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作品 > 南史 > 卷七 梁本纪中第七

卷七 梁本纪中第七

书名:《南史》 来源:历史崔 发布时间: 03-15
    普通元年春正月乙亥朔,大赦,改元。丙子,日有蚀之。己卯,以司徒临川王宏为太尉、扬州刺史,以金紫光禄大夫王份为尚书左仆射。庚子,扶南、高丽等国并遣使朝贡。

  二月癸丑,以高丽王嗣子安为宁东将军、高丽王。

  三月,滑国遣使朝贡。

  夏四月,河南国遣使朝贡。

  秋七月己卯,江、淮、海并溢。

  九月乙亥,有星晨见东方,光烂如火。

  是岁,魏正光元年。

  二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诏置孤独园以恤孤幼。戊子,大赦。

  二月辛丑,祀明堂。

  三月庚寅,大雪,平地三尺。

  夏四月乙卯,改作南北郊。丙辰,诏曰:"平秩东作,义不在南,前代因袭,有乖礼制。可于震方,具兹千亩。"于是徙藉田于东郊外十五里。

  五月己卯,琬琰殿火,延烧后宫屋三千间。

  闰月丁巳,诏自今可停贺瑞。

  六月丁卯,义州刺史文僧明以州归魏。

  秋七月丁酉,假大匠卿裴邃节,督众军侵魏。甲寅,魏荆州刺史桓叔兴帅众降。

  八月丁亥,始平郡石鼓村地自开成井,方六尺六寸,深三十二丈。

  冬十一月,百济、新罗国各遣使朝贡。

  十二月戊辰,以镇东大将军百济王余隆为宁东大将军。

  三年春正月庚子,以吴郡太守王暕为尚书左仆射。庚戌,都下地震。

  三月乙卯,巴陵王萧屏薨,夏四月丁卯,汝阴王刘端薨。

  五月壬辰朔,日有蚀之,既。癸巳,大赦。诏公卿百僚各上封事,连率郡国举贤良、方正、直言之士。

  秋八月甲子,婆利、白题国各遣使朝贡。

  冬十一月甲申,开府仪同三司始兴王憺薨。

  四年春正月辛卯,祀南郊,大赦。辛亥,祀明堂。

  二月乙亥,耕藉田,孝弟力田赐爵一级,预耕之司,克日劳酒。

  冬十月庚午,以中卫将军袁昂为尚书令,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十一月癸未朔,日有蚀之。甲辰,尚书左仆射王暕卒。

  十二月戊午,用给事中王子云议,始铸铁钱。狼牙修国遣使朝贡。

  五年夏六月乙酉,龙斗于曲阿王陂,因西行至建陵城,所经树木倒折,开数十丈。

  庚子,以员外散骑常侍元树为平北将军、北青、兖二州刺史,率众侵魏。

  六年春正月辛亥,祀南郊,大赦。庚申,魏徐州刺史元法僧以彭城来降。自去岁以来,北侵诸军,所在克获。甲戌,以元法僧为司空,封始安郡王。

  二月辛巳,改封法僧为宋王。

  三月丙午,赐新附人长复除,诖误罪失,一无所问。

  夏五月己酉,修宿豫堰,又修曹公堰于济阴。壬子,遣中护军夏侯亶督寿阳诸军侵魏。

  六月庚辰,豫章王综奔魏,魏复据彭城。秋七月壬戌,大赦。

  冬十二月壬辰,都下地震。

  是岁,魏孝昌元年。

  七年春正月辛丑朔,赦死罪以下。

  夏四月乙酉,太尉临川王宏薨。南州津改置校尉,增加奉秩。诏在位群臣,各举所知。凡是清吏,咸使荐闻。秋九月己酉,荆州刺史鄱阳王恢薨。冬十一月庚辰,丁贵嫔薨,大赦。是岁,河南、高丽、林邑、滑国并遣使朝贡。

