽受伤的心灵,给项羽喝点心灵鸡汤,让他心里好受点,这只是忽悠他的第一步。

 

这里面还藏着一层意思,什么意思呢?我没想到我先入关,言外之意最终我还是先入关了。不就这样吗?我先入关,按照怀王之约我先入关,我应当做关中王啊。所以他对项羽他一方面是恭维项羽,另一方面又拿出怀王之约来压制项羽,我到底还是先进来了,我没想到我先进来,但是我最后还是,毕竟是我先进来的,拿怀王之约压项羽,所以他对项羽可以说是又打又拉。

 

第三层意思“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现在有小人挑拨离间,让咱俩产生误会了,产生缝隙,产生隔阂,产生矛盾,那是小人挑拨离间。这个话说得更是居心叵测,刘和项他两家的矛盾是挑拨离间的吗?谁能够挑拨刘、项两家这么深的积怨呢?不是。

 

刘、项两家的矛盾是历史的必然,刘邦的高明把历史的必然说成是历史的偶然,小人挑拨离间,不是个偶然的吗?这就叫化必然为偶然。这一招极其高明,本来是个必然性的,他两家早晚是个你死我活,不存在刘、项两家组成联合政府,不可能,组成联合政府是共和体制之下,刘、项两家在帝国制度之下只能一家做皇帝,另一家做臣子,只能是这样。

 

所以刘邦这个话说得是极其巧妙的。虽然鸿门说辞说得很简单,“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实际上刘邦把自己要说的话都非常委婉地告诉了项羽。项羽要灭了他,那么大的事到他嘴里这么一说,这么简单。

 

所以说这个语言大家可千万别轻视,有的人嘴会说,有的人嘴不会说,其实语言,特别是口语的表达,是人生第一重要的本领,你连这个本领都不会,你要吃很多亏的。你看刘邦多会说啊,会做的不如会说的,他做了那么多事,到他嘴里一说啥事也没有了。

 

这就是鸿门说辞,这可以说是从春秋以来在所有说客说辞中间,最高明的说辞之一。当然我们现在不知道,这个说辞是刘邦的原创还是他的老师张良教的,咱不知道,那么这段说辞起不起作用呢?看听话的人,谁在听啊?项羽,项羽信了吗?项羽接了一句话,“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什么意思?这是你左司马曹无伤说的,要不是他,我怎么能这样对付你呢?一句话把曹无伤给卖了,而且卖得很彻底。

 

本来曹无伤是刘邦阵营潜伏的卧底,曹无伤跟刘邦可是老战友啊,当年刘邦一起兵曹无伤就跟着他干,担任左司马,到入关以后曹无伤还是左司马。曹无伤是个功臣,一直跟着刘邦,但是这个时候曹无伤向项羽告密,主要是看到项羽势大了,将来主持分封的是项羽,如果能够讨好项羽,将来能封点东西,封个诸侯王,封个候吧,所以曹无伤是抱着这样一种私心向项羽告密。

 

大家可能会责怪项羽,项羽再怎么的,你也不能把曹无伤给卖了,他卖曹无伤是有一个理由的,他是拿曹无伤为自己开脱,为自己洗刷,咱俩是战友,我咋能这样对你呢?那还是你那个曹无伤跟我说的,所以我才这样做。这说明什么?

 

项羽自己感到自己很理亏啊,很心虚,对不起自己的哥们儿,所以来拿曹无伤来解脱自己。你看,人家一番美丽的谎言,竟然让咱们的项羽感到对不起说谎言的人。但这里边你也可以看出来,为什么天下有人说谎,那是因为有人相信谎言。所以我们从这一段来看,刘邦的鸿门说辞奏效了。既然奏效,项羽也感到很惭愧了,对不起了,那现在怎么办呢?那赔个不是吧,招待他,吃饭,这顿饭就是鸿门宴。

 

一提到鸿门宴,大家就觉得那叫酒无好酒,饭无好饭,处处杀机,步步陷阱。但是我们知道,讲到这儿大家会明白,鸿门宴这儿项羽可没有杀刘邦之心,项羽惭愧得不得了,不停的自责、内疚,不惜把曹无伤拉出来为自己解脱,你说项羽还有心去杀刘邦吗?

 

我们说的鸿门宴处处杀机,步步陷阱,酒无好酒,饭无好饭,那是因为有人要算计刘邦,此人绝不是项羽,这个人是谁呢?范增,范老先生,范增要杀他。范增为什么要杀他?范增觉得刘邦这个人太可怕,你看,他能在大战前夜先把项羽要打的这场战争给摆平;第二天一见面,他能把项羽给忽悠住了;第三,他又能够让项羽自己说出来,他那个卧底的内奸是曹无伤,那可以说这番话说得项羽简直找不着北了,辨不清东西南北的方向了。你说这么一个对手多么可怕,范增越是觉得刘邦可怕,越是要借这个机会除掉刘邦。

 

范增怎么做呢?走了两步,第一步,拿一个环形的玦,这个玦是一个玉器,圆形玉器,它有一个缺口叫玦,他举这个玦,是让项羽下决心,他把这个玦一会儿一举,一会儿一举,老是对着项羽玦、玦、玦,干什么?下决心赶快杀。

