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名人 > 马服君赵括:还原真实的长平大战

马服君赵括:还原真实的长平大战

发布时间:2014-03-19 21:54:43 阅读(

 

秦赵长平一战名垂千古,成就了一名武将武安君——白起的辉煌,同时也将“纸上谈兵”骂名让一位少年将军背负了数千年。但历史真是这样的吗?本文将着力恢复历史原貌,为大家展示那段令我血脉贲张的画卷。

 

秦国:商鞅变法富国强兵,立志统一六国

 

要说到秦赵长平之战就必须先说明此战对战国历史的影响。先说秦国:秦国自公元前359年秦孝公赢渠梁任用魏国人卫鞅为左庶长实施商鞅变法以来,于公元前359年和公元前350分两次进行了改革。

 

其主要内容大致为:1、在政治上,彻底废除“世卿世禄”制,建立封建专制的中央集权制度;2、在经济上,废井田,开阡陌,逐步实施土地私有制,重农抑商,发展国家经济根本;3、在社会方面,奖励耕战、废除爵位世袭;施行小家庭政策,以利于增殖人口,征发徭役和户口税等。

 

由此可以看出,秦国变法中最重要的是将国家的力量统一集中到了中央,改变了奴隶分封权力过于分散的问题,是一个国家形成了一个拳头。孝公死后,虽商鞅被贵族势力处死,但变法的制度被进一步得到执行与发展,并没有半途而废。

 

至前261年,长平之战爆发时,已历经孝公、惠文王、武王、昭襄王四世99年的努力,此时的秦国已是拥有巴蜀和汉中两大粮仓,拥有兵力近100万的超级大国。其历代君王的目标就是崛起于西方,统一六国,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

 

长平大战

 

赵国:胡服骑射,崛起于东方

 

我们再看看赵国:战国七雄中的赵国无论从疆土,人口,实力上来看都不是最强大的。甚至连三强都数不上,楚——地方千里,带甲百万,地处南方,战略地位可攻可守;齐——雄占东方,国家财富居战国之首,民众且粮足;魏铁甲步兵(魏武卒)称雄七国,数次攻赵甚至占据邯郸3年之久;只有燕,韩实力稍逊。

 

而赵地处各国之要冲,可谓争地也!北有胡林、匈奴,东有强齐,南有悍魏,西有虎狼之国——秦。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赵似乎只有招架之力,事实上武灵王改革前都是如此。然而,秦国的变法自强让包括赵国在内的东方六国看到了强大起来的希望。

 

赵武灵王志向远大,眼光不凡、意志坚定。即位之后在前307年,立排众议大胆推行移风易俗,以“胡服骑射”为起点选练精锐弩弓骑兵,在六国中率先组建起了强大的骑兵部队,进行了相当彻底的军事改革。

 

从前307年至前296年的十二年间,赵国西破林胡、楼烦、北灭中山,拓地千余里。赵国原本就是以武立国,民风骠悍、崇尚气力、慷慨悲凉之士甚多,又得兵法之教,故在变法后迅速成为战国中后期的北方军事强国。其崛起速度之快,出乎天下人意料之外,足令六国为之侧目。

 

在战国中后期,东方三强(魏、齐、楚)相继衰落,秦国之威独步天下之时,赵国实为中流砥柱,其作用可谓是举足轻重。此时的赵国不仅是秦国东出一统天下的最大障碍,也随时有可能成为秦国争夺天下的最大竞争对手。并且,秦军自变法后不可战胜的神话便是在阏与之战毁于赵军刀下。至此,秦国独大演变为两强争霸。

 

秦赵对决,不可避免

 

从以上背景中我们不难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1、秦国因变法而强盛,且变法彻底,成为超级大国,其综合实力强于赵国甚多;

2、赵国以军事改革为契机,已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成为军事大国。但是政治、经济变法尚未完成,国家综合实力与秦国尚不可同日而语。

3、秦国要东出、必先打败或征服赵国,不能看着赵国坐大;

4、赵国要崛起,必须为国内的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赢得时间。

 

