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名人 > 真实的齐闵王:好大喜功,穷兵黩武

真实的齐闵王:好大喜功,穷兵黩武

发布时间:2014-04-08 17:14:49 阅读(

 公元前301年,齐宣王去世,他的儿子田地继承王位,是为齐闵王。他是齐国历史上饱受争议的君王,他早期北破燕,南败楚,西迫秦,服三晋,灭“五千乘之劲宋”,但他晚期好大喜功,狂妄骄纵,穷兵黩武,专横跋扈,导致内外树敌,亡国丧命。

 

面对祖上留下來的大好江山,齐闵王王雄心勃勃,一面保持齐威王、齐宣王的余风,广开言路,重用贤人,保持了齐国的繁荣与强盛。一面积极筹备兵力,准备开疆扩土,大干一场。齐闵王想凭借祖上积累起来的强大经济实力,实现自己雄霸天下目的。

 

齐闵王

 

齐闵王二年,楚怀王为了尽快结束秦、楚战争,亲自入秦求和,结果却被秦昭王扣留在秦国。楚怀王入秦前,已经对此行凶险有所预感,只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冒险入秦。楚怀王被扣后,楚国一片混乱。

 

屈原建议立楚怀王的幼子子兰为新的楚王,以绝秦国通过控制楚怀王来勒索楚国的念头。子兰,除在楚太子横在齐国做人质外,在楚怀王的诸多儿子中比较贤明。又事屈原的得意门生。忠于楚怀王的昭睢要求积极营救楚怀王。与太子横交厚的上官大夫要求迎立太子横于。楚怀王入秦前没有明确继承人,于是三方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秦国扣留楚怀王引发楚国内乱,逗留在齐国的人质楚太子横毫无疑问成为齐国政治的一個重要筹码。对于如何利用太子横这张牌向楚国求利,齐国君臣有不同的想法。不管楚怀王能否归楚,太子横都是楚国的储君,齐国可以向楚国要求用淮北地来交换太子横。

 

孟尝君的意见是,如果齐国向楚国提出以土地换太子的建议,子兰正好可以以维护楚国利益为名,拒绝齐国以土地换太子的要求,并自立为王。齐国不仅没有得到土地,还空担趁火打劫的恶名。匡章的意见是,即便子兰拒绝齐国的以土地换太子的建议,齐国仍然可以利用太子横向楚国求利。

 

齐国可以向楚国提出一个新的建议,如果楚国割淮北地给齐国,齐国就杀死太子横,替子兰除掉这个楚国王位的法定继承人,为子兰自立为王创造合理合法的理由。如果子兰还不同意,齐国就拥立太子横为王,与子兰相对抗。由于太子横是楚怀王的法定继承人,这对子兰是很不利的。

 

齐闵王参考了双方意见,觉得同子兰谈判,涉及到楚怀王能否归楚、对太子横如何处理等诸多因素,变数太大,在一时之间恐怕很难达成一致意见,不如直接找太子横谈条件。太子横答应齐闵王如果齐国支持自己回国为王,自己一定会满足齐国的任何要求。齐闵王决定让太子横返楚。

 

太子横在齐闵王的支持下被立为新的楚王,秦国想要通过控制楚怀王向楚国求利的想法落空了。秦国冒天下之大不韪借谈判之机强行扣留楚怀王,使秦国遭到了各国的严厉谴责,在外交上陷入孤立。更重要的是,秦国冒如此大的风险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利益,反而让齐国占了便宜。在扣留楚怀王的事情上,秦昭王无疑做了冤大头。

 

齐闵王抓住秦国由于扣留楚怀王在国际上造成的孤立被动局面,组织楚、韩、魏合纵攻秦。秦国被迫向齐国求和,给了齐国很多好处才算了事。秦国请齐相孟尝君入秦为相,以示齐、秦友好。即位刚刚两年的齐闵王就在这场国际间的较量中大获全胜。齐国得到了楚怀王灭越时占领的吴国旧地和大量的战略物资,国力更胜从前。

 