  大通元年春正月乙丑,以尚书右仆射徐勉为尚书左仆射。诏百官奉禄,自今可长给见钱。辛未,祀南郊。诏流亡者听复宅业,蠲役五年,尤贫家勿收今年三调,孝弟力田赐爵一级。

  是月,司州刺史夏侯夔进军三关,所至皆克。初,帝创同泰寺,至是开大通门以对寺之南门,取反语以协同泰。自是晨夕讲义,多由此门。

  三月辛未,幸寺舍身。甲戌还宫,大赦,改元大通,以符寺及门名。

  夏五月丙寅,成景俊克魏临潼、竹邑。

  冬十月庚戌,魏东豫州刺史元庆和以涡阳内属。甲寅,曲赦东豫州。

  十一月丁卯,以中护军萧藻为都督侵魏,镇于涡阳。

  是岁,林邑、师子、高丽等国各遣使朝贡。

  二年春正月乙酉,蠕蠕国遣使朝贡。

  二月,筑寒山堰。癸丑,魏孝明皇帝崩。

  夏四月戊戌,魏尔朱荣推奉孝庄帝。庚子,荣杀幼主及太后胡氏。辛丑,魏郢州刺史元愿达以义阳降,封愿达为乐平王。是时魏大乱,其北海王颢、临淮王彧、汝南王悦并来奔。北青州刺史元俊、南荆州刺史李志皆以地降。

  冬十月丁亥,以魏北海王颢主魏,遣东宫直阁将军陈庆之卫送还北。魏豫州刺史邓献以地降。

  是岁,魏武泰元年,寻改为建义,又改曰永安。

  中大通元年春正月辛酉,祀南郊,大赦,赐孝悌力田爵一级。辛巳,祀明堂。

  夏四月癸巳,陈庆之攻拔魏梁城,进屠考城,禽魏济阴王晖业。

  五月癸酉,进克虎牢,魏孝庄帝出居河北。乙亥,元颢入京师,僣号建武。

  六月壬午,以永兴公主疾笃故,大赦,公主志也。是月,都下疫甚,帝于重云殿为百姓设救苦斋,以身为祷。

  闰月,护军将军南康王绩薨。己卯,魏将尔朱荣攻杀元颢,京师反正。

  秋九月辛巳,朱雀航华表灾。癸巳,幸同泰寺,设四部无遮大会。上释御服,披法衣,行清净大舍,以便省为房,素床瓦器,乘小车,私人执役。甲午,升讲堂法坐,为四部大众开《涅槃经》题。癸卯,群臣以钱一亿万奉赎皇帝菩萨大舍,僧众默许。乙巳,百辟诣寺东门奉表,请还临宸极,三请乃许。帝三答书,前后并称顿首。

  冬十月己酉,又设四部无遮大会,道俗五万余人。会毕,帝御金辂还宫,御太极殿,大赦,改元。

  十一月戊子,魏巴州刺史严始欣以城降。

  是岁,盘盘、蠕蠕国并遣使朝贡。

  二年夏四月癸丑,幸同泰寺,设平等会。庚申,大雨雹。

  六月丁巳,遣魏汝南王悦还北主魏。庚申,以魏尚书左仆射范遵为司州牧,随悦北侵。是月,林邑、扶南国遣使朝贡。

  秋八月庚戌,幸德阳堂,祖魏主元悦。山贼寇会稽郡县。九月壬午,假超武将军湛海珍节以讨之。

  是岁,魏庄帝杀其权臣尔朱荣,其党奉魏长广王晔为主而杀孝庄帝,年号建明。

  三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大赦。丙申,以魏尚书仆射郑元护为征北大将军。二月辛丑,祀明堂。夏四月己巳,皇太子统薨。六月癸丑,立昭明太子子华容公欢为豫章郡王,枝江公誉为河东郡王,曲江公詧为岳阳郡王。是月,丹丹国遣使朝贡。

  秋七月乙亥,立晋安王纲为皇太子,大赦。赐为父后者,及出处忠孝、文武清勤,并爵一级。庚寅,诏宗戚有服属者,并赐汤沐食,乡亭侯各随远近以为差次。壬辰,以吏部尚书何敬容为尚书右仆射。