有了以上四点认识,我们就不难发现为什么长平之战前赵国君臣极力避战,不愿与秦国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原因。这也才有了蔺相如“完璧归赵”的故事。但历史不由单方面作决定。秦国在前269年派大将胡阳率精兵数万越韩境上党进攻赵国的阏与,反被赵奢所统领的赵军精锐突骑所击败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在暗中积聚着力量,也在寻找同赵国决战的有利时机。

 

赵接纳上党之地,战争一触即发

 

前265年,秦采纳范雎远交近攻之策,连续4年不间断的攻韩。相继占领了韩国的少曲、高平、南阳、野王并阻断了韩上党郡与韩国本土之间的联系,秦国大规模的伐韩意图非常明确,一来可削弱韩国并为秦军东出,开辟通道;二来则可抢前攻占大行山以西各军事要点,对赵魏两国造成高屋建瓯之势,为下一步打击他们做准备。

 

韩桓惠王在秦军凌厉的攻势之下焦头烂额,知上党必不保,故献上党与秦,求和以自保。韩上党太守冯亭为促成三晋联合共同抗秦的局面,拒绝执行王命,反将上党十七县献与赵国。由于上述不愿与秦国正面刀兵相向的原因,赵国统治集团内部,关于是否受地问题发生分歧。

 

以平阳君赵豹为首的主和派认为冯亭献上党是引秦赵相争的嫁祸之计,不可受地。以平原君赵胜为首的强硬派认为不战得上党十七县,控山西形胜之地机不可失,赵应迅速接收上党各县以防被秦国占先。最终,赵孝成王采纳平原君之议,派兵接收上党。

 

于是,战争不可避免地拉开了序幕。只是这中间出现了一个问题:秦国一开始便将此战看作一战灭赵的战略决战,以歼灭赵军有生力量为目的,在整体上取攻势;而赵国一开始却只想将上党作为抵御强秦的前沿阵地,他的战略目的只是保住上党,在整体上取守势。

 

秦综合国力强于赵,秦攻赵守

 

战事一开,我们就应相比较一下两军的军事实力。

 

还是先说秦国:

1、兵力:秦军有奋击之士(轻锐步兵)此次作战前后投入的兵力总数估计在六十万左右;

2、人才:白起、王纥、蒙毅等皆为有勇有谋的军事统帅,其中以武安君白起为甚,攻守兼备,百战不殆,是战国中数一数二的帅才;

3、战力:秦地近西北,故民风凶悍尚武,且加秦马优良,秦车迅猛,被称为虎狼之师。在战场上的秦军士兵左携人头,右夹生虏,所向披靡,如虎入羊群,甚至于为抢军功,赤膊上阵厮杀。秦军得兵法之教,注重各兵种协同作战,以步兵方阵为单位,令行禁止、进退有据,作战经验丰富,极难对

 

再说赵国:

1、兵力:总兵力在60万左右,此次投入作战为50万上下;

2、人才:赵胜、赵奢、廉颇李牧田单乐毅等良将辈出。其中廉颇善守;赵奢善攻,只可惜长平之战时已死;赵胜善于中枢,长平之战是主要负责把握总体和粮道;李牧倒是一位可以与白起一厢抗衡的名将,只可惜要守边。乐毅倒是非常胜任,只可惜已抱病在家,不能领军出征。田单本是齐国人,到赵国时间不长,虽然高居相位,但群臣仍视其为外人,军中高级将领恐怕多有不服。田单只可坐镇,而不可出征。

3、战力:赵军强于骑兵,骑兵强在边军。赵国由于组建骑兵部队较早,故赵骑兵训练有素,且军事素养高,经验丰富。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赵步兵的作战经验值、披甲装备、勇悍度方面不如秦步兵。

 

综上所述,我们似乎可得出这样的结论:

1、秦军的总兵力和参战兵力都优于赵军,占有兵力优势。

2、在地利上,赵军先占据上党以守据敌;秦军出淆山,以攻为主。上党地区易守难攻,赵军占优。

3、此战以步战为主,步兵战力秦军胜于赵军;

4、秦军主动出击,有备而来,赵军被迫仓促应战,故战争初期秦军拥有战场主动权。

5、赵军主将廉颇善守,符合战役要求。

 

<a href=http://www.lishicui.com/renwu/75.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赵括</a>