赵武灵王对齐国过于强大很是担忧,便离间齐,秦关系。同时煽动燕国对抗齐国。秦昭王新仇旧恨,在大臣的建议下,罢免了孟尝君,与齐国绝交,并想杀了孟尝君以绝后患。孟尝君逃出秦国后,对秦昭王极为怨恨,回国后便唆使齐闵王王组织齐、韩、魏、楚合纵攻秦。

 

魏冉是当时的名将,和宣太后一起占据秦国朝廷中主要的势力,他认为秦国依仗险要的地勢,齐、韩、魏联军声势虽大,但也未必能轻易击败秦国,便决定要和齐、韩、魏联军开战。秦军在魏冉的出色指挥下成功守住齐、韩、魏联军的攻勢。

 

随着战局的发展,齐,韩、魏联军強大国力优勢逐渐显现出來,战争对秦国越來越不利。秦昭王一面命令魏冉顽强死守函谷关,一面亲自与燕国联系,希望燕昭王能够出兵攻齐,以减轻秦国的压力。

 

齐宣王在位期间,借燕国的子之之乱插手燕国内政,建立燕太子平亲齐傀儡政府。燕公子职与其母易王后在赵武灵王的支持下,与太子平争立,齐军与赵军在燕国开战。后来秦惠王出兵帮助公子职和易王后夺取燕国政权,秦将樗里疾大败齐军。

 

從此燕国重新建立自己的政权。燕昭王在子之之乱后,励精图治,经过十多年的积聚力量,燕国的国力已不容輕視。燕昭王對於齐国曾经灭掉燕国一直耿耿于怀,对这样的机会又怎会错过。燕昭王以为齐国的主力都调到函谷关攻秦国去了,国内一定比较空虚,燕国正可以趁机攻齐,收复燕国在子之之乱中被齐国掠走的土地。

 

燕昭王書信邀請赵武灵王,有心削弱齊過的赵武灵王和燕国本来就交情深厚,赵武灵王感觉齐国的力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既然燕国想要攻齐,正好可以分一杯羹,此时赵武灵王正值攻灭中山的关键时刻,不愿多分兵,只派了一支步兵部队协助燕国。燕、赵联军十分庞大,燕国几乎是空国而出,势在必得。

 

趙國隻出動了一支步兵部隊,趙國的主力都放在了自己的戰爭中了。中山国长久以来作为齐国的帮手,与齐国一起夹击赵国,令赵国很头疼。此次,燕国攻齐,赵武灵王正好可以抓紧时间攻灭中山国,彻底解决这个多年来的心腹大患。

 

齐闵王见燕、赵來攻,分兵給匡章,要他回国,对付燕、赵联军。

 

燕、赵联军攻入齐国后,长驱直入,很快就占领齐国的大片领土。匡章考虑到齐国北部与燕国临近的地区多为平原地带,燕国的骑兵比齐国的骑兵强,这种平原野战对疲惫的齐军来说不是很有利。燕、赵联军的势头正旺,硬拼不是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歼灭燕、赵联军中声名最盛的一路,从士气上打击燕、赵联军,达到退敌的目的。

 

匡章发现燕、赵联军十分庞大,但却没有优秀的统帅来统一有力地指挥控制,各部之间缺乏协同配合。于是决定歼灭燕军中最负盛名的骑兵,给燕、赵联军当头一棒。对于这个大胆想法,齐闵王全力支持,让匡章全面指挥对燕、赵联军的阻击,可以便宜行事,无须事先请示齐闵王。

 

匡章坚持诱敌深入,燕军的骑兵逐渐脱离了大部队,突在联军前面,向齐国的都城临淄进发。当燕国的骑兵部队进入到临淄北方的丘陵地带时,匡章果断出击,一举歼灭了这支精锐的骑兵。燕、赵联军的大部队听说最精锐的燕国骑兵已被齐军全歼,士气遭到沉重打击,只能退兵了事。

 

就在这个时候,暴鸢和公孙喜帶領,韩、魏两军攻破了函谷关,秦国割地求和。暴鸢和公孙喜在撤军回来的路上,和匡章一起把撤退中的燕军狠狠地劫杀了一番。

 

齐闵王六年,赵武灵王在政变中失败,赵武灵王被困死在沙丘宫。听说赵国内乱后,秦国改变亲赵策略,免掉了楼缓的相位,任命魏冉为相。齐闵王此时正忙于对内削减夺孟尝君的权力。

