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名人 > 布衣策士:唯我鲁仲连

布衣策士:唯我鲁仲连

发布时间:2014-04-04 10:01:20 阅读(

 鲁仲连,战国末期齐国人,又叫做鲁仲连子、鲁连子和鲁连。生卒年代不详,根据专家们的推算大约是公元前300一前250年。史记记载“鲁仲连者,齐人也。”,并没有说清鲁仲连具体是哪里人。因此只有根据地名进行推测,王士桢在《池北偶谈》中说:“新城(今桓台县)东北锦秋湖上,有鲁仲连陂,传为鲁仲连所居。”

 

而又在《皇华纪闻》中说;“茌平县有鲁连村。吾邑之北近古狄城,亦有鲁仲连陂,鲁仲连冢。”。为什么会有两个地方有鲁仲连陂呢?我们可以从史记得知鲁仲连最后是归隐于东海。东海,又称少海,即今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境内的锦秋湖。湖南岸有个华沟村,古称鲁连陂,就是当年鲁仲连隐居的地方。由此可以推断,鲁仲连是生于茌平县,卒于归隐之处新城(今桓台县)。

 

鲁仲连

 

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各国战争频繁,纵横于七大战国之间,帮助某个国家实现政治军事目的的策士很多,最著名的有佩戴六国相印的苏秦及以连横破合纵的张仪,但是这些策士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求官,苏秦张仪还有后面的范雎,都达到了人臣的顶峰。整个战国时代,只有一个人,永远以一介布衣存在,拒绝所有国家的高官厚禄,只为弱国排忧解难,他就是布衣策士鲁仲连。关于鲁仲连主要事迹有两则,一个是义不帝秦,劝说魏国放弃尊秦国为天子,一个是说动聊城,以一封书信使齐国轻取聊城。

 

鲁仲连义不帝秦

 

公元前258年,秦国为了达到称帝的目的,扩张疆土,包围了邯郸,魏安厘王派晋鄙救赵,在秦的威胁下,魏军不敢前进,止于汤阴,魏国有心救赵却不敢贸然前进。派辛垣衍潜入邯郸,想通过平原君说服赵孝成王尊秦为帝。以屈辱换和平,解救邯郸之急。

 

平原君在内忧外患,灾难频仍的情况下,乱了方寸,没了主张。这时,鲁仲连出现,在赵胜的引见下,见到了辛垣衍。鲁仲连首先以鲍焦自比,表现出对乱世的忧愤,继而表明秦是虎狼之邦,如若让秦称帝,愿赴东海而死也不受秦人统治的决心。指出联合魏、燕、齐、楚,组成抗秦同盟的策略。

 

当辛垣衍表示惧秦不愿救赵时,鲁仲连举出齐威王“生则朝之,死则叱之”周烈王的例子。揭示了帝和臣的不平等关系以及帝对于臣是苛刻的,反复无常的。言外之意是魏一旦尊秦称帝,就会丧权辱国,任人摆布。当辛垣衍说出面对强秦,魏出於无奈只能象仆人顺从主人一样尊秦时,鲁仲连用归谬法得出“秦王烹醢梁王”的假设结论。

 

义不帝秦

 

以纣王虐待鬼侯、鄂侯、文王的事例为依据加以说明尊秦称帝对魏的危害。又以齐闵王只因为曾有过东帝的称号,就肆意轻视摆布邹、鲁的例子警示辛垣衍,尊秦为帝,必受其辱,其做帝之臣是有不可设想的后患的。鬼侯、鄂侯、文王是纣王的三个忠实的诸侯,鬼侯把女儿献给纣王,纣王嫌丑,就把他剁成肉酱。鄂侯只是替鬼侯争辩了一下就被纣王作了肉干。

 

文王听了鬼侯、鄂侯的遭遇仅仅是叹了一口气,就把他囚禁在牖里几乎将他杀了。可见帝王残暴专横,喜怒无常,一不顺意,就横加杀戮。鲁仲连举例说明如果让秦称帝,即使魏王毕恭毕敬地臣服,也终究难逃灭亡的命运。鲁仲连又说,齐闵王在遑遑不可终日的避难的情况下,仗着曾经有过“东帝”的称号,摆出帝王的威严,么三喝四,横行霸道,鲁人以十太牢接待还不行,竟然要求鲁国国君,避开正室,交出钥匙,撩起衣襟,抱几端案,伺侯进餐。

 

邹国君主去世,齐王吊丧,为了显示帝王面南而尊的威严,竟然让人家背转灵柩,由北移南,让他朝南吊唁。由此警示辛垣衍,如果让秦称帝,秦就会以帝王的身份要求魏王,魏必然会落到低人一等的地步,魏国就会失去尊严,任人摆布,任人宰割。到时候就是“秦为刀俎,魏为鱼肉”了。最后鲁仲连站在魏王及辛垣衍的立场上作了详细的利害分析。

 

如果尊秦称帝,秦的野心会越来越膨胀,凭借帝权的至高无上,肆无忌惮的把他的亲近大臣,子女安排在魏国宫廷中,逐步架空魏王,使魏王成了听命于秦王的傀儡。而辛垣衍作为魏王的心腹大臣必定会被秦王挤掉,那时不会再有现在的尊位和富贵,甚至于有更为不可设想的不幸灾难。辛垣衍听了鲁仲连一番慷慨陈词,终于改变了尊秦称帝的主张,表示再也“不复言秦称帝。”鲁仲连含蓄深刻的说辞,大获成功。魏放弃了尊秦称帝的主张,愿意助赵抗秦。秦听到后深感震惊,后退五十里。接着信陵君魏无忌窃符救赵,解了邯郸之围。

