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名人 > 荆轲与秦王:迫不得已的刺杀

荆轲与秦王:迫不得已的刺杀

发布时间:2014-04-14 20:39:33 阅读(

 荆轲(?~公元前227年),战国末期卫国人,喜好读书击剑,为人慷慨侠义。后游历到燕国,被称为“荆卿”(或荆叔),随之由燕国智勇深沉的“节侠”田光推荐给太子丹,拜为上卿。秦国灭赵后,兵锋直指燕国南界,太子丹震惧,与田光密谋,决定派荆轲入秦行刺秦王。

 

荆轲献计太子丹,拟以秦国叛将樊于期之头及燕督亢(今河北涿县、易县、固安一带,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地图进献秦王,相机行刺。太子丹不忍杀樊于期,荆轲只好私见樊于期,告以实情,樊于期为成全荆轲而自刎。

 

荆轲

 

刺杀秦王需要以下条件:

 

第一、可以让秦王感动的礼物。

 

这个礼物必须足够大,以至感动得秦王愿意亲自召见。献些美女、珍宝之类的,恐怕咸阳宫的接待处就可以笑纳了,赏一点钱让你走人,哪能轮着秦王来接见?送什么礼物可能是荆轲最伤脑筋的事。他提出了两件礼物:樊於期的头和燕督亢之地图。荆轲很有把握地跟太子丹说,如果有了这两样东西,秦王一定高兴亲自接见我。荆轲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呢?

 

樊於期是秦王的大仇敌,秦王悬赏“金千斤,邑万家”来要樊於期的头,可见他们之间仇恨之深,也说明秦王想得到樊於期的头之心切。现在有人白白把樊於期的头送上门来,秦王岂不大喜过望?

 

而且这件事是秦王诏布天下的,如果连个欢迎仪式都没有,将大大失信于天下。所以现在有人来献樊於期的头,秦王已经省掉了巨额的悬赏费用,礼仪上起码要过得去。这是荆轲断定秦王一定来见自己的理由。

 

此外,献樊於期的头还意味着秦王的另一冤家对头?太子丹服输了。当初太子丹执意收留樊於期,誓死不肯把他送到匈奴,就是要跟秦王作对,伺机报复秦王。樊於期的头对秦王来说,具有双重价值。所以荆轲把樊於期的头作为见秦王的第一个礼物。

 

顺便说一下,太子丹不仅想不到刺秦的事,也不知道谁是合适的人选,而且还不清楚如何接近秦王。当秦国攻占了赵国,兵临燕国南界之时,太子丹急头怪脑找到荆轲,问“你怎么还不赶快走呢?秦国马上就打过易水来了,即使我想再继续服侍您老人家,也没办法了!(秦兵旦暮渡易水,则虽欲长侍足下,岂可得哉!)”这事在太子丹看来,荆轲应该就是张艺谋《英雄》中的梁朝伟和张曼玉,具有巫术般的武艺,可以飞檐走壁,飘然来到咸阳宫,在秦国的御林军中杀出一条血路,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秦王带走。由此可见,太子丹没有头脑到何等地步!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荆轲提出要樊於期的头时,太子丹还发妇人之仁,不忍心这样做。此时的太子丹还没有认识到,樊於期的头是接近秦王的首要条件。荆轲无奈,只得自作主张,说服樊於期献出了自己的头。

 

燕国督亢之地图应该是一个辅助性的礼物,虽然是一张空白支票,但可以满足秦王好大喜功的心态。因为得了燕国,就意味着秦王统一六国的梦基本实现了,虽然不能马上驾幸,先过把眼瘾也好,满足一下画饼充饥的心理。荆轲考虑送这件礼物,另一个原因恐怕是为了藏匕首。

 

第二、时机的选择。

 

这也是成败的关键。荆轲接受了太子的委命之后,要说太子丹也是够慷慨的,按照自己的生活逻辑和价值观念,让荆轲好好地享受了一把。给荆轲住好的宫殿,每日吃猪、羊、牛肉,美女、珍宝任荆轲享用,还天天亲自造访。可是很长时间荆轲没有西去刺秦的意思。

 

当时,秦国已经攻占了赵国,军队到了燕国的边界,这下太子丹沉不住气了,跑来催荆轲,荆轲不慌不忙说出了一句话:“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微太子言,臣愿谒之)。”荆轲看准了,时机已经成熟,因为秦王已经打下了赵国,燕国成为他的最爱,他凶残而贪婪的眼光完全集中在燕国身上,再拿下燕国,统一六国的梦就基本上实现了。

 

荆轲清楚地知道,此时的秦王正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所以容易判断失误;秦国刚与赵国打了恶仗,自己也损失惨重,部队需要休整补给,此时燕国说要来投降,秦王最容易接受;秦军已经陈兵燕国边界,燕国因害怕而投降,也最为可信。因此荆轲马上行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如果在秦国攻占赵国之前,燕国说要来投降,效果就会差得很远。首先,秦国无暇顾及,因为中间隔了一个赵国,即使你降了,派人管理起来还不方便呢,而且对于投降的燕国不能牢牢控制,很容易生变。其次,也容易引起秦王的疑心,你那里不是还有一个整日信誓旦旦要报仇的太子丹嘛,怎么还没有威胁到你就服软了?其中可能有什么猫腻。最后,时间也不能离太子丹逃回燕国太近,必须过一段时间,让秦王把这件事情淡忘了才行。

 

太子丹按照自己公子哥儿的生活逻辑,认为荆轲不马上行动,是在贪图他的美女、美食、美物。由此可见,太子丹甚至不知道这件事需要时机。后世也有人这样评价荆轲,这都是饭桶之见!

