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乐简介

更新:07-27 热度:
李乐简介

李乐(1532一1618),字彦和,号临川,桐乡青镇(今乌镇)人,家住乌镇北栅。李乐年少即好学,不到20岁就补博士弟子(生员的别称),拜当时著名的博学之士唐一庵门下,为人室弟子(李乐编有《唐一庵先生年谱》)。
隆庆二年(1568)中进士,初任新淦知县,从此走上仕途。后摧升礼科给事中,不久改吏科给事中。后官至江西东河道参议,福建按察司金事、尚宝卿。李乐一生当中,为官10年有政声,后家居叨多年,为民请命谋利无私心,工作之余勤奋著述有文心,几乎做到了古代所谓君子之“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不

正文

李乐(1532-1618),字彦和,号临川,桐乡青镇(今乌镇)人。明隆庆二年进士,由江西新淦(今新干)知县,擢升礼科给事中,不久改吏科给事中,官至江西东河道参议,福建按察司佥事、尚宝卿。

李乐简介

李乐(1532一1618),字彦和,号临川,桐乡青镇(今乌镇)人,家住乌镇北栅。李乐年少即好学,不到20岁就补博士弟子(生员的别称),拜当时著名的博学之士唐一庵门下,为人室弟子(李乐编有《唐一庵先生年谱》)。

隆庆二年(1568)中进士,初任新淦知县,从此走上仕途。后摧升礼科给事中,不久改吏科给事中。后官至江西东河道参议,福建按察司金事、尚宝卿。李乐一生当中,为官10年有政声,后家居叨多年,为民请命谋利无私心,工作之余勤奋著述有文心,几乎做到了古代所谓君子之“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不愧为“真君子”的称号。

李乐与乌镇的关系

李乐生活的年代距今四五百年了,要了解李乐,只能从古籍、志书里去寻找,从老百姓口口相传的故事里去认识了。时过境迁,要还原一个活生生的历史人物,没有一点现实的观照.实在很不容易。

好在地方志书、文献资料中关于李乐的记载还不少。如李乐著的《见闻杂记》,前面就有乌镇同乡明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夏锄撰写的《李临川先生传》,可以给我们一个大致了解。民国时卢学溥编的《乌青镇志》、还有《光绪桐乡县志》等志书里,也有李乐的小传。

乌镇流传的民间故事中,讲李乐体恤百姓,帮助经商遇到困难的小商人,以及资助地方建设,尊称李乐为“贤令”。乌镇的百姓,集资为李乐建造祠堂,在他生日的那天迎奉其像,进行祭祀。“数十年不绝。”

李乐人生履历

李乐为官清正。初至新淦县,发现赋税名目繁杂,百姓不便缴纳,便申请上级同意,将有些项目归并划一。创建尊经阁及便民仓。他捐出俸禄买谷储备,以便逢到灾荒时赈济。

李乐高洁的节操,在江西新淦知县任上,数年如一日,“简约坦易,民爱戴如父母”。后调任“给事中”,其性质类似后来清代的“内廷行走”,备顾问应对,抄发章疏,稽察违误,职掌驳正政令的违失,事实上有建言及进谏的责任。

李乐做了给事中以后,发现老百姓有什么意见,他总是如实奏禀皇帝,做到“凡民间疾苦,务必陈说。”例如他发现科举考试的试场有很多弊端,就给皇帝上了一份《科场积弊疏》。有一次,他检举大京兆的错事,触犯了首席大学士(即首辅)张居正,便下派为福建佥事,协理郡政,总管文牍。

乌镇的民间故事中,有许多关于李乐的故事,其中一个故事说:有一次口头向皇帝提意见,得罪了神宗朱翊钧,神宗皇帝怪他多嘴,传旨把他的嘴巴贴上封条。“君无戏言”,圣旨规定贴上封条,谁也不能随便撕去。