  九月,狼牙修国遣使朝贡。是秋,吴兴生野稻,饥者赖焉。

  冬十月己酉,上幸同泰寺,升法坐,为四部众说《涅槃经》,迄于乙卯。前乐山县侯萧正则有罪流徙,至是招诱亡命,欲寇广州,在所讨平之。

  十一月乙未,上幸同泰寺,升法座,为四部众说《般若经》,迄于十二月辛丑。

  是岁,魏尔朱兆又废其主晔而奉节闵皇帝,改建明二年为普泰元年。又魏勃海王高欢举兵信都,别奉勃海太守朗为主,改普泰元年为中兴。

  四年春正月丙寅,以开府仪同三司南平王伟为大司马,以司空宋王元法僧为太尉、尚书令,以开府仪同三司袁昂为司空。立临川靖惠王宏子正德为临贺郡王。庚午,立嫡皇孙大器为宣城郡王,位列诸王上。癸未,魏南兖州刺史刘世明以城降。

  二月壬寅,以太尉元法僧还北主魏,以侍中元景隆为徐州刺史,封彭城郡王;通直常侍元景宗为青州刺史,封平昌郡王;随法僧北侵。庚戌,新除扬州刺史邵陵王纶有罪,免为庶人。

  三月庚午,侍中、领国子博士萧子显表置制旨《孝经》助教一人,生十人,专通帝所释《孝经》义。

  夏四月,盘盘国遣使朝贡。

  秋七月甲辰,星陨如雨。

  九月乙巳,加司空袁昂尚书令。

  冬十一月,高丽国遣使朝贡。

  十二月丙子,魏彭城王尔朱仲远来奔,以为定洛将军,封河南王,北侵。随所克土,使自封建。庚辰,以太尉元法僧为郢州刺史、骠骑大将军、开府同三司之仪。

  是岁,魏相勃海王高欢平尔朱氏,废节闵皇帝及自所奉勃海故王朗,而奉平阳王修,是为孝武皇帝。改中兴二年为大昌,寻又改为永熙元年。

  五年春正月辛印,祀南郊,大赦。赐孝悌力田爵一级。先是一日丙夜,南郊令解涤之等到郊所履行,忽闻异香三随风至。及将行事,奏乐迎神毕,有神光圆满坛上,朱紫黄白杂色,食顷乃灭。戊申,都下地震。己酉,长星见。辛亥,祀明堂。

  二月癸未,幸同泰寺,设四部大会,升法坐,发《金字般若经》题,讫于己丑。

  三月丙辰,大司马南平王伟薨。

  夏五月戊子,都下大水,御道通船。

  六月己卯,魏建义城主兰保杀东徐州刺史崔祥,以下邳降。

  冬十月庚申,以尚书右仆射何敬容为左仆射,以吏部尚书谢举为右仆射。

  是岁,河南、波斯、盘盘等国并遣使朝贡。

  六年春二月癸亥,耕藉田,大赦。赐孝悌力田爵一级。

  三月己亥,以行河南王可沓振为西秦、河二州刺史,正封河南王。甲辰,百济国遣使朝贡。

  夏四月丁卯,荧惑在南斗。

  秋七月甲辰,林邑国遣使朝贡。

  冬十月丁卯,以信武将军元庆和为镇北将军,封魏王,率众北侵。

  闰十二月丙午,西南有雷声二。

  是岁,魏孝武帝迫于其相高欢,出居关中。欢又别奉清河王世子善见为主,是为孝静帝。改永熙三年为天平元年。魏于是始分为两。孝武既至关中,又与丞相宇文泰不平,未几,遇鸩而崩。