 

秦赵对持,赵括换廉颇

 

有此比较可以看出:秦军占有相对的优势,但不占压倒性的优势,这种优势决定不了战争胜负。故此,赵军初战皆不利,廉颇率赵军主力四十五万退守长平以北,成囤居之势,筑垒自守,避不出战。四月至七月,王乾率秦军猛攻赵军营垒。

 

双方激烈交战,秦赵两军均损失惨重。赵军前后六名尉官阵亡,丢失了两处要地,至七月,赵军西营垒被秦军攻占。在数战不利的形势下,赵军凭借工事,继续坚垒不战。秦军在之前的攻坚战中,死伤大半,攻势也逐渐减弱,赵军的地利优势也变为各占一半。战争便很快进入了对峙阶段。

 

仗打到这个份上,对双方而言都是一场苦战,苦不堪言。按照常理,这时候看谁能咬牙坚持到最后或者赵军放弃死守,与秦军对攻,一决胜负。这时,秦见赵军重兵集团缩成一团死守不战,一时难以吃掉,逐行反间,派间谍在赵境内,制造谣言,散布舆论,以期赵军走马换将,换掉经验丰富,以守见长的廉颇,从而使赵军攻出来。

 

诱敌深入,赵主力被围

 

赵于八月以赵括换回廉颇,统率全军。赵括至长平后,推翻廉颇的既定方案,准备同秦军决战。而秦军,则以白起为帅,定下诱敌深入、分割包围、积极打援、聚而歼之的作战预案。诱赵军出战并佯退。

 

赵括不知虚实,自率赵军主力倾巢追击,直至秦军营垒,秦军出动两万五千人的车骑快速部队,从两翼迅速穿插至赵军之后,控制谷口有利地形,切断赵军退路,并派五千骑兵监视赵军大营中的留守部队。秦军至此完成了对赵军主力的严密包围。赵括为防赵军被分割歼灭,命全军修筑营垒工事,联成一片,坚守待援。赵军在长平被围的消息传至邯郸,赵统治集团深为震惊,举国震动。

 

赵国在全国搜集留守部队,竭尽全力援救长平。为防止赵军内外联合破围。秦昭襄王亲赴河内尽征十五岁以上男子从军,组建了打援兵团自河内直插丹朱岭,以出赵军长平大本营之后,实施更加深远的纵深包围,彻底地的阻断了邯郸与长平之间的一切联系。

 

长平大战,赵国40万大军被坑杀

 

至九月底,长平赵军被围,断粮以达四十六日,赵军内部割死尸,宰战马,杀伤兵为食,人心浮动,濒临绝境。赵括知形势危急,集中所有精锐部队分为四个编队,不分昼夜,轮番突围。赵括身先士卒率赵兵冲秦阵,秦军万弩齐发,赵括身中数十箭,犹呼向前,力战而死。赵军大将战死,赵军丧失统帅,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突围无望,在绝望之中,军心崩溃不复有战心,遂全体掷兵弃甲向秦军投降。

 

秦军受降,在解除赵军士兵武装后,只将年幼者二百四十余人放回,用以震慑赵人之心,更为了进一步消除赵国战力,而将四十余万赵国降卒全部坑杀。至此,长平之战以秦军惨胜,但赢得了国家战略决战的胜利;赵军完败,输掉了国家崛起希望的结果而告终。

 

而赵括作为败军之将、输掉国家希望、导致全国家家举哀背负着“纸上谈兵、误国误民”的骂名,这一背就是两千多年!此刻,我想问两个问题:1、赵军换将是中了离间计吗?2、赵括真是只会纸上谈兵的庸才吗?

