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特《禁闭》剧本

更新:06-01 热度:

禁闭
人物:加尔散,伊内斯,艾斯黛尔
场地设想:海德歌尔咖啡屋两楼
舞台设计构想:表演区用黄色封箱胶在地上贴出一个不超过2平方米的正方形,代表电梯。
道具:没什么是生活中没有的。
服装:加尔散黑色西装,牛仔帽(Jackson look);艾斯黛尔咖啡色上衣短裙(vr look),伊内斯黑色皮衣皮裤(SM装),黑色小皮包。
声效:需要电梯启动,开门,按钮等声音(第一场使用)。激烈的舞曲(第三场使用)。狂躁的舞曲(第五场结尾用)。最好有一块钢板,模拟砸门的声音。
灯光:海德歌尔的吊灯,几支手电(第三场和第五场结尾使用)
注:这里的分场只是为了理解的方便,没有换场。

开场:
电梯里正常的鹅黄色灯光,可以利用海德歌尔的吊灯。
加尔散最先步入电梯,按钮。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正对着门的镜子)弄头发,皱眉头。伊内斯随后风风火火地入内,按钮。看到加尔散的样子不爽,两人分站两角。在电梯快要关门的时候艾斯黛尔进来,加尔散帮她挡了一下门。
艾:谢谢。
加:到几楼?
艾:7楼。
加帮艾按钮。
艾:谢谢。

三人无事可做。等待。加尔散把手插在口袋里,吹着口哨,从镜子里观察三人。伊内斯始终看着天花板。艾斯黛尔靠在电梯的墙上玩自己的指甲。
突然灯光晃动,频闪,最后灭了。电梯悄然无声地停在了黑暗中。

依然暗场。
艾:停了?
加:停了。
伊(啪啪地按钮,电梯没有反应):停电了。
艾: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加:别怕。(去拉艾的手)
伊:你拉我的手干什么?
加:对不起,对不起……
艾:怎么办?
伊(从包里摸索着掏出手机,拨号)没信号。真他妈倒霉。(低声)
艾:现在怎么办?
伊:怎么办?等呗。还能怎么办?
加:我们叫人吧。
伊:叫人?怎么叫?他们听不见。
加:我们一起叫。应该有人会听见的。
静场。
加: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叫。
加:一,二,三。来人啊!来人啊……你们为什么不叫?
伊:我为什么要叫?
加:看来你被困在这儿还挺开心的啊。
伊:哼。(不屑理睬)
加:你呢?你为什么不叫?
艾:对不起,我……不太好意思……
加:算了算了。
加尔散靠在电梯墙上,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烟,点燃。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声音。
伊:能不能不要在电梯里抽烟?我讨厌烟味儿。
加尔散不理她,故意地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伊内斯反感地扭过头去。
静场。
艾:你们小时候有没有被关过禁闭?
没人接茬。
艾:我小时候做错事了,我妈就会把我关在储藏室里。储藏室很黑,里面没有灯,我妈妈叫我自己想,今天做错了什么事,想通了再出来。
艾:我怕黑。小孩子都怕黑。他们知道小孩子怕黑,就利用他们的弱点来惩罚他们。大人真残酷。
加:现在害怕吗?
艾:不怕了。
艾:能给我一支烟吗?
加尔散摸索着,点亮打火机,借着火光把烟递给她。艾斯黛尔接过烟,加尔散帮她点上,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艾斯黛尔往回缩了一下,也就任他握着了。
伊:我总是在想,绝对的黑暗是怎么回事。
加:你现在看到了。
伊:不,根本就不存在绝对的黑暗。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绝对。
静场
伊:你们就不能放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呆着吗?
加:我又做什么了?
伊:你倒是什么也没做。你只不过叼了支烟,站在那儿。这就足够叫我不爽的了!"我浑身都能感到你的存在!你的沉默在我耳边嘶叫,你可以封上嘴巴,你可以割掉舌头,但你能排除自己的存在吗?你能停止自己的思想吗?"
加:见鬼!女人,我哪里招惹你了?!