 

孟尝君田文和他的父亲靖郭君田婴两代齐相,积累了雄厚的政治资本和经济基础。孟尝君养士三千,收留任侠亡命六万家,朝中大臣多有归附,在齐国甚至到了可以翻云覆雨的地步。齐闵王即位初期,对孟尝君优礼有加。齐闵王亲政七年,政治实力越来越强,便开始削夺孟尝君的权力。对于这样一个危险的权臣,一心要做一番事业的齐闵王是无论如何不会允许其存在的。齐闵王羽翼丰满后,就开始逐渐打击孟尝君的势力。

 

对于齐闵王的步步紧逼,长期独揽齐国的大权的孟尝君日益不满,萌生反意。齐闵王七年(公元前294年),孟尝君不甘心如此轻易地被齐闵王击败,退出苦心经营多年的齐国政坛,谋划叛乱,准备杀死齐闵王。孟尝君唆使对齐闵王不满的齐国贵族田甲暴力劫王,结果被早有准备的齐闵王一通围剿,孟尝君政变失败。田甲被处死,夷灭三族。孟尝君逃回薛,旋即入魏为相。

 

孟尝君叛乱失败逃出齐国后,秦相魏冉联系齐闵王,实行远交近攻战略,齐、秦联合,东西夹击赵、韩、魏、宋,掠取中原土地。此时宋国不断进攻齐国、魏国、楚国,宋国是秦国的重要盟友,齐闵王希望与秦国结盟,暂缓宋国对齐国的攻势,把秦.宋两国的进攻重点集中在赵、韩、魏身上。以便齐国可以有时间整顿孟尝君叛乱后的国内*。

 

齐、秦结盟后,秦国就开始向韩、魏猛攻,宋国配合秦国向西发展进攻魏国。韩、魏在秦、宋的打击下,被掠走了不少土地。而齐闵王正是利用这段时间肃清了孟尝君在齐国不安分的余党,整顿了稷下学宫,稳定了国内局势。

 

在剿除了孟尝君集团后,齐闵王终于能够独揽齐国大权,趁部队修养的时间,齐闵王着手整顿了齐国的稷下学宫。

 

齐宣王时期,稷下学宫的开支就已是十分庞大。稷下学宫的学士们一般只是空谈,议论政治时事,不参与生产和国家管理。齐国的百姓们见稷下学士不用费什么力气就可以享受如此优越的物质生活,都很羡慕,纷纷学习他们的样子,研习空谈游说之术,进入稷下学宫,致使稷下学士人数庞大。学士们优厚的待遇消耗掉齐国财政的大量收入,影响到齐国的军事、农田水利等很多方面的正常开支。

 

鉴于稷下学宫造成的诸多不利影响,齐闵王决心整顿稷下学宫,加强对稷下学宫的管理。齐闵王亲自出任主考官,要求每个稷下学士都要经过他的面试,由他来决定是否继续留用。一大批不合格的稷下学士被齐闵王淘汰,其中一些无真才实学、混白食的人还受到了齐闵王的惩罚。经过齐闵王的亲自面试,稷下学士人数大减,能够留下来的都是些真正的学者。稷下学宫原先的庞大开支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這就使滥竽充数得故事原形。

 

秦昭王任用魏冉和白起,对韩、魏的战争中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获得了大量的国土面积。韩、魏两国抗不住受秦国的进攻,在外交上积极寻求突破,以扭转被动挨打的不利局面。尤其是魏国,在秦国和宋国的夹击下,节节败退。

 

魏昭王派周聚联齐以抗秦、宋,被齐闵王拒绝。当时除了齐国、宋国和秦国的实力较强外,还有一个军事强国——赵国。赵国刚刚完成君王更替,新王赵惠文王深得民心,国内一片祥和。当初,赵武灵王把王位禅让给了自己的儿子,把行政方面的大权交出,以便自己从烦琐的日常行政事务中抽身,全心专注于军事建设和对外战争。

 

毕竟国无二君,他们在放弃了王位后,实际地位是臣,这种反差让赵武灵王很不甘心,无法接受自己由君转臣的现实,为了重新获得赵国的话语权,他支持了公子章的叛乱,结果被赵惠文王击败,公子章被杀,自己也被困死沙丘宫。