 

临阵换将,赵不得已为之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须回想双方的国家实力和战略目的就可以得出结论。战争打了八个月,50万部队的粮食、兵备、器具的消耗已基本耗光了赵国的战略储备。可以说,赵国是举全国之力来进行这场战争,至此时已是难以为继。

 

况且,这样的相持还要相持多长时间,谁也说不清楚。反正,赵国君臣都知道:如果不能尽快结束战争,赵国一定会被拖垮。再有,赵国乃四战之地,举国之兵十之八集中上党。除李牧边军守边未动之外,全国上下仅于老弱病残。此时,若有其他某国心怀叵测,举兵来攻,则国危已。

 

基于以上原因,应该说赵国不是中了离间计,而是不得不选择以攻为守,期望重挫秦军主力,然后双方媾和,已经快结束战争,让国家安定下来,进行进一步改革,从根本上增强国力,待时机成熟,在与秦国争夺天下。换句话说:就是想照搬“阏与模式”。

 

由守转攻,为何赵括最佳

 

好了,既然解决了必须攻出来的问题,那么就进入下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以赵括为主将?我们来看看赵括的生平,还原一个真实的赵括。赵括为赵国名将赵奢之子,作为伴读与孝成王一起成长。其自幼喜谈兵学,自己也著书立说,军中门徒众多。

 

赵奢死后,赵王赐赵括袭封马服君,军中将领皆尊称赵括为马服子(把赵括是马服君赵奢的儿子作为赵括被称为马服子的解释是错误的)。其父赵奢常年征战,也常问计于赵括。

 

两个例子:

 

1、赵奢攻麦丘,赵括不战而屈人之兵

 

公元前280年,赵奢为将,攻齐的麦丘(今山东商河西北)。此前,赵军已多次进攻麦丘这个孤城,但由于麦丘粮草充足,守军中有善于守城的墨家弟子相助,而没能攻下。惠文王十分生气,命令赵奢在一个月内拿下麦丘。赵奢一到麦丘,就命令进攻。赵括认为,采用硬攻的方法,是很难在一个月内攻下麦丘的。

 

从种种迹象来看,麦丘的粮食尽管还没有完全吃光,但肯定是不多了。赵括希望父亲先搞清楚情况,暂停进攻,避免硬攻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但一个月的时间太短了,赵奢没有听赵括的话,下令攻城。赵军死了不少人也没有攻下麦丘。

 

赵括对赵奢说,守城者中有墨家弟子,对赵军的进攻很有防御办法,使赵军攻了几年都无功而返。而此次的赵军与以往的赵军没有什么不同,不比他们更善战,攻城的手段也并不比他们更多,如果像以前的赵军一样硬攻的话,必然也要付出像以前一样的惨痛代价。

 

而且城中的人经常在晚上出来偷袭赵军,城外也有不少墨家游侠组成的游击队对赵军进行骚扰。如果继续这种情况的话,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赵奢于是询问抓到的俘虏,向他们了解城中的情况,可是俘虏不说。赵括每天给这些俘虏饭吃,对他们很客气,还给他们粮食让他们带回城中给家里人吃。

 

于是,俘虏中有人悄悄地告诉赵括,城中的粮食不多,都被齐军控制。百姓早已断粮,已经开始吃人了。赵括问齐军还能守多长时间。俘虏说还能守几个月。于是赵奢听从赵括的建议,停止进攻,把俘虏全部放了回去。

 

俘虏回去后,说这支赵军很客气,没有侮辱他们,还让他们吃饱,让他们带粮食回来。城里的百姓有的就想出来投降赵奢了。齐将见俘虏给城中带来了骚动,便将他们都关了起来。士兵和百姓对此都有怨言。赵奢让围城的赵军用抛石机把粮食抛入城中。

 

赵军每天把粮食抛入城中后,就回营休息,也不向城中说什么。这样过了几天,守城的齐军派代表把这些粮食送回来,对赵奢说赵军要战就来攻,不要再抛粮食了。赵奢让他回城里等着,但却并不进攻,只是隔了几天才继续向城里抛粮食。这样又过了几天,守城的齐将派代表来阏与赵奢择日决战,但赵奢听从赵括的意见,拒绝与他见面。

 

过了几天,麦丘的人杀了守城的齐军将领投降了。赵括的办法奏效了,赵奢暗暗佩服这个儿子比自己强。赵王对赵奢能够在不到一个月就攻下麦丘而且伤亡很少的事迹感到很好奇。赵奢就对他讲了这是赵括的办法,赵王重赏了赵奢和赵括。

 

2、阏与大捷,赵奢勇猛赵括机变

 