  大同元年春正月戊申朔,大赦,改元。

  二月辛巳,祀明堂。丁亥,耕藉田。辛丑,高丽、丹丹国并遣使朝贡。

  三月丙寅,幸同泰寺,设无遮大会。辛未,滑国遣使朝贡。

  夏四月庚子,波斯国遣使朝贡。壬戌,幸同泰寺,铸十方银象,并设无碍会。

  秋七月辛卯,扶南国遣使朝贡。

  冬十月,雨黄尘如雪。

  十一月壬戌,北梁州刺史兰钦攻汉中,魏梁州刺史元罗降。癸亥,复梁州。

  是岁,西魏文皇帝大统元年。

  二年春二月乙亥,耕藉田。

  三月庚申,诏求谠言,及令文武在位举士。戊寅,帝幸同秦寺,设平等法会。

  夏四月乙未,以开府同三司之仪元法僧为太尉。

  五月癸卯,以魏梁州刺史元罗为青、冀二州刺史,封东郡王。

  六月丁亥,诏郊明堂陵庙等令,改视散骑侍郎。

  秋九月辛亥,幸同泰寺,设四部无碍法会。

  冬十月乙亥,诏大举北侵。壬午,幸同泰寺,设无碍大会。

  十一月,雨黄尘如雪,揽之盈掬。己亥,诏北侵众军班师。辛亥,都下地震,生白毛,长二尺。

  十二月壬申,与东魏通和。

  三年春正月辛丑,祀南郊,大赦。赐孝悌力田爵一级。是夜,朱雀门灾。壬寅,雨灰,黄色。

  二月丁亥,耕藉田。癸巳,以护军将军萧藻为尚书左仆射。

  三月戊戌,立昭明太子子飐为武昌郡王,璟为义阳郡王。

  夏五月癸未,幸同泰寺,铸十方金铜像,设无碍法会。

  六月,青州朐山陨霜。

  秋七月,青州雪,害苗稼。癸卯,东魏人来聘。己酉,义阳王璟薨。

  八月辛卯,幸阿育王寺,设无碍法喜食,大赦。

  九月,使兼散骑常侍张皋聘于东魏。闰九月甲子,侍中、太尉元法僧薨。

  冬十月丙辰,都下地震。

  是岁饥。

  四年春二月己亥,耕藉田。

  三月,河南、蠕蠕国并遣使朝贡。

  夏五月甲戌,东魏人来聘。

  六月辛丑,日有蚀之。

  秋七月癸亥,诏以东冶徒李胤之降象牙如来真形,大赦。戊辰,使兼散骑常侍刘孝仪聘于东魏。

  八月甲辰,诏南兖等十二州,既经饥馑,曲赦逋租宿责,勿收今年三调。

  九月,阅武于乐游苑。

  五年春正月乙卯,以护军将军庐陵王续为骠骑将军,安右将军、尚书左仆射萧藻为中卫将军,并开府仪同三司。中权将军、丹阳尹何敬容以本号为尚书令,吏部尚书张缵为尚书左仆射。丁巳,御史中丞、参礼仪事贺琛奏:"今南北二郊及藉田往还,并宜御辇,不复乘路。