灯突然亮了。
加尔散站直了,艾斯黛尔和他都放开了握着的手,装出好像刚才他们的手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样子。伊内斯也从她的角落里抬起头。三个人都看着灯。
静场。
伊:灯亮了。
加:还是亮着好。(他把烟扔在地上,用脚碾灭,伊内斯这次没有注意他这个动作,或者注意到了却不想再起什么争执了。三个人想到马上就要出去了,又恢复到各管各的文明状态。)
艾:可是电梯还是不动。
加:没反应!(按钮,一个一个按过来)他妈的!
艾:(顺着墙无力地滑落到地上。她注意到地上的一排字,小声念出来)电梯维修中,暂停使用。
伊:什么?
艾:(稍大声)电梯维修中,暂停使用。
加:他们怎么能这样?写在这儿谁看得见?他妈的!太不负责了!
伊:你别大声嚷嚷好不好?本来就够烦的了……
加:可这他妈的……
伊:这他妈的怎么了?有谁请你用这个电梯吗?要不是看到你进了电梯,我还不会进来呢。
加:这么说还怨我了?好,就算是我,是我害了你,行了吧?我要喊人了,你们喊不喊?来人啊!听到了没有!开门!他妈的!开门!(开始暴躁,拳打脚踢,撞门)
门不动。加尔散一下子泄了气,站在那里茫然地喘着粗气。伊内斯得意而鄙视地看着他。几乎忘记出不去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艾斯黛尔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叹了口气。
艾:现在怎么办?
伊:(看手机,低声)还是没信号。怎么办?(不耐烦地)等呗。你还想怎么办?他们总会来修电梯的。这时我们就得救了。
艾:你说有没有可能……他们把修电梯的事给忘了?他们把我们给忘了?
伊:忘了?(和加尔散异口同声)不可能!(两人互看一眼,似乎对难得的默契并不满意)
伊:即使他们忘了,还有别人呢!
艾:谁?有谁会记得?
加:谁?你的朋友!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他们会忘了你?
艾: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想起来。
伊:这倒是真的。他们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来。
静场。

第二场 空想集体主义和粮食问题 虚弱的高傲

艾:我们在这多久了?
加:很久了。
伊:确切地说,是五小时零八分。
艾:那么现在是晚上了。天黑了。他们都走了。大楼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们了。
伊:只剩下我们了。他们把我们给忘了。(自言自语)这灯光太亮了,太不自然了,简直叫人神经衰弱!
灯突然灭了。
加:这下你高兴了吧。
艾:没有人需要我。一直是这样。(加尔散伸出一只手去安慰她)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加:看来我们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重要。
伊:在他们眼里有什么是重要的?
静场。
艾:你们带了些什么?
伊:什么?
艾(把自己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在地上摸索)钱包,没用……笔,没用……一把水果刀(扔到一边)……一块巧克力……还有香蕉……午饭的时候没有吃掉……手机,去它的吧……口红,有什么用……就这些了。
加(摸上衣口袋)我只有半包烟。啊……还有这个(摸裤子口袋)……柠檬糖!(掏出来放在地上,和艾斯黛尔的巧克力和香蕉放在一起。)
艾:没有水吗?
加:没有。
伊:我只有一瓶矿泉水。(把自己包里的东西也倒出来,但是在别人注意以前藏起了一盒东西)
加:你手里是什么?
伊:没什么。
加:你叫什么名字?
伊:伊内斯。
加:好吧,伊内斯。我们现在的处境是相同的。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发现我们,把我们救出去。在这之前,我们就不能设法互相帮助吗?
伊:我不需要帮助。
加:好,你不需要帮助。很好。也许是我的说法有问题。我们就像被拴在一条线上的三只蚂蚱,线绷得太紧的话,会把自己勒死的。
伊: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加:你放松一点。(双手板她的肩,伊内斯身体僵硬)我们都拿出一点诚意来。坦诚一点。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伊:诚意……你要我到那里去找诚意?我已经腐烂了。
加:我还不是一样?但是我不想被这线勒死。你只要做一个小动作,你只要举起手扇扇风,我,加尔散,还有她--你叫什么名字?--艾斯黛尔,都能感到脖子上的线勒紧了一点。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独善其身。我们不是一起完蛋,就是一起摆脱困境。你自个儿看着办吧。
伊:我已经枯萎了。我什么也不想要。你从我这儿也得不到什么。你要我怎么帮你?
加:你手里是什么?
伊:你管不着!(把东西藏在身后,正对加尔散)
加:我说过,要坦诚!(向伊内斯逼进,伊内斯靠在电梯壁上)
伊:我做不到!
加:(严厉地)伊内斯!
伊:你别逼我……
加:伊内斯,我们之间想要和和气气的,就不该有所保留。我们之间不该有什么秘密。不要因为你一个,破坏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加尔散再上前一步,伊内斯紧贴着电梯壁。加尔散从她的手里抢过东西,伊内斯挣扎,艾斯黛尔尖叫。
加(从伊内斯手里抢过东西):好了好了,没事了。这是什么?