 

为了能够得到赵国的支持,魏昭王亲自入赵,把邯郸附近的魏地葛孽、阴成送给赵惠文王作为养邑。李兑由于有拥立赵惠文王之功,在赵国主持朝政。魏昭王又把魏国河内的河阳、姑密两地送给了赵国奉阳君李兑,给李兑的儿子做了封地。由于秦、齐结盟后,赵国也处于秦、齐东西夹攻的形势之中,赵惠文王对这种局面也很忧虑,於是同意出兵。韩国也加入到了魏赵联盟。

 

赵、魏、韩结盟后。魏相孟尝君主张攻齐。李兑和周聚则认为孟尝君私心自用,齐国虽然是秦国和宋国的盟友,但却并没有真正出兵。这说明齐国并不是要与秦、宋真心联盟,只是借秦、宋攻击韩、魏之机整理内政。攻击齐国,无异于给自己找了一个本来可以避免的强敌。由于宋国不断的进攻魏国的心脏地区大梁,赵、魏、韩联军决定先打击宋国。

 

宋国此时发生了严重的内乱。宋王偃的儿子很有作为,并且得到了宋国臣民的普遍拥护,宋国的臣民都反对宋王偃常年战争。宋王偃与儿子的斗争是十分激烈的,虽然勉强夺回了王位,但宋国的实力却因为这场规模巨大的内战而消耗很大。赵、魏、韩打算借宋国内乱之机打击宋国,但政治经验丰富的宋王偃,在宋国丢掉了一些土地,果断地断绝了与秦国的关系,同赵、魏、韩讲和。

 

赵、魏、韩在解除了秦国的后援宋国后,就开始筹划对秦国的进攻了。

 

秦国西面的义渠虽然已经臣服,但在赵国的挑动下揭竿而起,对秦国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由于秦国失去了宋国在韩魏背后的有力牵制,形势对秦国很不利。魏冉提出联齐策略,造成秦、齐夹攻赵、魏、韩的有利形势,打破三晋对秦国的围攻。

 

在名义上,齐国和秦国仍然是盟国,只是齐国从来没有履行过盟国的义务。齐闵王曾屡次让秦国吃过大亏,但迫于三晋的压力,不得已才奉行联齐政策、东西夹攻的策略此时,赵、魏、韩也向齐国求盟,想联合齐国攻击秦国。对于齐国与三晋结盟攻秦还是与秦结盟攻三晋,齐国的大臣们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匡章和一帮齐国将领主张联合三晋攻秦,苏秦主张联合秦国攻击三晋。苏秦是齐闵王的宠臣,官居相邦。两边各有一批大臣拥护,争议很激烈。匡章他们认为拒有关中、汉中、巴蜀三大粮仓的秦国具有极大的战争潜力,是齐国最有威胁的敌人。

 

三晋联齐攻秦正是齐国打击秦国的大好机会。三晋联齐攻秦,三晋与秦国土地相连,势必要成为攻秦战争的前沿阵地,三晋的士兵也必然是攻秦战争的先锋队。齐国正可以坐观三晋攻秦,在秦国受到削弱后,再出兵给秦国以致命一击,打垮秦国。

 

打垮秦国后,中原国家中就只有赵国可以同齐国相对抗了。联合三晋攻击秦国,战场在三晋国土,齐国可以俟机而动,主动权很大。联合秦国攻击三晋,齐国难免要在本土与临近的赵国和魏国开战,齐国面临两面作战的问题。

 

苏秦则认为与齐国相连的赵国的实力很强大,赵国才是齐国的近忧,应该先联合秦国打垮赵国,然后再考虑攻秦。。匡章认为联秦与攻秦哪一个对齐国更有利实际上是很容易看出来的。甚至认为一再挑唆齐国进攻赵国的苏秦是燕国的间谍。苏秦也反唇相讥,说匡章利用自己在军中的崇高威望图谋不轨,对齐闵王多有不敬,迟早会发动叛乱。争论带有很浓的派系斗争味道。双方的争斗在争论中不断升级。

 