  二郊请用素辇,藉田往还乘常辇,皆以侍中陪乘。停大将军及太仆。"诏付尚书博议施行。

  改素辇名大同辇。郊祀宗庙乘佩辇。辛未,祀南郊,诏孝悌力田及州闾乡党称为善人者,各赐爵一级。

  秋八月乙酉,扶南国献生犀。

  冬十一月乙亥,东魏人来聘。

  十二月,使兼散骑常侍柳豹聘于东魏。

  是岁,都下讹言天子取人肝以饴天狗,大小相警,日晚便闭门持仗,数月乃止。

  六年春正月庚戌朔,曲赦司、豫、徐、兖四州。

  二月己亥,耕藉田。

  夏四月癸未,诏晋、宋、齐三代诸陵有职司者,勤加守护。

  五月巳卯,河南王遣使朝,献马及方物,求释迦像并经论十四条。敕付像并《制旨涅槃、》《般若》、《金光明讲疏》一百三卷。

  秋七月丁亥,东魏人来聘。遣散骑常侍陆晏子报聘。

  八月戊午,大赦。辛未,盘盘国遣使朝贡。

  九月戊戌,司空袁昂薨。

  冬十一月己卯,曲赦都下。

  十二月壬子,江州刺史豫章王欢薨。

  七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大赦。辛丑,祀明堂。

  二月乙巳,以行宕昌王梁弥泰为平西将军、河、凉二州刺史,正封宕昌王。辛亥,耕藉田。乙卯,都下地震。

  夏四月戊申,东魏人来聘,遣兼散骑常侍明少遐报聘。

  冬十一月丙子,诏停所在使役女丁。

  十二月壬寅,东魏人来聘,遣兼散骑常侍袁狎报聘。丙辰,于宫城西立士林馆,延集学者。

  是岁,宕昌、蠕蠕、高丽、百济、滑国各遣使朝贡。百济求《涅槃》等经疏及医工、画师、《毛诗》博士,并许之。交州人李贲攻刺史萧谘。

  八年春正月,安成郡人刘敬躬挟左道以反。

  二月戊戌,江州刺史湘东王绎遣中兵曹子郢讨禽之,送于都,斩之建康市。

  三月,于江州新蔡高塘立颂平屯,垦作蛮田。

  九年春闰正月丙申,地震,生毛。

  三月,以太子詹事谢举为尚书仆射。

  夏四月,林邑王破德州,攻李贲,贲将范修又破林邑王于九德,败走之。

  冬十一月,益州刺史武陵王纪进号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十年春正月,李贲窃号于交阯,年号天德。

  三月甲午,幸兰陵。庚子,谒建陵,有紫云荫陵上,食顷乃散。帝望陵流涕,所沾草皆变色。陵傍有枯泉,至是而流水香洁。辛丑,哭于修陵。壬寅,于皇基寺设法会,诏赐兰陵老少位一阶,并加颁赉。所经县邑,无出今年租赋。因赋《还旧乡诗》。癸卯,诏园陵职司,恭事勤劳,并锡位一阶,并加赐赉。己酉,幸京口城北固楼,因改名北顾。庚戌,幸回宾亭,宴帝乡故老及所经近县奉迎候者少长数千人,各赉钱二千。

  夏四月乙卯,至自兰陵。诏鳏寡孤独尤贫者,赡恤各有差。

  五月,广州人卢子略反,刺史新渝侯映讨平之。诏曲赦广州。

  秋九月己丑,赦。

  冬十一月,大雪,平地三尺。

  十一年春正月,震华林园光严殿、重云阁。帝自贬,拜谢上天,累刻乃止。

  夏四月,东魏人来聘。

  冬十月己未,诏复开赎罪典。

  中大同元年春正月丁未,曲阿县建陵隧口石辟邪起舞,有大蛇斗隧中,其一被伤,奔走。

  青虫食陵树叶略尽。癸丑,交州刺史杨票克交阯嘉宁城,李贲窜入屈獠洞。交州平。

  三月乙巳,大赦。庚戌,幸同泰寺讲《金字三慧经》,仍施身。

  夏四月丙戌,皇太子以下奉赎,仍于同泰寺解,设法会,大赦,改元。是夜,同泰寺灾。

  六月辛巳,竟天有声,如风水相薄。

  秋七月甲子,诏自今有犯罪者,非大逆,父母祖父母勿坐。丙寅,诏曰:"朝四暮三,众狙皆喜,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顷闻外间多用九佰钱,佰减则物贵,佰足则物贱,非物有贵贱,是心有颠倒。至于远方,日更滋甚。自今可通用足佰钱。"八月丁丑,东扬州刺史武昌王飐薨。甲午,渴盘陀国遣使献方物。

  冬十一月癸酉,汝阴王刘哲薨。

  太清元年春正月己亥朔,日有蚀之。壬寅,荆州刺史庐陵王续薨。辛酉,祀南郊,大赦。甲子,祀明堂。是月,东魏相勃海王高欢薨。

  二月己卯,白虹贯日。庚辰,东魏司徒侯景求以河南十三州内属。壬午,以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大行台,承制如邓禹故事。丁亥,耕藉田。