公元前270年,赵王拒不履行先前与秦国达成的换城协议,让秦国十分恼怒。秦派中更胡阳通过盟国韩国的上党地区进攻赵国的阏与(今山西和顺)。阏与地处太行山西,通过太行山的孔道,可以进抵赵国的都城邯郸,是个十分重要的军事据点。

 

胡阳是出于白起门下的秦国名将,此前屡有战功。阏与告急,赵王问廉颇,廉颇认为道远险狭,难救。赵王又问蔺相如,蔺相如认为阏与难救,不如在邯郸附近的武安设防,以逸待劳,歼灭这股孤军深入的秦军。赵王不想丢掉阏与这个战略据点,就问赵奢,赵奢认为阏与必须要救。

 

如果丢掉阏与,即使在武安歼灭入犯的秦军,阏与也必定被其临近的上党韩军占领,丢掉阏与给邯郸造成的危险一样会存在。阏与虽然道远险狭,两军在此作战,譬如两鼠斗于穴中,狭路相逢勇者胜。

 

惠文王十分欣赏赵奢的勇气,命赵奢为将救阏与。赵奢将行,与赵括语。赵括认为,胡阳乃白起所看重的秦军名将,很会用兵,赵军虽然强劲,但无必胜的把握。凭勇而战,秦军也很勇敢,赵军的胜算只有一半。赵奢问赵括有何想法,赵括说,秦军借韩路攻赵,韩国很担心被秦军顺手牵羊。

 

而秦军连年攻韩,虽然迫使韩国成为他的盟国,但韩国反复无常。此次秦军深入韩境,必定要提防韩国的反叛。秦韩两军实际上是互有顾虑。秦军远道攻赵,利在速战。赵军应让秦韩两军相疑,分散秦军对赵国的注意力。如果让秦军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感到恐惧,那么秦军就好战胜了。

 

赵军再示之以在武安设防,给秦军造成赵军要以逸待劳迎击秦军的假象,使秦军的注意力转移,然后再火速突袭,秦军可一举歼灭。于是,赵奢一面派人潜入阏与,告诉守阏与的赵军,国内已派大军来救,一个月内必解阏与之围,务要监守。一面选派军中智勇机变之士,潜入阏与附近,先乔装秦军攻击韩军,又乔装韩军攻击秦军,如此反复,使秦韩两军相疑。

 

秦韩两军本来就毫无信任可言,相互狐疑,经赵军的暗中挑拨,渐起摩擦。赵奢西出邯郸,在武安停止前进,命令士卒修筑防御工事,并传令军中,有以军事谏者死,已绝外人窥视其意。军中有一平原君门客言急救阏与,赵奢立斩,从此军中无人敢言救阏与。

 

胡阳遣人冒充阏与使者求见赵奢,被赵括识破,赵奢假说道路险远不好救。只怕援军未到阏与,而阏与已被秦军所破。到时候,秦军如果出击远道而来的赵国援军,赵军必败,邯郸就很危险了。这可是丢大保小,得不偿失。

 

秦军间谍假意阏与不保,悲痛欲绝,死谏赵奢救阏与。赵奢不许,命人将其扶下。秦军间谍回报胡阳。韩军与秦军的冲突越来越严重,秦军不得不分派兵力防止韩军断其西归之路,而赵国的阏与又迟迟攻不下来,城中的赵军还声言要与韩军夹击秦军,这些麻烦让胡阳应接不暇。胡阳听说赵奢确实是在武安设防拦阻秦军,而不是前来援救阏与,非常高兴,重赏了间谍。

 

为了尽快攻下阏与,胡阳把驻守北山制高点以防备赵国援军的秦军撤了下来,投入到攻取阏与的战斗中,只在北山留下几个了望哨所。赵奢在得知胡阳把北山的秦军撤下来后,立即命令裨将许历火速率领军中善射者夺取北山制高点。许历到北山后,胡阳闻听赵国援军已到,立即援救北山,但是许历先攻下了北山制高点,随即居高临下向胡阳猛射。

 

赵奢领军从后掩杀,阏与的赵军也出城攻击,韩军也出来劫杀败退的秦军。赵军大胜,秦军名将胡阳战死。赵奢救阏与,前后正好用了一个月。此两例即可证明赵括并非无能之辈。

 

乐毅:长平决战,赵括为将最佳

 

那么,我们就在谈谈为什么是赵括换回廉颇呢?除他之外,还有何人可胜此任?