实际上,齐闵王有自己的想法,既不联秦也不联三晋,而是借秦与三晋争斗之机,全力灭掉宋国。宋国在齐闵王当年联合三晋攻打宋国的时候,借机占领了齐国的侵夺了齐国济水与泗水之间的大片土地。这时候的宋国露出疲态。正是消灭宋国的最好时机。于是齐闵王接受了魏冉的联盟建议,齐、秦联盟。

 

为了让齐国更深卷入多国战争的浑水,秦昭王诱惑齐闵王立为东帝。自己在宜阳自号西帝。

 

秦国在与齐国联盟后,赵、魏、韩将面临齐、秦两大强国的东西夹击,压力很大。韩、魏,在秦昭王的利诱下立即调转枪头,和秦、齐、一起攻击赵国,形势对赵国看起来十分不利。

 

对于赵国的紧张局势,赵惠文王表现得很冷静。赵惠文王认为秦、齐、韩、魏虽然形成了围攻赵国的形势,但却是各怀心腹事,对赵国难以形成一个有力的包围圈。秦国是四国中最想攻击赵国的国家,是赵国最主要的敌人。齐国的心思在宋国,不会抽调主力部队参与对赵国的战争。除非赵国与秦、韩、魏三国打得两败俱伤,齐国才会大举发兵,把双方一起收拾了。韩、魏的实力较弱,两国都是随形势的变化而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策略。所以,只要解决掉秦国,针对赵国的四国联盟就会被瓦解掉。

 

为了打破四国包围圈,赵惠文王联系宋王偃,组成赵宋联盟。宋王偃刚刚和秦国绝交,宋王偃很清楚齐闵王的真实意图不是攻赵而是攻宋。为了对付齐国,宋王偃同意与赵惠文王结盟,但要求赵国,只要宋国受到齐国攻击,赵国就必须得出兵援救宋国攻击齐国,赵惠文王答应了宋王偃的这个要求。于是,秦、齐、韩、魏与赵、宋形成了两个军事集团,赵国单独面对四国包围的不利局面得以扭转。两大集团的战争一触即发。

 

魏国在秦国的催促下,率先对宋国采取军事行动,赵国出兵攻魏援宋。秦国见赵国出兵攻魏援宋,便也出兵攻赵。对于四国间的混战,韩国和齐国都没有按照约定出兵参战,赵、宋和秦、魏各有胜负。赵国由于有宋国的帮助,齐国和韩国也未依约出兵,秦国感觉到与赵国的战争将会非常艰苦,便停止了进攻。秦、齐、韩、魏与赵、宋之间的战争就这样匆匆地结束了。

 

苏秦虽然在齐国做官,但他的心却向着燕昭王,本来希望这场大战可以削弱赵国和齐国的力量,但不曾想战争这么快就结束了。苏秦劝齐闵王放弃帝号,断绝与秦国的关系,联合赵国攻击秦国。齐闵王对秦国和赵国在战争一开始就结束的情况很不甘心,正有挑动两国再战的意思,苏秦之言正和齐闵王之意。于是,齐闵王放弃了东帝的称号,驱逐了秦国在齐国为相的吕礼,和秦国绝交。

 

齐闵王派人出使赵国,联合赵惠文王攻秦,赵惠文王一拍即合。在苏秦的成功游说下,楚国、燕国、韩国、魏国也加入到了攻秦的联盟中。齐、赵、楚、魏、韩、燕联军在李兑、苏秦的统一调配下,开始向秦国边境集结,秦国的形势变得骤然紧张。

 

齐闵王十四年,齐、赵、楚、魏、韩、燕六国联军进攻秦国。六国联军沿黄河两岸向西推进。联军在黄河南岸的著名关隘荥阳、成皋与秦军发生激烈的战斗。结果,秦军战败。秦昭王果断地向联军求和,归还部分河内地和黄河南岸、函谷关以东的地区给赵国和魏国。赵惠文王同意了秦国的求和,六国联军散去。

 

秦军被联军打败,秦国割地求和后,齐闵王决定大举攻宋,联合刚结合的联盟,准备一举那下还没有在动乱忠恢复过来的宋国,宋国一面顽强抵抗,一面向赵国求援。

 