  三月庚子,幸同泰寺,设无遮大会。上释御服,服法衣,行清净大舍,名曰:"羯磨"。

  以五明殿为房,设素木床、葛帐、土瓦器,乘小舆,私人执役。乘舆法服,一皆屏除。甲辰,遣司州刺史羊鸦仁率土州刺史桓和、仁州刺史湛海珍等应接侯景。兵未至,而东魏遣兵攻景,景又割地求救于西魏,方解围。乙巳,帝升光严殿讲堂,坐师子,讲《金字三慧经》,舍身。

  夏四月庚午,群臣以钱一亿万奉赎皇帝菩萨,僧众默许。戊寅,百辟诣凤庄门奉表,三请三答,顿首,并如中大通元年故事。丁亥,服兖冕,御辇还宫。幸太极殿,如即位礼,大赦,改元。是月,神马出,皇太子献《宝马颂》。

  六月戊辰,以前雍州刺史鄱阳王范为征北将军,总督汉北征讨诸军事。

  秋七月庚申,羊鸦仁入县瓠城。

  八月乙丑,诸军北征,以南豫州刺史萧明为大都督。赦缘边初附诸州。戊子,以大将军侯景录行台尚书事。

  九月癸卯,王游苑成,舆驾幸苑。

  冬十一月,东魏将慕容绍宗大败萧明于寒山,明被俘执。绍宗进围潼州。

  十二月戊辰,命太子舍人元贞还北为东魏主。

  二年春正月癸巳朔,两月相承如钩,见于西方。戊戌,诏在位各举所知。己亥,东魏克涡阳。辛丑,以尚书仆射谢举为尚书令,以守吏部尚书王克为尚书仆射。甲辰,东魏克殷、豫二州。

  三月甲辰,抚军将军高丽王高延卒,以其子成为宁东将军、高丽王、乐浪公。己未,屈獠洞斩李贲,传首建邺。

  夏四月丙子,诏在朝及州郡各举士。

  五月辛丑,以新除中书令邵陵王纶为安前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辛亥,曲赦交、爱、德三州。

  六月,天裂于西北,长十丈,阔二丈,光出如电,其声若雷。

  秋七月,使兼散骑常侍谢班聘于东魏结和。

  八月戊戌,侯景举兵反。甲辰,使开府仪同三司邵陵王纶都督众军讨景,曲赦南豫州。

  九月戊辰,地震,江左尤甚,坏屋杀人。地生白毛,长二尺。益州市有飞蜂万群,螫人死。

  冬十月,侯景袭谯州,进攻陷历阳。戊申,以临贺王正德为平北将军,都督诸军屯丹阳郡。己酉,景自横江济采石。辛亥,至建邺,临贺王正德率众附贼。

  十一月戊午朔,设坛,刑白马,祀蚩尤于太极殿前。己未,景立萧正德为天子于南阙前。辛酉,贼攻陷东府城。庚辰,邵陵王纶帅武州刺史萧弄璋、前谯州刺史赵伯超等入援。乙酉,进军湖头,与贼战,贼败绩。丙戌,安北将军鄱阳王范遣世子嗣、雄信将军裴之高等率众入援,次张公洲。

  十二月戊申,天西北裂,有光如火。尚书令谢举卒。丙辰,司州刺史柳仲礼、前衡州刺史韦粲、高州刺史李迁仕、前司州刺史羊鸦仁等率军入援。

  三年春正月丁巳,大都督柳仲礼率众军分据南岸,贼济军于青塘,袭杀韦粲。庚申,白虹贯日三重。邵陵王纶、临城公大连等率兵集南岸。戊辰,有流星长三十丈,堕武库。李迁仕及天门太守樊文皎进军青溪东,为贼所破,文皎死之。壬午,荧惑守心。