当时皇帝正发脾气,两旁文武官员谁也不敢为李乐申辩。李乐嘴上贴了封条,不能进食,势必饿死。这时候,旁边突然站出一个官员来,这人走到李乐面前,不问青红皂白,大声责骂道:“君前多嘴,罪有应得。”立即伸手打了李乐两记耳光。

这两记耳光打得不轻,当即把刚贴在李乐嘴上的封条打破了,因为他是帮皇帝责骂李乐,皇帝当然也不能怪他打破了封条。其实这人是李乐的学生,打老师是为了救老师。故事虽然是一种民间传说,但也反映了李乐任给事中敢于向皇帝建言进谏。

李乐后来又历任江西、广西参议,所到之处,洁己爱民,而惩办贪官污吏,一个也不宽恕。李乐退休归里后,其宅第在青镇北栅荷花池东,朝廷特派官员彭应参为他的厅堂题匾,曰:“真君子”。后来乌镇人把李乐的家宅叫做“真君子第”。

那时地方上如有冤抑之事不得上达,他务必为之陈说,远近缙绅、百姓都很尊重他。因为他生了一脸络腮胡子,乌镇的民间故事中有昵称他为“李毛面”的。李乐著有《乌青镇志》、《见闻杂记》等,其《见闻杂记》先是万历年间木刻本,有须之彦为之写的《序》。

须之彦在万历三十五年至三十八年(1607-1610)任桐乡知县。可见此书是李乐七十多岁时刻印的。(后来清乾隆年间也曾刻印,近年也有《续修四库全书》、《四库存目丛书》影印本出版。)《见闻杂记》记录了较多的明代珍贵史料,有一些史料的记录中,也反映了李乐崇尚俭朴、反对奢侈的思想。

在该书卷第一百七十一则记事中说:“余垂龆(童年)时,领先赠君(父亲)命,尝赴亲邻之席,水果不过五盘,肴不过六盘,酒不过三盏,此喜筵也。”他慨叹“自予弱冠以后,此风杳然不可复见也。”在卷五中写道:“里中故有佛会,如老人婆子辈念佛群聚而已。

自万历辛丑而恶少始倡观音会,则费在二三百金以上矣。”“其明年壬寅,则风益炽,费五六百金。”李乐批评为“侈靡无状。”《见闻杂记》第一百二十九则记同邑钱贡(炉头甑山人,曾任江西新建县知县),祖上遗产颇丰厚,但“家无侈靡之习。”

到钱贡的家里,只听得纺纱、织布的声音;儿子数人,在家经常穿布衣,冬夏不见穿绸葛的。在担任新建知县时,治理政绩突出,后调工部主事,至芜湖专管征税,废除积弊,清除贪污蛀虫,至今百姓称其清廉。做官而穿布衣之家,“东南不多得。”最后还提到至松江访徐阶(明神宗时任首辅),他的孙子都出来向李乐行礼,他们穿的多是青布短夹衣。

《见闻杂记》也记载了几位曾与他相处或所闻的清廉官吏的事迹。如第九十六则,记李乐担任新淦知县时,一名同僚吴一介调至另地任职,将行时,李乐按照习俗赠吴一介十两银子,作为临别时的礼物,不料吴一介生气地对李乐说:“先生贤者也,得污我至此!”李乐退而自觉惭愧而懊悔不该这样做,叹“世未尝无人焉。”

第一百三十四则,记湖州府学教授万凤(宣城人,曾任知县),一直严峻刚正,得罪了士大夫,降为学职,到湖州不久,奉令主持府学临时填补的考试,他将试场各门封锁甚严,供应饭食,不许自备,一名考生嘱家僮送饭,受万凤严厉批评。有的考生对他用厚重的贿赂以谋求仕进,都遭他悉数退还。

李乐代表作品

著有《金川纪略》、《见闻杂记》、《拳勺园小刻》,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重修《乌青镇志》,志分五卷,当年完稿付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