灯突然亮了。
加:避孕套!哈哈!你居然随身带着这个!哈哈……你还和我装什么正经……
伊:我还在SM俱乐部当女招待呢!这下你满意了吧!
加尔散继续乐不可支。弯下腰,有点神经质的,歇斯底里的笑。
伊:你这浑蛋,我要杀了你!(扑上去掐加尔散的脖子,加尔散笑着躲开,伊内斯继续扑打他,加尔散不得不把她按到电梯壁上,让她老实一点。)
加:好了好了,让我们随便点吧。你生什么气呢?我们什么也不会失去,为什么还要讲什么狗屁的礼貌?为什么还要来什么客套呢?我们都是自己人,不一会,我们就会像虫子那样一丝不挂了。
艾:够了!你没看到,灯还亮着呢!
加:让它去亮着吧。这里只有我们。(突然松手)好吧,我承认,这灯让我良心不安。我还是有羞耻心的。我并没有那么坏。
伊内斯在艾斯黛尔身边坐下,艾斯黛尔试图帮她梳理乱了的头发,伊内斯躲开。
伊:别碰我。
艾斯黛尔停了一会,继续梳理伊内斯的头发,这次她没有躲开。艾斯黛尔动作精心,缓慢,温柔。
暗灯。

艾:
妈妈你能听见我么?
我只是打个电话问声好
天气怎么样 爸爸还好么?
我正在一个叫做天堂的地狱
妈妈,妈妈 你在听么?
我只是打个电话让你放心
妈妈,你想抱抱我么?
当你把我放出来 去看这个世界
你害怕我会受伤害么?
我能抽支烟么,妈妈?
我可以掀起我的裙子么?
妈妈,我饿了
妈妈,我的脸蛋脏了
妈妈,我弄丢了心脏
妈妈,放心
一切都好,不会更好了
妈妈,我冷了
妈妈,我有点迷路了
妈妈,我正在流血正在死去
妈妈,放心
一切都好,不会比这更好了

妈妈,你能听见我么?
我只是想念你的声音了
我非常清醒,我学着严肃
我正在一个叫做天堂的地狱
妈妈,妈妈 你在听么?
我只是打个电话让你放心
妈妈,你想亲亲我么?
当你送我去小学中学然后大学
你害怕我会被洗脑么?
我能喝点酒么,妈妈?
我可以和男人睡觉么?

妈妈,我醉了
妈妈,我扭断了鞋跟
妈妈,被吃掉的饼干会疼么?
妈妈,放心
一切都好,不会更好了
妈妈,我笑了
妈妈,我看见天使了
妈妈,它想踩在我的胸口上
妈妈,放心
一切都好,不会比这更好了

妈妈,你觉得欣慰么?
我全都按你期望的去做
我学着挣钱,学着生活
我正在一个最现实的世界
妈妈,妈妈 你在听么?
如果我说了你想听的话
能够使你睡个好觉么?
你真的确定我使你完美的宝贝么?
那,我怎么没有翅膀那?
我可以自杀么,妈妈?
我今晚可以出去杀人么?

