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北栅老街

乌镇北栅老街景点图片
  • 景点地址:嘉兴市桐乡市乌镇北栅
  • 景点热度:
  • 开放时间:全天开放
  • 建议游玩时间:0.5小时 - 0.8小时
  • 想去 (

景点概述

相对于乌镇其他地方的热闹,乌镇北栅就是一条最为冷清、凄凉的老街了。打着各种小旗的旅游团从未想到让自己的足迹踏进这条狭窄的小街,它离中心街远,街道也不长。游览者从东栅西栅,仿佛感觉自己已经细读了古镇的每一个细节,也无意再光顾北栅。北栅也落得清净,尽管它也有经历风雨的石板路,也有饱经风霜的木板墙,长屋邻水的景象也不亚于其他地方。

100i0f0000007k2ewA2E8.jpg

乌镇北栅的位置

乌镇北栅,位于乌镇的北面,与江苏的吴江县相邻,边界线就是一条古运河,河上一座桥,名叫太史桥。

关于北栅,传说着一句谚语:“乌镇北栅头,有天无日头”。

关于谚语的来历,有人说是因为北栅的地理位置,在历史上其曾处于两省、六县交割之地,当时世风日下,民间才流传出这句谚语。何为“日头”,指的就是当时“王法”,意为那时的北栅,乃目无王法之地,“王法”不起作用。(六县交割的真空地)。

而如今,则是理解为乌镇北栅街道二旁都是房屋,街道整天没有阳光照射,所以称“乌镇北栅头,有天呒日头”。

100h0f0000007k9ot4DC6.jpg

乌镇北栅老街怎么样

01

临河的古老建筑依然被河水拍击着,河面上的驳船依然来来往往,但是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小巷两边的木门像老人那布满皱纹的脸在诉说着岁月的苍桑。抬头只看到一条不到两米的狭窄天空,街道受太阳青睐的时间仅有两个多小时。

以前说“乌镇北栅头,有天呒日头”,原以为北栅南北走向,街道日照时间很短,故有此说。考证后才知解放前的乌镇北栅不太平,是江浙两省的交界,又是三个府的交界,贼寇横行,各府相互推诿,是“有皇帝没王法”之意。陈旧的屋檐如犬牙交错,电线布得像蛛网一样密集,似乎会让人想到老人那凌乱不堪的鬓角,几根疏发被寒风拉来扯去。

02

这条老街真的是太狭窄了,轿车根本无法驶入,因而现代的气息是与它无缘的。如果三轮车驶入老街,两车相遇还得小心翼翼方可擦身而过。外面越来越高的建筑越衬得老街的低矮陈旧。所以年轻人纷纷离开这里,仿佛是燕子的旧巢,已容不下他们羽翼丰满的身体,他们向往的是更高更远的地方。

老街像一件以往岁月穿过的旧衣被纳入箱底,虽然还残余着岁月的馨香,但是它短小陈旧,穿着捉襟见肘,只能勾起绵绵的回忆。

100j0f0000007kbbqB9B2.jpg

03

二十多年前的小街是喧闹的,是色彩缤纷的。早晨买豆腐,排成长长的队伍,每人手里拿着洋盆瓷碗,大家大声的谈论着问候着。早餐店里飘来肉包和油条的香味;“卖油炸桧噢……”悠扬的叫卖油条的声音,由远而近,再到远。

农民的新鲜蔬菜摆满了街道两旁:小葱、大蒜、乔葱、青菜、水晶红萝卜,一些老人坐在街边的门槛上,笑吟吟地耐心地等着居民们来光顾,买卖双方的交易常常是斤斤计较中进行的。因为居民的生活并不富裕。一小块豆腐拌酱油是一碗稀汤白粥的“过菜”,买进半斤马兰头,非得挑挑练练地理上半天才敢下锅翻炒;望着街上五颜六色的蔬菜,只能仔细拨拉着手中的几个分币。买回称心如意的菜品,一天的美好生活开始了。孩子多,生活苦,日子就在紧巴、琐碎和喧闹中度过。

04

倒马桶是在天不亮时进行的。北栅的居民起床早,板门早早打开。农民拉着粪车,沿街挨家挨户地倒马桶。大概是太熟悉了,只见门口人影一闪,就搬出了一个马桶,往粪车上一倒,用一勺清水一冲就放在这家门口了。天刚亮,河埠头就响起了“哗啦哗啦”刷洗马桶的声音。他们用力地用长竹刷在马桶里猛刷,那种热烈的刷桶声宣告新的一天的到来。不一会儿,街两边摆满了新旧不一、形态各异的马桶,好不羞涩地敞开盖,在风中在晨光中晾着,陈旧的马桶是家有老人,崭新的外面雕花的红色马桶,是家有新娶的新娘。这些马桶仿佛农村夏天的河埠头脱了上衣袒露着乳房洗澡的妇女,好不掩饰,尽情展示着自己的风情,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夏天的傍晚,绝不亚于四季的清晨,河里满是游泳的人们。小孩们抱着门板,两脚拍打得水花四溅,壮年赤膊在教孩子们游泳,女人穿着齐膝绸裤,露着雪白小腿笑吟吟地站在河埠头或者东门屋檐下,河里的光影变化牵动着她们的神经。