1、可以换回廉颇的人只有五人:乐毅、李牧、赵胜、赵括、田单。其中乐毅身染重病,李牧有守边重任,田单是外臣,威信不足,赵胜(平原君)即使总后勤又负有与其他五国沟通,消除趁火打劫的重任,都不能去上党,能去的便只有赵括。

2、选择赵括的经过:当上党危局的情况被赵国上下所认识之后,群臣议论纷纷,蔺相如托病不出。群臣中有坚持用廉颇的,有建议用赵括代廉颇的,还有建议用蔺相如代廉颇的。孝成王准备用赵括为将,但他想听望诸君乐毅的意见。

 

乐毅虽然卧病在家,但对外面的形势非常了解。乐毅认为,从秦昭王的战略部署来看,秦赵之间必有一场大决战,而上党地区就是秦赵决战的第一战场。乐毅说如果他不是染有重病,力不能行的话,他愿意为孝成王出征上党,但是身体不行了。乐毅建议孝成王以赵括代廉颇为将;以赵胜为将防御邯郸地区;以李牧依然守边;调廉颇回来防备燕、齐、魏趁赵国与秦国在上党决战之机对赵国进行攻击。

 

乐毅进一步解释了这样做的原因。赵括少年即在军中,军事经验丰富,有攻城和野战的经验,而且有在阏与和赵奢大破秦军名将胡阳的盛名,军中敬畏其父子。而且赵括军事理论深厚,赵军将领多从其研习兵学,对他都很佩服,以他为权威,能够服从他的调遣。赵括有其父赵奢之风,治军严整,深念君恩,可以信赖。

 

秦赵上党决战必然是一场巨战,乐毅认为赵国有能力指挥如此巨战的有五个人,赵胜、赵括、田单、李牧和他本人。此时匈奴大举进犯赵国北部边疆,李牧的压力很大,根本无法抽身。而乐毅染病无法出征。田单本是齐国人,到赵国时间不长,虽然高居相位,但群臣仍视其为外人,军中高级将领恐怕多有不服。

 

田单只可坐镇,而不可出征。对于魏冉居陶国对邯郸的巨大威胁,正可以用田单来抵挡。赵括是公室出身,与其父素有威名,是指挥上党战区的最合适人选。乐毅本人虽不能亲自带兵打仗,但无碍于给孝成王当一个好军师。孝成王认为乐毅的见解十分深透,对廉颇、田单和赵括的安排可谓各得其所。于是命赵括为将,率军解救上党。

 

白起VS赵括,互有胜负

 

事已至此,赵括领命出征上党。赵括到长平后,严明了军纪,对廉颇使用的将领多有裁撤。廉颇好用勇敢军人为将,但多不善谋,不善统御。赵括对赵军进行了一番整顿后,(赵括的毛病出来了,他是临阵所异之帅,本来就军心浮动,他还来个临阵将,这正是统军经验不足的表象)再与王龁交战,王龁不利。昭王听说赵括已到长平,急调武安君白起。

 

赵括见秦军的集结与部署大为变动,知道武安君已到军中。八月,白起见赵括渐收失地,便提出与赵括决战。孝成王命赵括抓住时机,尽快击败白起,再向东解决魏冉。于是,赵括同意决战。白起在西,赵括在东。在白起西面五十里是很深很宽的沁水,在赵括东面十里是河床很宽但水很浅的丹水。两军南为太行、王屋,为秦军所占,北为太行山脉的几处关隘,分归秦赵。

 

这块矩形战场坐落在上党盆地中。赵括命令驻守沁水西岸皮牢(今山西翼城东北)的赵军扫除沁水沿岸的秦军,控制沁水,向东与赵括军夹攻白起军。命令驻守晋阳的赵军南下临汾、安邑一线,保护皮牢军,威慑河西空虚的秦国本土。

 