赵惠文王在击败秦国后,怕齐国打败宋国后更加强大,有打击齐国的念头,便命令赵梁率军攻击齐国,缓解齐国对宋国的军事压力。齐闵王一面抓紧时间攻宋,一面调兵遣将迎战赵梁率领的赵军。本来还是攻秦联盟战友的齐国和赵国转眼间就展开了激战。齐闵王联合韩国、魏国和楚国一起攻宋。宋国向秦国求救,希望秦国牵制韩国、魏国和楚国。

 

秦国虽然在荥阳战败,被迫割地求和,但并未伤筋动骨,割地求和也只是出于不吃眼前亏、避免遭受更大打击。见有利可图,秦国便又加入到赵、宋联盟,与齐、魏、韩、楚为敌。秦国大举攻击魏国的河内地区,夺取了魏国的新垣和曲阳。

 

齐闵王十五年(公元前286年),赵惠文王见赵梁攻齐不利,增派韩徐为攻齐。秦国也命令司马错猛攻魏国的河内地区,魏国不堪秦国的猛攻,献安邑求和。秦国又击败韩军于夏山。面对秦国的猛烈攻势和不断胜利,楚国也向秦国停战求和。

 

由于秦国牵制并制服了魏国、韩国和楚国,宋国的压力大大减轻,在赵国的帮助下,对齐国展开了有力的反攻,齐军几度面临战败的危险。齐闵王于是尽发齐国高唐、平陆、即墨、莒、临淄五都的技击,同时征发大量的齐国百姓参战,举国之力,终于灭掉了强劲的宋国,宋王偃在逃到魏国后,死在了温。

 

宋国本来是个很大的国家,但在齐、韩、赵、魏、楚的不断侵蚀下,版图不断缩小。宋王偃继任后十分重视国家的军事建设,宋国在宋王偃的带领下,凭借宋国雄厚的经济实力,一跃成为当时中原的强国,夺取了齐国、楚国和魏国的大片土地。宋国在宋王偃时期重现了当年宋襄公时期的强盛国势。如果不是宋国政变,国力大损的话,齐国是很难灭掉宋国的。何况还有赵国的帮助。

 

魏国和楚国在齐国灭宋的战争中都曾派兵参战,两国希望齐国能够归还宋国占领的两国土地,并从宋国得到自己应得利益。宋国是当时与卫国齐名的商业王国,宋国的陶更是当时的第一大商业都市。宋国的土地十分肥沃,有黄河和淮河两大水系的浇灌。历来都是诸侯各国向往的粮仓钱库。

 

齐闵王认为魏国与楚国在灭宋战争中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轻易就被秦国打败了,退出了战争,齐国几乎是独力灭亡宋国的。因而,齐闵王不同意退还魏国和楚国被宋国攻占的土地。齐闵王的独食引起了魏国和楚国的不满。魏国和楚国认为,虽然两国没有抵挡住秦国的猛烈进攻,但也拖住了秦军东进援宋,为齐国灭宋分担了军事压力,如果秦军进入到宋国,与赵国联合,齐国不要说灭宋,恐怕自身也要难保。楚,魏两国对齐闵王萌生了恨意,都有攻齐之意。

 

齐国灭亡宋国后,很自然地也就占有了原来宋国攻占的魏国、楚国的大片土地。齐国面临一片更宽广的前景,而齐闵王正雄心勃勃,将眼光放在更长远的未来。这引起了赵、燕、楚、韩、魏、秦的恐慌。他们都怕齐国在收服了宋国的民心后,益发不可收拾。

 

齐闵王十六年,秦国开始暗地联络各国攻齐。秦昭王与楚顷襄王在宛相会,与赵惠文王在中阳相会。楚、赵两国对于秦国的攻齐建议都很赞同。秦国在联合了楚赵两国后,就对齐国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韩、魏两国出于对齐闵王的怨恨,也主动加入攻齐联盟的。

 

对于曾经数次打败的燕国,齐闵王听从了苏秦的话,把燕国作为自己的属国。每次齐国有军事行动,燕国都会派兵助阵。齐闵王在攻打宋国的时候杀死了燕军的将领张魁,将这支英勇善战的燕军据为己有,燕昭王不仅没有表示不满,而且还向齐闵王道歉,说自己任人不谨。燕昭王的卑躬屈膝伪装很成功,加上已经被燕昭王收买的苏秦的不断吹风,齐闵王被麻痹了,完全没有意识到燕昭王的险恶用心。燕昭王在得到秦,赵,魏,韩联合的消息,也到赵国与赵惠文王相会,共商伐齐大计。