妈妈,我飞了
妈妈,镜子上有个洞
妈妈,我解剖了布娃娃
妈妈,放心
一切都好,不会更好了
妈妈,我恋爱了
妈妈,我看见上帝了
妈妈,我可以和他做爱么?
妈妈,放心
一切都好,不会比这更好了

妈妈,我想家了。
妈妈,我们回家吧。

静场。





第三场 幽闭的癫狂 水晶碎了

亮灯。频闪。暗。几支手电的光柱晃动。震耳欲聋的舞曲。三个人起舞。伊内斯和艾斯黛尔跳贴身舞。所有人陷入癫狂状态,大声说话,大喊大叫。酒神降临。

加:这灯光冷冰冰的,毫无生气……还是黑暗来得温情一些。还有这墙,冷冰冰的……当然了,它们是钢板做的……还有你们!你们像两塑雕像一样冷冰冰的。(灯光频闪,加尔散开始起舞,开始是脚,接着全身开始动)你冷吗?你,艾斯黛尔。
艾:不冷。
加:不冷。不饿。也不困。我什么感觉也没有。这有些不对劲!不对劲!很不对劲!……你前面说什么?
艾:我说不冷。
加:不,不是这个。是前面。是这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你说什么来着?禁闭……是禁闭!你说小时候做错了事,被关禁闭什么的。
艾: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加:那我们现在做错了什么事呢?
艾:我不知道。
伊:问你自己吧。
艾: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没人能关我们禁闭。
加:没有人能关我们禁闭!没有人能关我们禁闭!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手舞足蹈)那么这算什么?
伊:地狱吧。
艾:可这儿少了一个人。
加:一个什么?
艾:一个人!刽子手!
伊:咱们自己伺候自己,就像在自助餐厅里一样!
加:我觉得这里多了一个人!
艾:为什么?(放开伊内斯,和加贴近)
加:如果只有我和你,那就是伊甸园了!
艾:这里没有苹果!
加:那就吃香蕉吧。
艾斯黛尔用挑逗的方式吃香蕉,看着加尔散。
加:我早就说过!不一会儿,我们就会像虫子一样一丝不挂!
艾:什么?
加:像虫子一样--一丝不挂!
艾:像给揪了壳的乌龟一样一丝不挂!
伊:像被剥了皮的狐狸一样一丝不挂!
加:说吧!艾斯黛尔!说出你的小秘密吧!
艾:不说!(傻笑)
加:说吧,我知道你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老实!
艾(过去钩住加的脖子)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哦……我是一个……(做口形)
加:什么?
艾:杀人犯!
加:听不见!大声点!
艾:我杀了人了!
加:你杀了什么人?
艾(把手放在肚子上)一个孩子。这里。我把它杀死了。
伊:那只是一个受精卵。
艾:那是我的孩子!是个男孩!我的骨肉!我把它变成了一滩恶心的血水!
几支手电同时照向艾斯黛尔的脸。艾斯黛尔用手遮脸。
艾:我恨你们!(后退)
音乐停。
暗灯。
艾:(神经质地,小声)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第四场