决战开始了。赵括率军猛击白起军,白起军向西撤退。眼看就要退到沁水东岸了。突然,赵括发现,沁水东岸沿线有秦军的营寨。这是白起命令驻守在沁水东岸光狼(今山西端氏西北)的秦军在一夜之间扎起的营寨。白起军进入背水阵中,拼力死守。

 

赵国的皮牢守军被王龁阻击,没有完成赵括的控制沁水沿岸、东渡夹击白起军的指令。晋阳的守军被秦将司马梗阻击无法南下完成对皮牢军的支援。赵括军虽然屡次冲入秦军背水阵,但在沁水中的秦国战船马上又配合岸上的秦军将进入秦寨的赵军消灭。这些战船是坐镇野王(今河南沁阳)的秦昭王派来的。赵括与白起在沁水东岸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消耗战,两军难分胜负。

 

粮道被截,赵括背水一战

 

赵括无法消灭白起军,也摆脱不了他们。由于秦军列的是背水阵,赵军突破他们没有意义,突破后,面对的是一条又宽又深的沁水,水面上是秦军的战船。赵括想退回长平,但稍一行动,白起军就死死地缠上来,赵括明白了,白起是要全歼他这支赵军。大军作战,粮食是关键。白起军有沁河上的秦舰补充给养,而赵括军却只能吃随身携带的少量粮食。

 

赵括不得已,命一支赵军断后,掩护大军东撤。但就在快到长平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片营寨,一股数量极大的秦军堵住了归路。这是秦昭王从野王发来的援军,目的在于断赵括的退路和粮道。身后的白起军在消灭了执行掩护任务的赵军后,又攻了上来,与阻断赵括的野王军夹击赵括。

 

摆在赵括面前的路只有越过丹水东撤陵川。赵括撤到丹水河边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不深的丹水突然间变得像沁水一样宽,一样深了。没有渡河船只的赵军被突然间变宽的丹河断了最后一条路。原来,丹河里的水是秦昭王从黄河中引来的。丹河中有不少秦军的舰船。丹河东岸有秦王从野王发来的部队,阻击陵川赵军的援救。

 

实际上,陵川的赵军未敢来救。赵括被秦军死死地围住了。长平、晋阳、皮牢的赵军拼命向赵括靠拢,秦昭王派出的野王军、司马梗军、王龁军也拼命地阻击。整个河东战场的形势是冲与堵,只要秦军有一路被突破,秦军就会满盘皆输。秦昭王让穰侯从陶国对邯郸加紧进攻,使赵国不能抽调兵力援救长平。

 

突围被困,赵括被杀

 

赵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粮食。随身携带的少量粮食早已吃光,粮道又被切断。战马也都杀了,可以吃的东西都吃了。最后,赵括不得不下令以军中残、病、弱、老者为食。赵括曾派赵军中英勇果决之士刺白起,白起受伤。在被困了四十六日后,赵括选军中一酷肖自己之人,穿他的铠甲,用他的旗号引一军向晋城(今山西晋城)突袭,而自己引一军向长平突围。

 

秦军射死酷肖赵括者,以为赵括已死。秦军围住赵括军,向赵军喊话,说赵括已死,劝赵军速降。于是,赵括诈降。白起发现,赵军虽降,但仍然不乱,疑是诈降,怕赵军反复。白起想先将赵军解除武装,再尽杀之。便假意接受赵军投降。赵括对手下的将领说,赵军并未战败,斗志未懈,白起不会真心受降。秦军的接受投降必然也是假的,秦军在解除赵军武装后,会再攻赵军。

 

赵国主力被灭,田单稳定民心

 

赵括打算在秦军受降时,利用与秦军接近的机会,先动手。在受降时,赵军突然向秦军发动袭击,两军再战,死伤无数,赵军终因力竭而败。白起选从长平附近捉到的赵国少年向邯郸报假信,以造成邯郸混乱。邯郸听说赵括投降,大震,秦国混在邯郸的间谍乘机渲染赵军大败的气氛,蛊惑人心。与赵奢赵括不善者请赵王夷灭赵括三族。因赵括母在赵括出征前与赵王有约,孝成王没有食言。

 