 

这段话《史记》写的是“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莫然不应”,项羽不搭理他,你叫他决,他决定不杀,这是项羽他的内心决定他的行动的。所以范增一看此招不灵,范老先生就出去了,找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

 

项庄,提到项庄,大家就想起来中国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成语,叫“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项庄是一名武士,范增就把他招过来,说咱们的大王心太软,不忍心杀刘邦,你赶快进去舞剑,借着舞剑的机会把刘邦给做了,如果不把他做了,将来你们全玩儿完。项庄领了命,这个主谋是范增,具体执行的是项庄,项庄就带着剑进去了。

 

进去以后,当时在座的几个人呢?项羽,面向东坐;范增,面向南坐;刘邦,面向北坐;张良,面向西坐,这是四个有座位的人,旁边我估计还有一个项伯,《史记》没有交代。项庄进去就说,大王饮酒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让我舞剑。项羽一听,说行啊,你舞吧。“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这个意思就是说,项庄一开始舞剑,我们上一集讲过那个糊涂人,项伯这个时候一点都不糊涂了,他立即也拔了剑起来了,两个人对舞,常常用身子挡住项庄,让项庄杀不了刘邦。

 

这里边就非常奇特了,这个项伯为什么护着刘邦啊?亲家,这亲家尽管后来不管用,就这一刻用上了。你看结为儿女亲家两大好处,头一天晚上结成儿女亲家,当天晚上替他传了话,第二天又救了刘邦一命,如果不是项伯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那刘邦这一次麻烦大了,就是因为项伯舞剑,项庄就杀不了他,范增的两招全部被化解了。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鸿门宴项庄舞剑的时候,当时是六个人在场,我们分析一下,第一,项羽,项羽知道不知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呢?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因为他要知道了,他绝对不让他舞,他刚才说了“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他那么惭愧,他要知道再冒出来个杀手,他能同意吗?他不知道。刘邦知道不知道?刘邦是被刺杀的对象,刘邦心里倍儿清楚,非常明白。张良明白吗?张良明白,洞若观火。

 

范增知道吗?范增是主谋他能不清楚?他安排的刺杀,他清楚。项庄明白吗?项庄是杀手,他明白。项伯明白吗?项伯不明白他怎么也去舞剑拦着他呢?你看六个人在场,五个人都知道,所以什么叫鸿门宴啊?鸿门宴是五个明白人陪着一个糊涂人喝的一场酒,这就叫鸿门宴。你可以看出来,项羽多糊涂,五个人都知道,就他一个人不知道。

 

这个时候呢,张良一看情况危急就出来了,张良一出来,召见樊哙,因为刘邦这次来带了樊哙四员大将。召见樊哙,樊哙就问他怎么样,张良说情况非常危急,现在项庄舞剑其意常在沛公也,这个事情就是对着,冲着刘邦去的。所以张良把这个情况一告诉樊哙,樊哙就说我要进去,拿着盾牌,拿着剑就往里边闯,卫士挡着他,他用盾牌一撞把卫士撞倒,进去了。

 

进去以后,樊哙的表情是“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瞪着眼睛看着项羽,头发一根一根地立起来,眼眶子都快瞪裂了。这肯定是司马迁有点夸大,文学手法,一个人再瞪眼,把眼眶瞪裂这不大可能,但是你这样一写,就把樊哙的那个愤怒的样子写出来了,杀气腾腾。所以樊哙闯帐开始了,樊哙一闯帐,项庄的剑肯定舞不下去了,项庄、项伯就得退场了,因为樊哙进来了。樊哙一进来,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项羽,项羽按剑而跽,首先是把剑抓在手里,然后本来是坐到那儿,臀部放在脚后跟上,这时候臀部离开脚后跟,等于是跪姿了,再一下就可以跳起来。

 

“客何为者”,来的人是谁?张良解释,“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这是沛公的警卫樊哙。这一说,项羽松了一口气,跟着赞美了一句话,壮士。然后赐给他一杯酒,樊哙就喝了,再给他一个猪腿,整个的大猪腿给了樊哙一个。

 

樊哙把那个盾牌扣到地上,把那个猪腿放到盾牌上,拔出剑来,用剑切那个猪腿吃起来,这个样子很雄壮的。所以项羽看过以后,很赞赏他的勇武,又说了一句话,“壮士,能复饮乎”,壮士能不能再喝一盅啊?樊哙一看机会到了,抓着个机会就说了一番话,“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我死都不怕,我一杯酒我何足推辞呢?“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先骂秦王,说秦王这个人杀人太多,所以天下的人都叛变他。然后说怀王之约,“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

 

先骂秦王,再提怀王之约,紧跟着说沛公,“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进,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等于把刘邦说那话又重复了一遍,这是第三,赞扬刘邦的作为。第四,“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想杀刘邦,最后一点,我相信不会这样做。

 

樊哙这番话不是出自一个文弱书生,是出自一个赳赳武夫,一介武夫说出来,这个话特别让人相信,他是个粗人说话,因为樊哙给人的感觉他本来就是个卖狗肉的嘛,所以他这个话说出来以后呢,别人听起来很容易相信。先骂秦王,实际上暗指项羽,你杀人多天下也要背叛你。