  二月,侯景遣使求和,皇太子固请,帝乃许之。盟于西华门下。景既运东城米归于石头,亦不解围,启求遣诸军退。丁未,皇太子又命南兖州刺史南康王会理、前青、冀二州刺史湘潭侯退,率江北之众,顿于兰亭苑。甲子,以开府仪同三司、丹阳尹邵陵王纶为司空,以合州刺史鄱阳王范为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以司州刺史柳仲礼为侍中、尚书仆射。时景奸计既成,乃表陈帝失,复举兵向阙。

  三月,城内以景违盟,设坛告天地神祇。戊午,前司州刺史羊鸦仁等进军东府北,与贼战,大败。时四方征镇入援者三十余万,莫有斗志,自相抄夺而已。丁卯,贼攻陷宫城,纵兵大掠。己巳,贼矫诏遣石城公大款解外援军。庚午,侯景自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大丞相、录尚书事。辛未,援军各退散。丙子,荧惑守心。

  夏四月己丑,都下地震。丙申,又震。己酉,帝以所求不供,忧愤寝疾。是月,青、冀二州刺史明少遐、东徐州刺史湛海珍、北青州刺史王奉伯各举州附东魏。

  五月丙辰,帝崩于净居殿,时年八十六。辛亥,迁梓宫于太极前殿。十一月乙卯,葬于修陵,追尊为武皇帝,庙号高祖。

  帝性淳孝,六岁,献皇太后崩,水浆不入口三日,哭泣有过成人。及丁文帝忧,时为齐随王谘议,随府在荆镇,以病闻,便投劾星驰,不复寝食,倍道就路。愤风惊浪,不暂停止。帝形容本壮,及至都,销毁骨立,亲表士友,皆不复识。望宅奉讳,气绝久之。每哭,辄欧血数升。服内,日惟食麦二溢。拜扫山陵,涕泪所洒,松草变色。及居帝位,即于钟山造大爱敬寺,青溪边造智度寺,于台内立至敬等殿,又立七庙堂。月中再设净馔,每至展拜,涕泗滂沱,哀动左右。

  少而笃学,能事毕究。虽万机多务,犹卷不辍手,然烛侧光,常至戊夜。撰《通史》六百卷,《金海》三十卷,《制旨孝经义》、《周易讲疏》及《六十四卦》、二《系》、《文言》、《序卦》等义,《乐社义》、《毛诗》、《春秋答问》、《尚书大义》、《中庸讲疏》、《孔子正言》、《孝经讲疏》,凡二百余卷。王侯朝臣皆奉表质疑,帝皆为解释。修饰国学,增广生员,立五馆,置《五经》博士。天监初,何佟之、贺玚、严植之、明山宾等复述制旨,并撰吉凶宾军嘉五礼,一千余卷,帝称制断疑焉。大同中,于台西立士林馆,领军朱异、太府卿贺琛、舍人孔子袪等递互讲述。皇太子、宣城王亦于东宫宣猷堂及扬州廨开讲。于是四方郡国,莫不向风。爰自在田,及登宝位,射制赞、序、诏诰、铭、诔、说、箴、颂、笺、奏诸文,又百二十卷。六艺备闲,棋登逸品,阴阳、纬候、卜筮、占决、草隶、尺牍、骑射,莫不称妙。

  晚乃溺信佛道,日止一食,膳无鲜腴,惟豆羹粝饭而已。或遇事拥,日傥移中,便嗽口以过。制《涅槃》、《大品》、《净名》、《三慧》诸经义记数百卷。听览余闲,即于重云殿及同泰寺讲说,名僧硕学,四部听众,常万余人。

  身衣布衣,木绵皂帐,一冠三载,一被二年。自五十外便断房室。后宫职司贵妃以下,六宫祎褕三翟之外,皆衣不曳地,傍无锦绮。不饮酒,不听音声,非宗庙祭祀、大会飨宴及诸法事,未尝作乐。