田单不信(田单本人是心理战的高手,当年他就是这样玩了乐毅一把),拷问报信的赵国少年,方知这些少年乃外围之人,并非亲眼所见赵括投降。报信人都是秦军不杀,依秦军之言给赵国报信的。田单尽杀少年,使间谍详查长平之战的确实情况。不久,间谍回报田单,赵括是诈降,最终战死。赵括全军战死,虽然损失惨重,但消耗的秦军数量更多。

 

于是,田单稳定赵人心,捕杀蛊惑造谣者。孝成王问望诸君长平之战,乐毅说,赵括虽死而赵军未败。赵括的部署可谓得当,只是赵皮牢、晋阳二军未能完成任务,殊为可惜。赵军虽然损失稍大,但秦军的消耗的人力物力也不相上下,秦赵两强对峙的格局没有改变。赵国的最大损失是失去了赵括。

 

长平大战,赵军虽败犹荣

 

秦军虽然暂时能够占领河东,但已兵力虚弱,必然会被赶走。孝成王厚赠赵括家人,夷陵川守将。(战略上,赵括的战法消耗掉了秦国的大部分兵力。这样,在将来的邯郸之战中,秦国也是只好灰溜溜的退兵而去。也就是说,当时的国际形势,赵国贪上党一郡之地,本来就是棋输一着---是平原君赵胜干的好事;单看邯弹会战,赵国又是先输后赢,而这个先输,就是输在长平之战上。

 

但是没有长平之战对秦军的有生力量的消耗,哪里会来得邯郸会战的小胜。又怎么会在最后使得赵国复得上党。)赵军全部战死后,白起使人寻找赵括尸,不得,只找到赵括用剑和铠甲。白起极为伤心,以衣冠厚葬,取赵括剑自用。赵括身材长大,美姿仪,矫健多力,人格特出。

 

战后,白起见秦昭王,论赵括。白起说,我以五十万之众围赵括二十万之军,伤亡过半,才全歼此军,是我用兵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腹中无食,以人充饥而斗志不懈,这是赵括的本领。长平之战,秦军精锐损失过半,优秀将领死伤无数,实际是秦军未胜,赵军未败。唯一的不同是,赵括死了,我还活着。

 

秦昭王说,长平巨战,秦失六十万,赵失七十万,秦可谓小胜。而赵括死,武安君存,可谓大胜。事后,范雎谓秦昭王,长平巨战,大胜的是秦王。秦王笑而不答。三年后,秦昭王五十年(公元前257年),昭王杀白起。秦将郑安平降赵,上党复归赵。以上就是赵括出征上党兵败身死的全过程。

 

从中可以看出:赵括并非只会“纸上谈兵”的纨绔子弟,而是真正将军。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得出一下结论:1、赵国败于国力,而非战阵;2、赵括应当正名;3、白起的确为不世良将。

 

了解更多的历史人物,请继续关注中国历史名人微信号:lhi_cuiis

 

兰亭阁历史网赵括相关历史人物推荐:

 

1、赵国最有权势的三朝元老:平原君赵胜

平原君赵胜,赵武灵王之子,惠文王之弟,著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因长期垄断赵惠文王和赵孝成王两代朝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达到极致,成为赵国的终身相国,独自拥有山东武城封地的全部不动产,富可敌国。

 

2、战国最著名的战略军事家:白起

白起(?—前257),芈姓,白氏,名起,其先祖为秦国公族,故又称公孙起。秦武公之后,武公生子赵白,其后以其名为氏,故曰白起。白起号称“人屠”,战国四将之一(其他三人分别是王翦、廉颇、李牧)战国时期秦国名将。郿(今陕西郿县东北)人,中国历史上自孙武吴起之后最为杰出的军事家、统帅。

 

3、提出远交近攻的秦国丞相范雎

范雎(读fanju),字叔,战国时魏国人,著名政治家、军事谋略家,秦国宰相,因封地在应城,所以又称为“应侯”。范雎早年曾周游列国希图哪里的国君接受自己的主张而有所作为,但没有成功,便回到魏国打算给魏王任职服务,可是家境贫寒又没有办法筹集活动资金,就只能在魏国中大夫须贾门下做事。

 

历史崔公众号>

历史崔的中国历史名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