 

匡章看穿了燕昭王的野心,认为燕国是不可靠的,为此力谏齐闵王,并对苏秦给予了严厉的批骂。齐闵王对苏秦和燕国都很信任,对羽翼丰满、统兵在外的忠臣反倒是有些不放心。在苏秦的挑拨下,齐闵王越来越觉得匡章有对自己取而代之的意思。

 

苏秦又借机挑唆齐闵王采取措施,除掉匡章,制止这场随时可能发生的军事叛乱。由于受到苏秦的蛊惑,匡章在被解除兵权后,被齐闵王当场处死。匡章在齐国深得民心,齐国上下对匡章的死都很悲痛,到处弥漫着怨恨齐闵王的情绪,苏秦更是遭到齐国军民的刺杀。苏秦死后,大量的间谍文件被查了出来,齐闵王才知道杀错了人,恼羞成怒的他下令把苏秦五马分尸。

 

齐军失去了一位十分杰出的统帅,列国则拍手称快,为齐闵王自毁长城而感到庆幸。齐军在长时间的战斗中消耗严重,又丧失了以为杰出的将领,军心不稳。而齐闵王却还没有看到事态的严重性。太史公说齐闵王灭宋后益骄,完全估计不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招来多国联军的攻击。

 

公元前284年,燕、赵、秦、韩、魏五国联军在乐毅的率领下进攻齐国,乐毅独率燕军渡过黄河、济水,避开了齐国的防御工事。进逼齐国的都城临淄。齐闵王此时才如梦初醒,忙命伐宋的功臣触子为将,急急凑合一支部队抵抗联军。触子见联军人多势众,知道不能正面抗敌,想利用济水天险和联军对峙,等待联军出现破绽再予以打击。

 

但是急于求胜的齐闵王却用恶言逼迫触子出战,触子不得不与联军交锋,临阵时,又心生犹豫企图退兵,结果被五国联军趁势大败,触子从此不知其所。齐闵王又命达子率齐军余部迎战,但由于齐闵王赏罚不明,士气低落的齐军再次被痛击。

 

齐军在临淄城外的秦周组织抵抗,再次被乐毅击败,乐毅率领燕军攻入临淄。齐闵王先后逃到卫国、邹国和鲁国,但这些小国都不愿也不敢收留齐闵王,齐闵王被迫返回国内,据守莒。

 

齐国的五都建制颇有历史。在管仲的统筹设计下,把齐国分为五大军区,每个军区既是行政大区,也是军事大区。每个大区设有一名都大夫,主管辖区内的军政事务。五个大区各设有一个都城,是大区的军政中心,都大夫就在此办公,首都临淄同时也是全国的军政中心。乐毅为了扩大战果,全面控制齐国,分略齐国的五都中的其他四都,即墨、莒、高唐和平陆。乐毅坐镇临淄城,统一指挥调度燕军对齐地的占领,不到半年,燕军就攻下了齐国70多座城池。齐国五大军区有三大军区彻底沦陷,莒和即墨两大军区也只剩下都城未破。

 

楚国又以助齐之名占领了淮北等大片土地,楚将淖齿至莒,走投无路的齐闵王拜淖齿为相邦。淖齿劝说齐闵王投降,同时秘密派人联系燕昭王,以交出齐闵王为代价,向燕昭王提出楚燕平分齐国,遭到燕昭王的拒绝。齐闵王在发现让淖齿入莒是引狼入室后,便率军驱逐淖齿,结果被淖齿杀死。又是一代君主在帝国极盛之时即位,却惨遭灭国杀身的命运。

 

了解更多的历史人物,请继续关注中国历史名人微信号:lishi+cui

 

兰亭阁历史网齐闵王相关历史人物推荐:

 

1、远古商朝的灭国志军:商纣王

 

2、齐国名将,以火牛阵救国的田单

历史崔公众号>

历史崔的中国历史名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