  勤于政务,孜孜无怠。每冬月四更竟,即敕把烛看事,执笔触寒,手为皴裂。然仁爱不断,亲亲及所爱愆犯,多有纵舍,故政刑弛紊。每决死罪,常有哀矜涕泣,然后可奏。

  性方正,虽居小殿暗室,恒理衣冠小坐,暑月未尝褰袒。虽见内竖小臣,亦如遇大宾也。

  初,齐高帝梦屐而登殿,顾见武、明二帝后,一人手张天地图而不识,问之,答曰:"顺子后。"及崔慧景之逼,长沙宣武王入援,至越城,梦乘马飞半天而坠,帝所驭化为赤龙,腾虚独上。时台内有宿卫士为觋,常见太极殿有六龙各守一柱,末忽失其二,后见在宣武王宅。时宣武为益州,觋乃往蜀伏事。及宣武在郢,此觋还都,乃见六龙俱在帝所寝斋,遂去郢之雍。中途遇疾且死,谓同侣曰:"萧雍州必作天子。"具以前事语之。推此而言,盖天命也。

  虽在蒙尘,斋戒不废,及疾不能进膳,盥漱如初。皇太子日中再朝,每问安否,涕泗交面。贼臣侍者,莫不掩泣。疾久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崩。贼秘之,太子问起居不得见,恸于阁下。

  始天监中,沙门释宝志为诗曰:"昔年三十八,今年八十三,四中复有四,城北火酣酣。"帝使周舍封记之。及中大同元年,同泰寺灾,帝启封见舍手迹,为之流涕。帝生于甲辰,三十八,克建邺之年也。遇灾岁实丙寅,八十三矣。四月十四日而火起之始,自浮屠第三层。三者,帝之昆季次也。帝恶之,召太史令虞履筮之,遇《巛》。履曰:"无害。其《繇》云:'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文言》云:'东北丧朋,乃终有庆。'"帝曰:"斯魔鬼也。酉应见卯,金来克木,卯为阴贼。鬼而带贼,非魔何也。孰为致之?酉为口舌,当乎说位。说言乎《兑》,故知善言之口,宜前为法事。"于是人人赞善,莫不从风。或刺血洒地,或刺血书经,穿心然灯,坐禅不食。及太清元年,帝舍身光严、重云殿,游仙化生皆震动,三日乃止。当时谓之祥瑞。识者以非动而动,在《鸿范》为祆。以比石季龙之败,殿壁画人颈皆缩入头之类。

  时海中浮鹄山,去余姚岸可千余里,上有女人年三百岁,有女官道士四五百人,年并出百,但在山学道。遣使献红席。帝方舍身时,其使适至,云此草常有红鸟居下,故以为名。

  观其图状,则鸾鸟也。时有男子不知何许人,于大众中自割身以饴饥鸟,血流遍体,而颜色不变。又沙门智泉铁钩挂体,以然千灯,一日一夜,端坐不动。开讲日,有三足鸟集殿之东户,自户适于西南县楣,三飞三集。白雀一,见于重云阁前连理树。又有五色云浮于华林园昆明池上。帝既流遁益甚,境内化之,遂至丧亡云。

  论曰:梁武帝时逢昏虐,家遭冤祸。既地居势胜,乘机而作,以斯文德,有此武功。始用汤、武之师,终济唐、虞之业。岂曰人谋,亦惟天命。及据图录,多历岁年,制造礼乐,敦崇儒雅。自江左以来,年逾二百,文物之盛,独美于兹。然先王文武递用,德刑备举。方之水火,取法阴阳,为国之道,不可独任。而帝留心俎豆,忘情干戚,溺于释教,弛于刑典。既而帝纪不立,悖逆萌生,反噬弯弧,皆自子弟,履霜弗戒,卒至乱亡。自古拨乱之君,固已多矣,其或树置失所,而以后嗣失之;未有自己而得,自己而丧。追踪徐偃之仁,以致穷门之酷,可为深痛,可为至戒者乎!

  《南史》 唐·李延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