亮灯。
艾斯黛尔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无意识地前后摇晃。
伊:(搂着艾斯黛尔)嘘,嘘,好了好了,没事了,可怜的小乖乖。(对加尔散)审问到此为止,收起你那幅刽子手的嘴脸吧。
加:刽子手……(厌恶地转过头去,点了一支烟)你别恨我,艾斯黛尔。这是为了我们大家。
静场。
艾:救救我。
加尔散背对着她。
艾:救救我,加尔散。
加尔散回过头来。
加:你要什么?(拿出烟给她)抽烟吗?
艾:(摇头)抱抱我。
加:别这样。我救不了你。
艾:求求你。
加:抽烟吧。(把烟递给她,艾斯黛尔接过,加尔散帮她点燃。)我不能爱你。(冷笑)我连自己也不爱,怎么会爱你。
伊:胆小鬼。
加:(自我辩解地)问题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我不想为任何人负责,也不想为自己负责。--(转变语气,承认)是。我是个胆小鬼。你骂吧。我无所谓。(小声,快速地)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骨子里是个胆小鬼。我知道,我永远也成不了那种人。
艾斯黛尔抬头看着他,还带有一丝期待。伊内斯露出嘲弄的微笑。
加:艾斯黛尔,我也很想爱你。你的嘴唇很可爱。可是我不能。
艾:为什么?
加:我不敢!我害怕!我也想做那种--你们怎么说来着--敢爱敢恨的那种人,爱谁谁。(自嘲的冷笑)有一阵子我还真以为自己就是那种人。愤怒啊呐喊啊,编了曲子自我陶醉,当众自慰,2000块的电吉他,一时痛快,砸了……哼,那又怎么样呢?日子还是得过……还得吃饭,拉屎,睡觉……
伊:你玩乐队?
加:以前组了一个,早散了。
伊:叫什么名字?
加:你问这个干什么?(回避的样子)
伊:随便问问。
加:基督的眼泪
伊:挺有名的。听说你们的吉他手后来自杀了。
加:我知道你们怎么传的。说什么是我害死了他,我解散了乐队,我是胆小鬼,我临阵脱逃了……可你们知道什么!他们勒令我们解散乐队,不然就开除我们。我能怎么办?都大三了,眼瞅着就要拿到毕业证书了……
伊:我们可都是自己人哪!你做秀给谁看?
加:我承认,我当时是给吓着了,我痛哭流涕,我悔过自新,我写检查书,我写保证书,我要重新做人……我就差没给他们下跪了……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就是这么个胆小鬼,我根本就不该去玩什么摇滚……我当即就把乐队给解散了……他受不了这个刺激……(苦笑)他胆子比我还小……
艾:加尔散!
加:(突然转向她)你爱我吗?艾斯黛尔。你现在还爱我吗?(走近她,跪倒在她的面前,抓住她的肩)也许这真的管用,如果我们真的能够相爱……即使他们都鄙视我,他们都在不断地说我是胆小鬼,加尔散是胆小鬼,可是只要有一个人,只要有一个人,全心全意为我证实一下:我只是一时昏了头,我没有屈服!我不可能屈服!--那我们就得救了。你相信我吗?(摇晃她)你相信我吗?
艾:只要我相信你,你就会爱我是吧?
加:是,是!你相信吗?你相信我吗?
艾:我相信!
加:再诚恳点!
艾:我相信!
加:你听到了吗?你听到她说什么了吗?她相信我--我不是胆小鬼。
伊:(冷笑)可是她对自己说的话连一个字都不相信。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怎么会问什么"艾斯黛尔,你相信我吗?"你以为她是圣母玛利亚还是抹大拉玛利亚?
艾:伊内斯!(对加尔散)你如果要我信任你,你先得信任我!
伊:啊,你就信任她吧,她需要男人,这没什么好怀疑的,她需要男人来爱她,她需要男人的手臂来抱着她,安慰她。至于其他的……只要能使你爱上她,她还会说,她相信你是基督耶稣哪。
加:艾斯黛尔。
艾:加尔散你说过,只要我相信,你就会爱我。
加:(严厉地)艾斯黛尔!
艾:你要我怎么办你才高兴呢?我爱你加尔散。即使你是胆小鬼我也爱你。这还不够吗?
静场。

