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名人 > 唐朝藩镇乱象,二子夺权的结果就是弑父杀兄

唐朝藩镇乱象,二子夺权的结果就是弑父杀兄

发布时间:2017-03-24 08:42:42 阅读(

 二子夺权的悲剧

 

文/历史崔

 

刘总,字志轩,是朱泚朱滔两兄弟之后的第三任幽州节度使,元和十四年对于刘总来说是个难熬的年份,两年前一个叫李愬的家伙在一个大雪天夜袭蔡州城,活捉了淮西的吴元济,刘总还能保持镇定,上一道奏折表示归顺就可以了。

 

毕竟作为同盟,淮西离幽州还远的很,但是两年间李师道被杀,刘总有点坐不住了,李师道是淄青的节度使,淄青大概是现在山东的位置,河北的旁边,这是已经打到家门口了。

 

刘总和另一个河北兄弟成德节度使王承宗商量一番后决定,主动向朝廷示好,老家也不待了直接请求进入中央,作为人质拿点工资养老就可以了,什么雄心壮志称霸一方在看到李师道的下场后,想想还是算了。

 

没有了军队,没有了想杀谁就杀谁的霸气,刘总开始不断地做噩梦,到后来甚至需要每天从寺庙中请来大批和尚做法事,替亡灵超度替自己忏悔,法事不管用的时候,刘总决定剃度出家直接住进了庙里。

 

刘总是暴力的,他的反常揭示了一段弑父杀兄的过去。

 

聊下面的话题前,先熟悉下前面的章节:

 

1、雪夜里的李愬:元和中兴最关键的淮西战役是这样结束的

 

2、陇西刘澭:小说里暗藏的皇帝被杀细节

 

3、幽州节度使朱滔:一场因为救命与报恩的闹剧

 

元和五年公元810年,在河北的饶阳城外驻扎着一支军队,太阳从早晨的地平线慢慢爬到了头顶,士兵们在搭锅做饭,时不时还能传来几声叫骂声,这是一支从前线撤下来的军队,轻松的气氛弥漫在整座军营。

 

宪宗放弃进攻成德

 

这时候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忽然冒起了一股烟尘,接着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儿踩踏泥地溅起的尘土越来越近,没一会就到达了军营的前面,随后马背上穿着军衣的骑士,趾高气扬的宣布:

 

朝廷接到举报信,说节度使刘济勾结外敌,怠慢作战,先册封刘济长子刘绲为新任节度使,朝廷宣旨的公公马上就要到达北京,而要求这边的军队立即返回驻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样的骑士每隔几天都会更新一下情报,催促军队赶快启程,但是作为指挥官的刘济,却一直没有下达命令。

 

这时候的刘济生病了,身体状况不好,从宪宗宣布停战的那天起,刘济就得了流感,人浑浑噩噩昏昏沉沉,经常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一天。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宪宗打算对河北成德的王承宗动用武力,成德就在幽州边上,幽州军镇是河北三镇中拥护朝廷的唯一一支军队,往年的镇压行动都有幽州军的参与,这一次依旧是节度使刘济带着老二刘总奔赴前线,而刘绲镇守后方。

 

朝廷出动了20万联军,由宦官吐突承璀为主帅,和王承宗打了整整一年,没有丝毫进展,国家的国库已经掏空了,只能向周边军镇买米,米价虚高,宪宗于是决定罢兵,不打了。

 

打仗,节度使们是不会有损失的,这种由皇帝号召的战争,朝廷可以管饭。

 

就在战争结束,节度使们打算带着人马返回基地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战场,昭义节度使卢从史因为勾结王承宗被流放到了越南,为了弄清楚详细情况,李济决定在前线的饶阳休整几天。

 

部队刚驻扎,刘济就病倒了,随后就出现了这种种传闻,还有朝廷骑士的突然造访,导致军营内人心惶惶。

 

刘济在前线病倒给了刘总机会

 

几个军队主将各自也有了小算盘,朝廷已经下了旨意,而主帅却又迟迟不动,是不是要造反呢,家里妻儿可都在北京,到时候到底是反不反呢?