 

一封书信使齐国轻取聊城

 

秦庄襄公元年(公元前249年),齐将田单以火牛阵打败燕国大军后,开始收复失地,但是在攻打聊城,燕国守将乐英借城池坚固之利,拼死抵抗,双方相持一年之久,致使将士死伤甚多,百姓饱受战乱之苦。 鲁仲连见此情形,心中难忍,遂到得两军阵前,先请田单暂停攻城,马上亲笔书信一封系于箭上,由城之东门射入城中。 

 

一封书信说聊城

 

守军拾得此信,火速交于燕将乐英。信中将利害遍陈,大义晓尽,劝燕将认清形势,以百姓生灵为重:“吾闻之,智者不倍时而弃利,勇士不却死而灭名,忠臣不先身而后君。今公行一朝之忿,不顾燕王之无臣,非忠也;杀身亡聊城,而威不信于齐,非勇也;功败名灭,后世无称焉,非智也。三者世主不臣,说士不载,故智者不再计,勇士不怯死。今死生荣辱,贵贱尊卑,此时不再至,愿公详计而无与俗同……”。

 

燕将乐英读罢,“泣三日,犹豫不能自决。欲归燕,已有隙恐诛;欲降齐,所虏于齐甚众,恐已降而后见杀。喟然叹曰:‘与人刃我,宁自刃’。乃自杀。” 燕军失其统帅,军心涣散,聊城很快为齐军攻克,聊城人民避免了一场大灾难。 

 

布衣策士是如何养成的

 

幼时的鲁仲连在稷下学宫曾从师徐劫,专攻“势数”之学。因为他勤学善思,博闻强记,所以颇为老师喜爱。尤其是他思维敏捷,口若悬河,很小即以辩才闻名遐迩,为时人青睐。当时的齐国人都津津乐道于他十二岁驳倒田巴以及三次责难盂尝君的故事。

 

田巴是稷下学宫赫赫有名的辩士,曾“毁五帝,罪三王,訾五伯,离坚白,合同异,一日服千人”,但十二岁的鲁仲连却以“堂上之粪不除,郊草不芸;白刃交前,不救流矢”的例子阐明了“人应该先急后缓”的道理,告诫他“急者不救,则缓者非务”,“夫危不能为安,亡不能为存,则无为贵学士矣”,提醒他国家危机四伏,形势紧急,那种为辩而辩,脱离实际的辩论是毫无意义的,“有似枭鸣”,和夜猫子叫没什么区别。

 

最后田巴在鲁仲连强有力的驳斥下心悦诚服,不但当着徐劫的面夸鲁仲连是“飞兔骠袅”似的绝世英才,而且杜口易业,终身不复谈。(事见《太平御览》卷464)鲁仲连在临淄稷下学宫期间,与盂尝君田文过从甚密。《战国策》和《太平御览》里记载了他与盂尝君言语交锋的三个故事。

 

一是在《齐策三》,鲁仲连规劝孟尝君勿逐舍人。鲁仲连先是举了在一定情况下猿猴不如鱼鳖,骐骥不如狐狸,曹沫不如农夫的例子,然后阐明“故物舍其所长,亡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的道理,告诉孟尝君人各有所长,各有其短,用人的关键在于用其长而不用其短。自己不会用人,反而说人家无才并遗弃人家,这叫“不肖”和“拙”,并且指出了遗弃人才会树敌招祸的危害。最后,孟尝君听从了鲁仲连的劝告,没有驱逐舍人。

 

二是在《齐策四》,鲁仲连讥讽孟尝君非好士。鲁仲连先用“雍门养椒亦,阳得子养”的例子反衬孟尝君养土的虚伪和吝啬,批评孟尝君薄上、贱士的做法,待孟尝君狡辩不是自己薄士,而是士今不如古之机,又用孟尝君厚待所有的马结果终得良马,厚待所有的妃子结果终得美女的事实,类比出“应该厚待所有的士以求贤才”的观点,提醒孟尝君应该普遍提高士的待遇,平等真诚的对待士,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得到象古士那样的贤才。

 

三是在《太平御览卷184》,鲁仲连与孟尝君谈论“势数”之学,鲁仲连深得徐劫势数真传,不但理论上炉火纯青,而且实践上运用自如。他在跟孟尝君讲势数时,没有从理论到理论,而是深入浅出,形象直观的用“关门”这一日常行为做例子,简明扼要的点明“彼所起者非举,势也;彼可举然后举之,所谓‘势数’的本质,很准确通俗地向一个外行人解释了势数。

 

了解更多的历史人物,请继续关注中国历史名人微信号:lishi_cui

 

兰亭阁历史网推荐战国著名策士:影响了整个战国格局的合纵连横策划者张仪和苏秦

 

1、纵横家之鼻祖,著名的王牌间谍:苏秦

苏秦,字季子,战国时代东周洛阳人,为当时著名的纵横家。苏秦的一生,表面上摇摆不定,实际上一直忠于燕国,因为燕国是第一个接受他、愿意任用他的国家。苏秦为了燕国利益考虑的合纵抗秦政策,对燕、赵、韩、魏、齐、楚六国都有好处。他凭借自己的出色才华,挂上六国相印,让秦国军队十五年不敢跨出函谷关。

 

2、中国古代第一谈判专家:张仪

如果说战国末期在诸侯七国中谁领风骚,毫无疑问是做了六国宰相,为合纵大业鞠躬尽瘁的苏秦,另一个是几次出任秦相,又做过魏相和楚相,最终促成秦国连横大业,为秦国一统天下立下汗马功劳的张仪。

 

历史崔公众号>

历史崔的中国历史名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