第五场

加:(站起身来,缓缓后退)我受够了。
艾:你要干什么?
加:我要走了。
伊:走?你走到哪去?门是关着的。
加:我要叫人来开门。(按钮)
艾:加尔散!
伊:(对艾斯黛尔)你放心,门坏了。
加:我告诉你们,会有人来开门的(砸门)。我受够了!我他妈的受够了!开门!让我出去!这两个女人,她们简直要叫我发疯了!(艾斯黛尔扑向他,抱住他的腿)滚!别缠着我,你怎么那么烦,你比她还叫我恶心!(推开她)简直就像看到蚂蚁在奶瓶里面爬来爬去一样,真恶心!你们开不开门!
艾:加尔散!加尔散求求你!
伊:(从后面抱住艾斯黛尔)让他去吧。你不是要人抱你吗?我也可以,我也可以爱你。
艾:放开我!(挣扎)
伊:(从后面掐住艾斯黛尔的脖子)别乱动!(俯在她耳边,像吸血鬼那样贴着她的脖子)我很坏。但凡坏的东西我基本上都会:抽烟,喝酒,打架,骂人,撒谎,贪婪,冷酷,自私,偷东西,骗别人的感情……我很坏,你也好不到哪去。我们这样的人,活着就需要别人为我们受苦。我是一把火,是烧在别人心里的一把火。当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便熄灭了……你看,我们这样的人在一起正合适。
艾:(抓住加尔散的裤脚)加尔散,求求你不要走!我不再缠着你了,我不会再烦你了--伊内斯伸出了爪子,我不要和她单独呆在这里!
加:你自己对付她吧,又不是我叫你来的。
艾:胆小鬼!胆小鬼!你他妈的骨子就是个胆小鬼!
伊:你就让他去吧。你指望那个胆小鬼干什么?(脱去外套)来吧,艾斯黛尔,我会让你满意的。
加:天哪!你们都疯了吗?这里是疯人院吗?现在我们真的像虫子一样一丝不挂了!
艾:(伊内斯向艾斯黛尔伸出手去,艾斯黛尔躲开)你别碰我!这门一开,我就跑。
伊:去哪儿?
艾:随便哪儿都行,离你越远越好。
加:开门!求求你们!快开门!我是胆小鬼!我承认!我害怕!让我出去吧!我要发疯了!我再呆在这儿真的要发疯了!(撞门)你们开不开?
门突然打开,加尔散差点摔倒。
静场。
伊:怎么样?加尔散?走吧?
加:(慢慢地)我在想,这门为什么开了。
伊:你还等什么?走吧,快走吧。
加:(向外张望)门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后退)我不走了。
伊:那你呢?艾斯黛尔?(艾斯黛尔不动,伊内斯大笑)怎么样?哪个要出去?三个人中间,究竟哪一个要出去?道路是畅通无阻的,谁在拖住我们?哈,这简直好笑!我们是难分难舍的!
艾:难分难舍吗?你少臭美了!(从背后扑到伊内斯身上,推她)加尔散,帮个忙!帮我把她推出去!把她扔到外面去!有她好看的!
伊:(挣扎)艾斯黛尔!艾斯黛尔!求求你!让我留在这里!不要把我扔到外面去!不要!
加:放开她。
艾:你疯了!她恨你!
加:我是为了她才留下来的。
(艾斯黛尔放开伊内斯,惊愕地看着加尔散)
伊:为了我?(稍停)好了。把门关上吧。外面真冷。(加尔散走去按钮关门)为了我?
加:是。就是你。你知道什么叫胆小鬼。
伊:是。我知道。
加:你一眼就看穿了我是胆小鬼。
伊:是。
加:我应当说服的就是你。你跟我是同一类型的人。你以为我真的要走?你脑子里装着各式各样关于我的想法。我不能让你就这样洋洋得意地留在这儿。
伊:你真的想说服我?
加: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他们没有给我机会。(指外面)他们已经跟我一刀两断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是孤零零的了。只有你们两个想到我。艾斯黛尔……不说她也罢。你又恨我……只要你能相信我,我就得救了。
伊:这个比较困难。我脑子不开窍。
加:为了使你开窍,我花多少时间都可以。
伊:噢,你有的是时间,所有的时间都是你的。
加:(搂着她的肩)听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是不是?我从来就不在乎什么钱哪爱情哪,我要做的是一个男人,一个男子汉。我敢于反抗,我敢于做他们都不敢做的事。像我这样的人难道会是胆小鬼吗?怎么可以用一个行动来判断人的一生呢?
伊:为什么不可以?二十年来你一直想象自己很有勇气。你对自己的无数小过错毫不在意,因为对英雄来说,一切都是允许的。这他妈的也太轻松了吧。可是后来,到了关键时刻,人家逼得你走投无路……你就投降了……
