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与义简介

更新:07-27 热度:
陈与义简介

陈与义(1090年~1138年),洛阳人,字去非,号简斋,后人多称他为陈简斋。北宋时,历任府学教授、太学博士。靖康难起,陈与义先避乱襄阳,后流落湖湘,最后终于在绍兴二年(1132)来到临安(今杭州),先任中书舍人,后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

正文

陈与义,字去非,号简斋,洛阳人。官至参知政事。出任湖州知府,卜居青墩镇,寓居在寿圣院后芙蓉浦上,称其居所曰“南轩”,过着“纸帐不知晓,鸦鸣吾当兴”、“解襟凭小阁,日暮归云多”的闲散孤寂生活。

陈与义简介

陈与义(1090年~1138年),洛阳人,字去非,号简斋,后人多称他为陈简斋。北宋时,历任府学教授、太学博士。靖康难起,陈与义先避乱襄阳,后流落湖湘,最后终于在绍兴二年(1132)来到临安(今杭州),先任中书舍人,后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

宋绍兴五年(1135)夏,陈与义辞去官职,寓居青墩寿圣塔院之东的芙蓉浦上,筑室读书,名其室为“南轩”。他与高僧大圆洪智、诗人叶天经结为至交,常逍遥于芙蓉浦上,藜杖纶巾,赋诗唱和,尤喜道出世之语。

绍兴六年,陈与义又被征召为官,至八年春,终因疾病缠身,再次辞官回青墩寓所,并于冬日去世,年仅四十九岁。元朝大书法家赵孟钣朴乌镇时,将“南轩”题为“简斋读书处”,后人又在其旁建造一座亭子,名三友亭。

陈与义与乌镇的关系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成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这是宋朝著名词人陈与义所作的《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阳旧游》。此时,陈与义刚经历了靖康之难,南渡后在青墩(今乌镇)闲居。上阕忆旧,下阕感今,借对往昔“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美好往事的追忆,表达了饱经战乱后的江山沧桑之感,末句“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化悲叹为旷达,令读者产生无穷的联想,是历代传诵的名句。

陈与义工诗善词,诗尊杜甫,词宗苏轼,《宋史》谓其诗“体物寓兴,清邃行深,高举横厉,上下陶(渊明)、谢(眺)、韦(应物)、柳(宗元)之间”。南渡后,其所作多为忧国伤时之篇,沉郁悲壮,雄恽慷慨,词集《无往集》收词18首,其中,后10首均为寓居乌镇时所作。

陈与义当年寓居的芙蓉浦,风景秀丽,历代都有文人墨客前来凭吊。比较有名的是明代戏曲家王济写有《过寿圣塔院吊陈参知简斋》:“相陪小艇出溪桥,谁识孤村有使诏?荒圃一区春草碧,高人千载白云遥。幽篁曲水寻遗迹,败壁残碑记昔朝。日落踌躇归去晚,长歌到处起渔樵。”

简斋读书处和三友亭屡有兴废,最迟一次修复,是在1928年。镇人筹资建于芙蓉浦上,仍沿用旧名,现在均无存。1983年,桐乡文物普查,在乌镇一居民家发现残匾一块,上镌“陈简斋读书处”八字隶书,惜字迹已模糊。

陈与义人生履历

陈与义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生于洛阳。不过按照古代户籍划分,他算不上地地道道的洛阳人—他的老祖宗本来一直居住在京兆,也就是现在的陕西西安,后来赶上安禄山造反,只得入蜀避乱,后来才把家搬到了洛阳。

陈与义自幼聪明好学,能诗文,为同辈所敬重。《宋史》本传说他“天资卓伟,为儿时已能作文,致名誉,流辈敛衽,莫敢与抗”。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登上舍甲科,被授于开德府(今河南濮阳)教授,累迁太学博士,进升为符宝郎,掌皇帝八宝及国之符节,不久被贬为陈留郡(今河南杞县境)酒税监。

24岁时,陈与义考中进士,随后当上文林郎。这是个闲职,负责开德府(今濮阳)的文学教育工作。陈与义干了3年后辞职,回家与一帮好友吟诗赏画,日子过得好不快活。又过了两年,他被任命为辟雍录,也就是到太学的预备学校里当老师。

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陈与义的母亲辞世。他在汝州服丧期间,结识了州守、词人葛胜仲。两年后,由葛胜仲举荐,他入京做了太学博士。次年,他29岁时的诗作《和张矩臣水墨梅五绝》,竟被徽宗看上了。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金兵攻入宋都汴京(今河南开封),掳走宋徽宗、宋钦宗二帝,北宋遂亡。陈与义自陈留避难南奔,经襄阳,转湖南,绕广东、福建,于绍兴元年(1131年)抵当时的南宋首都绍兴(今浙江绍兴)。

陈与义为高宗旧臣,高宗得知他的忠心,便任命他为礼部侍郎。不久,以徽猷阁直学士知湖州(今浙江吴兴)。召为给事中,参与讨论政事,抄发章疏,稽察违失,以备顾问应对。

又以显谟阁直学士提举江州(今江西九江)太平观,旋而复用为中书舍人、直学士院。绍兴六年(1136年)十一月,拜翰林学士、知制诰。七年正月,授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唯师礼用道德以辅朝廷,尊主威振纲纪而呕心沥血。

陈与义性格沉重,不苟言笑,待人接物谦虚谨慎。被他推荐和提拔的官吏很多,他从来不向外人流露,也不向被推荐、提拔的人表白,更不提出任何要求。因此,他在士大夫阶层中具有较高的威望。

朝臣们多愿向他坦露心迹或请求指正迷津。当时,丞相赵鼎在朝廷放言:“人多谓中原有可图之势,宜便进兵,恐他时咎今日之失机。”高宗说:“今梓宫与太后、渊圣皆未还,若不与金议和,则无可还之理。”

丞相的意思是,多数人主张打回汴京,收复中原,若不如此,恐怕将来因失去机会而受到追究。而高宗则认为,二帝被掳,连同太后、嫔妃、宫女都在金人手里,若不议和恐难于返回。

陈与义听了之后,赞成丞相的用兵,反对高宗的议和,便婉转地说:“若和议成,岂不贤于用兵;万一无成,则用兵必不免。”高宗曰:“然。”从道理上以为陈与义的话很对,但事实上他甘心于偏安江左,以求苟延残喘。

陈与义看出高宗无意收复中原,他很失望,便以病托辞退职,朝廷复以资政殿学士(授予罢政宰相的职衔)知湖州,加提举临安洞霄宫(今浙江余杭西南,宋代凡执宰大臣去位者,皆以提举洞霄宫系衔)。绍兴八年(1138年)十一月病逝,终年四十九岁。

陈与义个人评价

他的诗歌创作可以金兵入侵中原为界线,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表现个人生活情趣的流连光景之作,词句明净,诗风明快,很少用典,清新可喜。以《墨梅》(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诗受到徽宗的赏识。

南迁之后,因国破家亡,颠沛流离,经历了和杜甫在安史之乱时颇为相似的遭遇,对学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诗风有了改变,转学杜甫。他不象江西派诗人那样,只从句律用字着手,而是把自己的遭遇和国家的命运融合在一起,题材广泛,感时伤事,写了不少寄托遥深的诗篇,趋向沉郁悲壮,雄阔慷慨,成为宋代学习杜甫最有成就的诗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