 

刘济在病床上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知道自己的病给军队带来太大的消极影响,为了避免事态恶化,他采取了行动,第一步组织亲卫兵,把在军队里煽动的将领全部抓起来杀掉;第二步紧急召见刘绲,了解事情原委。

 

在刘济生病的这段日子,服侍在身边的,是二儿子刘总。

 

刘济看着这个儿子,心就会不自觉的出神。

 

刘济也有一个弟弟叫刘澭,历史崔的另一篇文章《小说里暗藏的皇帝被杀细节》中出过场,两人的父亲叫刘怦,奉天之难后朱泚被杀朱滔郁闷死了,刘怦被扶正坐上了幽州节度使的位置。

 

刘怦原先是朱滔的亲戚,姑姑家的儿子,因为忠心和能力,一步步爬上了幽州二当家的位置,朱滔去世刘怦顺势就把位置给接了过来,只是作为与中央的交换条件,他的大儿子刘济,待在朝廷里做官,接受组织改造。

 

刘怦成为幽州军区司令后没多久突然就去世了,待在身边的只有老二刘澭,刘澭也想做节度使,但觉得自己的资历还不够,就暗中通知了哥哥刘济。

 

当时的刘济在朝廷里担任刺史,接到弟弟的传信后,伤心和激动的感情交杂着,最后激动的心情战胜了一切,没有写个告别信就连夜跑回北京,做自己的山大王去了。

 

一路上刘济思考了自己接手节度使会遇到的困难,说到底自己离开幽州的时间太长了,没有足够的威望震慑军队里的那群大老粗,他需要弟弟的帮忙。

 

为了保证弟弟可以全身心的帮助自己,刘济向弟弟允诺,自己百年之后,幽州节度使的位置肯定会留给刘澭。

 

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两兄弟合作谁都能过把老大的瘾。

 

幽州是一个有兄弟夺权传统的军镇

 

后来刘济得到军队大部分主将的支持,顺利坐上了节度使,朝廷也派人过来下达诏书,承认了刘济的地位,只是后面的事情,脱离了原先的剧本,刘济任命自己的大儿子刘绲为副节度使,而刘澭只能担任瀛州刺史。

 

感觉被深深的欺骗了,刘澭当然不服气,一面向中央要求兵权,一面积极备军,而刘济得到消息后直接出动大军,把刘澭赶出了幽州,去西北守边境了,德宗看着刘澭也是一表人才,在朔方划了几块地盘,让刘澭安家。

 

刘济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刘绲(读gun),刘总排行老二。

 

为了避免老爹犯下的错误,刘济接手幽州后,坚决让刘绲留守大本营,而刘总跟着自己去外面征战,同时对刘总的权力多加限制。

 

为了避免老二抢班夺权,刘济在权力以及人员安排上,制定了相应的规则去预防,比如老大的投票权,比如对核心人员的忠心测试,淘汰有野心的,留用忠心而且有能力的中高级官员,培养老大在军队中的威望。

 

刘济看着扶自己坐在椅子上的刘总,有些愧疚,就让刘总给自己倒杯茶,父子之间说道说道。

 

这样温馨的场面在刘济喷出的一口鲜血下充满了讽刺,刘济捂着肚子一脸惊愕的看着儿子,慢慢倒下了身子,死了,刘总的脸因为极度的压抑变得扭曲。

 

几分钟后,几名将领进入营帐,看着倒在地上的主帅,没有一丝惊讶,他们跪倒集体拜见新的节度使大人。

 

原来所有的一切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什么怀疑刘济勾结外敌,什么怠慢作战,还有那些来通报行程的骑士,都是刘总以及几名主将的安排。

 

刘总已经受够了他的父亲和大哥,凭什么他们就能高高在上,自己只能做一个小兵。

 

而这个时候的刘绲正在从北京赶来的路上,刘总叫人收拾了下主帅府,等刘绲一脸着急的进门想问问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被一群人套住脑袋直接乱棍打死了。

 

刘总杀死父亲和哥哥后还能当上节度使

 

没有了原节度使刘济,没有了第一顺位继承人刘绲,刘总在主将们的拥护下顺利成为幽州新的老大,为了防止朝廷派人调查父亲和哥哥的死,刘总统帅下的幽州不再亲近中央,和其他三镇结成了同盟。

 

公元821年唐穆宗长庆元年,刘总在恐惧中去世。

 

(完)

 

我的订阅号:历史崔

 

微信公众号:lishi_cui

 

历史崔公众号>

历史崔的中国历史名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