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英雄。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人。
伊:那你拿出证据来呀。只有行动才能判断一个人。
加:我说过他们没有给我机会。他们不会再给我机会了。
伊:算了吧你。你就是那样。你的一生就是那样。一切都完了。结束了。你的生活就是你自己。
加:浑蛋,你说别人倒是轻松。
伊:得啦,得啦!不要泄气。找一找论据吧,我就那么难说服吗?(加尔散耸耸肩,转过身去,伊内斯冷笑)怎么啦?我早就说过你是个胆小鬼。你还想说服我呢!你是个胆小鬼,加尔散,胆小鬼。
加:有完没完?
伊:我高兴。我就要这样叫你。我高兴这样叫你。加尔散是个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加尔散张开双手逼近她)你要干什么?我只不过是一口气罢了。一道盯着你的目光,一个想着你的平淡无奇的思想。(笑着后退)你张牙舞爪的干什么?用手是抓不住思想的。(挺直身子)现在你别无选择。你得说服我--我抓住你了。
艾:加尔散!
加:什么?
艾:你得报复!
加:怎么报复?
艾:抱我!这样你就能看到她抓狂了。
加:说得对!伊内斯。我是被你抓在手心了。但你也被我抓在手心里了。
加尔散向艾斯黛尔伸出手去 ,伊内斯大叫一声。
伊:哈,胆小鬼,胆小鬼!去叫女人来安慰你吧。
艾:你看到了没有?
艾斯黛尔和加尔散拥抱。
伊:你把她搂得紧紧的吧,搂紧些,搂紧些。她的味道怎么样?像不像奶咖?爱情的味道真不错,对不对,加尔散?它像睡眠一样暖烘烘,沉甸甸的。可我不会让你睡着的。
艾:别听她的。吻我。我的全部都是你的。
伊:怎么?你还等什么?照她说的去做呀。吻她呀。(加尔散俯下身做势要吻艾斯黛尔,恼怒地抬起头)胆小鬼加尔散把杀人犯艾斯黛尔搂在怀里了。胆小鬼加尔散会吻她吗?我倒要看看。喂!我看着你们呢!我看着你们。我一个人就抵得上一大群,一大群人,加尔散,你听见吗?(低声嘀咕,声音越来越响)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你别想从我这儿溜走,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在她的嘴唇上寻找什么?寻找遗忘吗?我在这儿呢。我不会忘记你的!你应当说服的是我!是我!来吧,来吧!我等着你。看到了吗,艾斯黛尔,他放开你了,他像条狗一样听话……你得不到他!
加:难道永远没有黑夜了吗?
伊:永远没有。
加:你永远看得见我吗?
伊:永远。
加尔散离开艾斯黛尔,踱步,在电梯中央站定,抬头看着吊灯,试图伸手抚摸它。
加:我明白,自己是在地狱里了。我早就说过了。一切都是预先安排好了的。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所有的这些目光都在吞噬我……(突然转身)哈,你们只有两个人?我还以为你们人很多呢!(笑)那么,地狱原来就是这个样。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提起地狱,你们就会想到硫磺、火刑、烤架……哼,何必用烤架呢,他人就是地狱!!!
艾:(向艾斯黛尔伸出手)加尔散!
加:(走近她,突然别过头去)我不能爱你!她夹在我们中间。只要她看见我,我就不能爱你!
艾:哈,那好,她再也别想看见我们了。(从地上捡起刀,冲向伊内斯,把她砍了几下)
伊:(挣扎,笑)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疯了吗?你很清楚,我是个死人。
艾:死人?(松手,刀子掉在地上)
伊内斯捡起刀子,疯狂地用刀子戳自己。
伊:死人!死人!死人!刀子,毒药,绳子,全都不管用!这是安排好了的,你明白吗?我们这几个人永远在一起。(笑)
艾:(大笑,笑得东倒西歪的)永远在一起,老天,这太滑稽了!永远在一起!
加:(看着她们俩笑,低声)永远在一起!

手电亮,暗灯。(做到自然衔接)
狂躁的音乐。三人疯癫地笑,相互靠在一起,相互撞击。
加尔散搂住她们两个。
加:好吧,让我们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