 

第三、武器的准备和副手的选择。

 

在整个准备过程中,太子丹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情是武器的准备。他用重金买到赵国徐夫人的匕首,淬以剧毒,割破一点皮肤,人就会马上死掉。因为在咸阳宫戒备森严,不允许像秦王那样,砍了七剑还把人砍不死。

 

但是,太子丹犯的最致命的错误就是副手的选择。太子给荆轲选了秦舞阳,原因是秦舞阳十三岁就敢杀人,吓得人们都不敢正眼看他。在太子看来,只要一个下得了手敢杀人的副手就够了,殊不知这次杀人的地点是咸阳宫,刺杀的对象是秦王,而不是燕市上的一介屠夫,所以心理素质更重要。

 

荆轲的朋友

 

太子丹还有一个糊涂的逻辑,小时候就敢杀人,长大了就更勇敢,其实往往相反,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小时候不谙世事,不晓事情的利害,敢做一些违法的事情,然而长大了以后人的胆子往往会变小。鞠武和田光都非常清楚,心理素质第一重要。可见太子丹是多么地简单幼稚!秦舞阳来到咸阳宫的大台阶前,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脸色大变,腿吓软了,不仅先废了自己,还差点败露了整个事情。太子丹选秦舞阳为副手,导致千古遗恨,后人叹道:

 

丱岁徒闻有壮名,及令为副误荆卿。

 

是时环柱能相副,谁谓燕囚事不成。(周昙《秦舞阳》)

 

在副手的选择上,荆轲与太子丹发生了最严重的争执。荆轲不接受太子丹的安排,自己选择了一个副手,这个人住得远,已经把他的行装准备好了,等待着跟他一起走。卫国被秦国灭亡以后,荆轲在诸侯各国流浪了七、八年,他主要做的两件事是与人论剑、下棋,一方面是为了磨砺自己的武功和智慧,另一方面也是在物色将来可以一起谋大事的人。荆轲所选定的副手一定是个称职的,可惜他没有走到历史的前台,否则中国的历史就有可能重新改写。

 

太子丹等得心急火燎,多次催荆轲上路,荆轲都说在等一个人。这样反复了多次,以至太子丹最后怀疑荆轲反悔了,就给荆轲下了最后的通牒,“你再不走,我就派秦舞阳先去了。”荆轲清楚秦舞阳的斤两,如果这样则整个事情败露,万般无奈之时,荆轲大骂了太子丹一通,没有等到自己的副手,赌气与秦舞阳上路了。这是整个事件中唯一一步没有按照荆轲的计划执行的,是导致最后没能生劫秦王的直接原因。

 

第四、情报工作。

 

荆轲他们应该事先搞清楚,秦王此时最想得到什么,最想听什么话,路线怎么走,秦国的布防如何,特别是咸阳宫的戒备情况。有两点可以说明荆轲的情报工作做得不错。

 

一是荆轲与樊於期的关系。司马迁只记载,荆轲见到了樊於期,说了一通话,樊於期就把自己的头给了荆轲。如果认为樊於期只是听了荆轲的一番话就这样做,那么也太把问题想得简单。难道樊於期想不到荆轲可能是来骗他的头去秦王那里领赏的吗?

 

他能把自己的刻骨家仇、私仇托付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吗?一个合理的解释是,荆轲与樊於期之间有着长期的交往,两个人之间已建立了牢固的信任,所以当荆轲把话一点明,樊於期二话没说就献出自己宝贵的头。樊於期是秦王的大将,对秦国的政治、军事有不少第一手的材料,是个活情报。荆轲上路之前一定会把功课做足、做够的。

 

二是来到秦国后直接找了秦王最宠幸的大臣蒙嘉。他们事先必须要打听清楚,秦王最信谁的话,这个人的品行如何,怎么样才可以打通这个关节。否则,稀里糊涂到了秦国,连个给秦王通话的人找不到,只能在咸阳的大街上逛游,那怎么能够成事?

 

第五、后续的安排。

 

没有前瞻算不上一个有远见的人,没有对事情结果的预测也不能叫做一个成功的计划。荆轲西去刺杀秦王,并不是一锤子买卖,他对此事的风险和可能出现的结果有充分的估计。他清楚地知道,积六世之基业的秦国,并不是一下子可以击垮的,还需要二击、三击……。所以荆轲安排了他的挚友高渐离进行第二击,然后以他们的生命唤醒六国人民进行三击、四击……。暴戾而强大的秦帝国也就是这样最后被击垮的。

 

了解更多的历史人物,请继续关注中国历史名人微信号:lishi_cui

 

兰亭阁历史网推荐荆轲相关历史人物:

 

1、荆轲刺秦王的幕后策划者:燕太子丹

在以纷争杀伐为底色的战国时代,燕太子丹是一个脆弱的王孙,同时也是一个悲悯的形象。波谲云诡的乱世,尔虞我诈的时局,令各诸侯国之间存在着微妙而暧昧的关系,为了让对方有所顾及,投鼠忌器,达成契约的双方常常以对方的王室宗亲作为人质,但即便如此,像丹这样始终生活在“人质”阴影下的太子还是一个特例。

历史崔公众号>

历史崔的中国历史名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