100l0f0000007k8800B46.jpg

05

夜幕降临,徐徐驶来的苏杭班客轮响起了汽笛,船里亮着灯,坐满了客人;有时候,一个长拖浩浩荡荡地开过,数一数竟有十几只拖船,船只来往穿梭于河道,泛起一层层波浪,河里的人们避让着荡漾着呼喊着欢笑着。

夏天的北栅热闹而凉快,家家户户只要把临河一边的门打开,清凉的夜风就会穿堂而过,凉飕飕的。乡下的农民是非常羡慕北栅的居民的,因为在他们还在借着夜色忍受蚊虫叮咬之苦的时候,北栅的居民已经摇着蒲扇纳凉了。

06

如今,站在卖鱼桥上向北远眺北栅,它依然是长屋邻水,飘飘渺渺。它仿佛与世无争,像一个清心寡欲的老妇安静地待在家里,它穿着淡灰色的洗的发白的衣服,挽着蓬松的发髻,无声无息地打发着光阴。

一些七老八十的老人大多住在楼下。他们喜欢对街而坐,睁着浑浊的眼睛望着街巷。他们像成熟的向日葵,依然喜欢对着太阳,老屋的光亮主要来自一东一西临河面街两扇门。临河那边水面反光太强,水波荡漾,容易让人头晕目眩,而靠街那边相对安静些也安全些。街道上轻轻驶过一辆自行车,大多是乡下的农民赶集而来的。

如果偶然有皮鞋敲击古老的石板路发出清脆的“笃笃”声,那时,木门木窗前可能会出现几张白发老人的脸。他们在猜想哪家的子孙来看望这儿的老人了,他们的心里也会马上想到自己的身世,羡慕之余徒然增添些许惆怅。

07

北栅的居民只剩下一些没有被子女带走的老人,他们不喜欢现代的生活环境,他们喜欢北栅这个他们昔日的“爱巢”,在这个地方,他们生儿育女,然后又放飞儿女,他们用惯了这儿的一切:煤炉、大瓷碗、旧方桌、雕花床以及发黄的蚊帐和破旧的被絮。

搬一条长凳放在临街的门口,见到熟人拍拍凳子请他来坐坐。漫无边际地聊,聊到哪家子孙有出息就不住地赞,谈到拿个熟人卧病在床就不住地叹,他们行动迟缓,拎着热水瓶抖抖索索地倒水喝……

这些老人也许是北栅的最后留守者,他们在垂暮的北栅打发着他们的垂暮之年。

100m0f0000007k3p59654.jpg

景点门票

包含在景区门票内

东栅:110人民币;西栅:150人民币;东西联票:190人民币;优惠票:东栅55人民币;优惠票:西栅75人民币;儿童票:东栅55人民币;儿童票:西栅75人民币 (1月1日-12月31日 周一-周日)

免票:1.2米以下儿童或6周岁以下儿童

tips:

凭老年人优待证(无此证的70周岁以上老人可凭身份证)、中小学学生证可享优惠票;

1.2-1.5米儿童可享儿童票

更多关于门票的优惠信息,可以点击:乌镇门票

游客点评

北栅相比于东、西栅来说,没有那么繁荣,也稀少有游人来参观,走在湿漉漉的水泥路上,倒是只有我一个游客。水泥路两旁都是老房子,下面是水泥墙,上面是木板房,想起电视剧里的情节,在古镇的老房子里,打开木窗,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从窗外探出,看来往的路人,画面定格,这该是北栅曾经有过的繁华现象吧。

如今这里,古老而安静,虽显破旧,但作为乌镇的老街,北栅仍然保留着乌镇原汁原味的风情。北栅水阁楼、廊下埭、石桥等历史遗迹,老式的货铺,古朴狭窄的弄堂都仍展现着古镇风情。

偶尔经过一家粮油店,木板门半开着,老板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电视机旁,吃着饭看经典老剧,电视机还是上世纪的那种彩色电视机,店里摆放着一些饮料,糖果,酱油等,也是那种十几年不变的小店模样,同旧时的记忆一样,只是那个买到几颗棒棒糖就能很开心满足的小孩长大了,不见了。

老房子的窗口放着烟盒,烟牌子有常见的红双喜,中华等,那种摆放的木盒子,也是上世纪的产物了,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老上海街头,那些经济窘迫的人,游走在富贵人身边,背着香烟售卖的景象。

北栅的老街很长,没走到尽头,天就快黑了。我还在望着前方撑着伞蹒跚走路的老人,看她越走越远,突然有人开着电瓶车经过,铃声划破安静的氛围,惊醒一个恍若重回二十年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