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佛寺石佛的故事

更新:05-23 热度:
石佛寺石佛的故事

乌镇西栅放生桥南面,昭明书馆遗迹西面,原来有一座古寺,叫石佛寺,又名福田寺。寺中供有三尊石佛,每尊石佛有一丈六尺多高,用大理石雕刻而成,镌凿工巧,造型生动,堪称石雕艺术佳品。

正文

乌镇西栅放生桥南面,昭明书馆遗迹西面,原来有一座古寺,叫石佛寺,又名福田寺。寺中供有三尊石佛,每尊石佛有一丈六尺多高,用大理石雕刻而成,镌凿工巧,造型生动,堪称石雕艺术佳品。古人来此游览,曾留下这样的赞美诗句:

鼎立同根丈六躯, 斫山工匠世应无;

不知他日飞来意, 较比鸿毛重几铢。

这寺中的石佛从何而来?游人当然“不知他日飞来意。”但乌镇民间却有人知道这几尊石佛的来历。

据传,天上的玉皇大帝得知人间有苏杭二州,风景旖旎,胜似天堂,决定在这两处各建行宫一座,以便游玩作乐。一天,他从杭州派出四位石佛,前往苏州实地察看。四位石佛变为四个凡人,乘坐一只从杭州开往苏州的烧香船。当船摇到乌镇这个地方的时候,四位石佛从船舱里往外一望,只见这里溪塘交叉,绿树成行;桃红柳绿,风光秀丽。四位石佛以为苏州到了,打算先派一位上岸去看看。船到乌镇西栅日晖桥边,一位石佛对摇船的说:“船老大,我要上岸小解,请行个方便,在此停靠片刻。”船夫一口答应,立即扳艄靠船,撑篙搭跳,让客人上岸。谁知这个客人刚一跨上岸,船上的人只觉得船身如释重负,徒然向上一升,浮高了好几寸。船夫惊奇地说:“这位乘客真重,好象个石菩萨。”

船夫话音刚落,岸上那位客人就象中了定身法一样,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留在船上的那三位,见上岸的石佛真相已被船家点穿,忙推说要去拜访朋友,也急忙离船登岸,匆匆往南而去。这时烧香船更是浮高了一大截,船上的香客议论纷纷地猜测,说这四个人莫非是神仙,是石菩萨。不久,日晖桥堍的那一位,果然变成了一尊石佛立在那里。其他三位,走到放生桥附近,也显了原形,变成了三尊石佛。消息传开后,人们都说,佛落仙地,乌镇这地方风水好。人们为了保住这块仙地,就在日晖桥堍给先上岸的那位石佛建了一座小庙堂,又在放生桥南面,给三尊石佛造了座大寺庙,取名“石佛寺”。还在寺内挂了一块匾额,上面写着“水上浮来”四个大字。

从此每年春天香市季节,总有不少善男信女到寺内顶礼膜拜。特别是从杭州烧香回来的那些苏州、常州香客们,路过乌镇时,总要靠船上岸,到石佛寺去烧“回头香”,据说这是为了向几位石佛致歉。可惜,这座古寺连同里面的三尊石佛,在十年动乱中毁于一旦,茅盾先生得知石佛寺等乌镇古迹被毁的情况后,曾在给故乡的一首词中写道:“往昔风流嗟式微,历史经验记取。”表示了对遭毁古迹的痛惜之情。

在乌镇石佛寺内,新近发现有一寺碑。该碑长1.8米,宽为1.22米,厚度约0.35米,碑文上方雕有龙的图案。据寺内主持释惟光介绍,当时此碑搬移时不慎掉地破损一角,今后拟筑碑亭予以陈列保护起来。

这块质地为石灰岩的寺碑,为清康熙年间所立,碑文《重修寿圣禅寺序》由进士徐汝峄所撰。碑文为阴刻,楷书,字体工整清秀。因久经风化,此前又曾作为建筑拌灰料之用,故碑面水泥结块,又因遭爆竹炸后黑迹弥漫,故字迹已模糊难认。但结尾处的碑刻文字尚能辨别:“传临正宗二十三世卓岩汇禅师立石。赐进士出身提督河南学政里人徐汝峄和南谨撰。赐进士内阁中书舍人里人孔传忠合年书丹。康熙五十二年四月。”

从碑文看,这块《重修寿圣禅寺序》碑是由寿圣寺主持卓汇(《乌镇镇志》载为“超汇”)于清康熙五十二年(即公元1713年)所立,距今已有290余年的历史。

据方志考,撰写碑序的里人徐汝峄,字泗瞻、号桐同,乌镇人。康熙十一年举人,初任夏泽县令,二十一年进士,任户部主事、三十九年晋户部员外郎,后任河南学政,年八十卒。着有《一枝萋诗集》、《拥膝斋笔谈》、《梦游草》等书行世。

楷书碑文的另一位“里人”,乌镇镇志“人物传”也有载:孔传忠,字贯原,号恕甫。康熙四十四年举人,授知盂县,四十八年中进士,署平定州事,至雍正三年,巡抚力荐擢任解州知州。前后历官十年,情操为人所称。

尽管《重修寿圣禅寺序》全文尚未译出,但此碑不仅仅是近三百年来乌镇历史上的石刻文物,而是传承着自南朝梁代以来相关寿圣塔院的人文历史。笔者建议应及时加以保护,笔者在细译碑文时曾有寺僧、信众反映,今春已有6个盗偷文物之徒光顾该寺,奈因石碑体大而重又被及时发现才未得手,特此呼吁有关主管部门立即予以收存,以防遭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