 

再提怀王之约,那是拿怀王之约来压制项羽。然后赞扬刘邦的作为,再往后指责刘邦这么大的功劳不封赏,而要听小人之言要杀他,最后说了一句,我相信大王不会这么做。这番话可以说是樊哙的慷慨陈词。这番话说完以后,项羽答不上话了,项羽觉得不但理亏,而且觉得樊哙这个话说得太伶俐了,没法接。按照《史记》的记载,项羽就说了一个字,坐,答不上话了,只好说坐、坐、坐。

 

这就是樊哙闯帐,樊哙闯帐缓解了鸿门宴的危机,化解了刘邦面临的凶险,刘邦一看稍有缓和,刘邦马上起身上洗手间了,趁机摆摆手,招樊哙出来了。因为下面刘邦就要逃席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此地是是非之地,久处此地必有后患,所以得走。

 

4、鸿门宴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我们看刘邦怎么安排走,第一步商议辞行,刘邦一出来就说,我们现在要走,没有告辞啊,没有向项羽告辞,这叫不辞而别,不礼貌,怎么办?还是那个樊哙,很粗,但说话说得很直,樊哙怎么说呢?“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为辞”,这话什么意思呢?做大事不要顾忌细节,行大礼不要注意小礼,人家今天是刀和那个砧板,我们是刀和砧板中间的鱼肉,任人宰割,告什么辞啊?樊哙主张不辞而别,刘邦立即采纳了。

 

你看刘邦心多细,第一个先商量,咱们不辞而别好不好,怎么办?樊哙说不用,立即就走。第二步,安排善后,咱不能一走了之,得留一个人善后,留谁呢?张良,留张良善后。刘邦非常心细,临走之前给张良做了一番交代,你留下来善后,但是你可千万别进去早了啊,从这个鸿门到我那个军营是40里地,抄小路走20里地,“度我至军中,公乃入”,你估计我骑着马跑到军营了,你再去向项羽告别。他连这个路程,这个路程可能跑的时间,什么时候告别都安排好了。

 

然后,告别的时候张良问他,你带什么东西没有?刘邦说带了,我带了一双白璧想献给大王,一双玉斗想献给亚父范增,当时刚好他两个都在生气,这个气氛不对,我就没敢拿。张良说可以留下来我来替你转,刘邦就把这些东西留下来给张良。然后刘邦在走的时候还做了安排,他带了100多个随从、四员大将来了,那他走的时候怎么办呢?100多个随从统统不要了,根本不通知,这100多个人全部留到项羽的军营了,司马迁最后也没有写这100多个人最后是死是活,不知道了,没有写。

 

这四员大将刘邦带走了,但是有一条,四员大将不能骑马,如果四个人都拉马,刘邦也带马,五个人都骑着马,那五匹马走起来动静很大。实际上是刘邦一个人骑马,四员大将持“剑盾步走”,拿着盾牌步行,为什么?步行走不牵马,动静小,免得惊动范老先生。你想想范增一会儿是玦,一会儿是舞剑,要听见动静,范增要派人追杀呢。

 

所以刘邦考虑得非常细,他不让别人骑马,他一个人骑马。当然,很明显在刘邦心中,他和那四员大将相比,谁的命金贵啊?肯定是自己的。那么张良怎么断后呢?张良是估计刘邦已经逃回大营才进帐向项羽告别,说沛公不胜酒力,酒量很小,喝蒙了,喝高了,怕大王责备,走了,现在已经回到军营了。

 

项羽还懵懵懂懂的,项羽说了一句话“沛公安在”,安在就是在哪儿,说刘邦现在在哪儿啊?其实人家这时候已经逃回大营了。你看这个项羽真是糊涂,刘邦那个精明,人家都逃回大营了,做了那么周密的安排逃回大营了,他还在问沛公安在。问完,张良说他已经回大营了,临走之前让我把一双白璧献给大王,一对玉斗献给范增将军。

 

项羽接过白璧放到桌上,范增拿过玉斗往地上一放,拔出佩剑一剑把玉斗给击碎了,而且气呼呼地说了一通话,“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范增非常生气,拔出剑当着项羽的面,当着张良的面,把送给他的珍贵的玉斗一剑给剁碎了。

 

范增预料到了刘邦就这,他竟然还逃回去了,范增是气急败坏,他那个“竖子不足与谋”,这个“竖子”当然骂的是谁呢?骂的是项庄,明骂的项庄,暗中指的是项羽。这个话说得也不好,他就把自己和项羽的矛盾给公开化了,所以后来陈平使反间计,项羽就怀疑范增和刘邦勾结,范增最后就气跑了。但是范增至少是看出来刘邦太可怕了,就这样,鸿门宴结束了。

 

鸿门宴的最后有一句话“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刘邦回到大营中间第一件事,就把左司马曹无伤杀了,唯一的一个卧底杀了,鸿门宴到此全部结束,刘邦安全地从鸿门脱险。

 

历史崔公众号>

历史崔的中国历史名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