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作品 > 新唐书 > 卷八十二 列传第七

卷八十二 列传第七

书名:《新唐书》 来源:历史崔 发布时间: 03-15
    ◎十一宗诸子

  玄宗三十子:刘华妃生琮、第六子琬、第十二子璲,赵丽妃生瑛,元献皇后生肃宗皇帝,钱妃生琰,皇甫德仪生瑶,刘才人生琚,武惠妃生一、第十五子敏、第十八子瑁、第二十一子琦,高婕妤生璬,郭顺仪生璘,柳婕妤生玢,钟美人生环,卢美人生瑝,阎才人生玼,王美人生珪,陈才人生珙,郑才人生瑱,武贤仪生璿、第三十子璥;余七子夭,母氏失传。

  奉天皇帝琮,景云元年,王许昌郡,与真定王同封。先天元年,进王郯,与郢王同封。开元四年,领安西大都护、安抚河东关内陇右诸蕃大使。十三年,徙王庆,与忠、棣、荣、光、仪、颍、永、寿、延、盛、济十一王同封。十五年,与十王并领节度,不出閤。琮以凉州都督兼河西诸军节度大使。天宝元年,改节河东。十载薨,赠太子,谥靖德。肃宗立,诏曰:"靖德太子琮,亲则朕兄,睿悊聪明,朕昔践储极,顾诚非次,君父有命,不敢违,永言恳让,不克如素。宜进谥奉天皇帝,妃窦为恭应皇后。"诏尚书右仆射裴冕持节改葬,群臣素服临送达礼门,帝御门哭以过丧,墓号齐陵。无子,以太子瑛子俅嗣王。琮始名嗣直,太子嗣谦,棣王嗣真,鄂王嗣初,靖恭太子嗣玄。开元十三年,更名曰潭,曰鸿,曰洽,曰涓,曰滉。后十年改今名。

  太子瑛,始王真定,进王郢。开元三年,立为皇太子。七年,诏太子、诸王入国学行齿胄礼,太常择日谒孔子,太子献。诏右散骑常侍褚无量执经,群臣、学官、诸生以差赐帛。明年,瑛加元服,见太庙。十六年,诏九品官息女可配太子者,有司采阅待进止,以太常少卿薛縚女为妃。帝种麦苑中,瑛、诸王侍登,帝曰:"是将荐宗庙,故亲之,亦欲若等知稼穑之难。"因分赐侍臣,曰:"《春秋》书'无麦禾',古所甚重。比诏使者阅田亩,所对不以实,故朕自莳以观其成"云。初,瑛母以倡进,善歌舞,帝在潞得幸。及即位,擢妃父元礼、兄常奴皆至大官。鄂、光二王母亦帝为临淄王时以色选。及武惠妃宠幸倾后宫,生寿王,爱与诸子绝等。而太子、二王以母失职,颇怏怏。惠妃女咸宜公主婿杨洄揣妃旨,伺太子短,哗为丑语,惠妃诉于帝,且泣,帝大怒,召宰相议废之。中书令张九龄谏曰:"太子、诸王日受圣训,天下共庆。陛下享国久,子孙蕃衍,奈何一日弃三子。昔晋献公惑嬖姬之谗,申生忧死,国乃大乱;汉武帝江充巫蛊,祸及太子,京师蹀血;晋惠帝有贤子,贾后谮之,乃至丧亡;隋文帝听后言,废太子勇,遂失天下。今太子无过,二王贤。父子之道,天性也,虽有失,尚当掩之。惟陛下裁赦。"帝默然,太子得不废。俄而九龄罢,李林甫专国,数称寿王美以揠妃意,妃果德之。二十五年,洄复构瑛、瑶、琚与妃之兄薛锈异谋。惠妃使人诡召太子、二王,曰:"宫中有贼,请介以入。"太子从之。妃白帝曰:"太子、二王谋反,甲而来。"帝使中人视之,如言,遽召宰相林甫议,答曰:"陛下家事,非臣所宜豫。"帝意决,乃诏:"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同恶均罪,并废为庶人;锈赐死。"瑛、瑶、琚寻遇害,天下冤之,号"三庶人"。岁中,惠妃数见庶人为祟,因大病。夜召巫祈之,请改葬,且射行刑者瘗之,讫不解。妃死,崇亡。宝应元年,诏赠瑛皇太子,瑶等复王。瑛子五人:俨、伸、倩、俅、备。瑛之废,帝使庆王畜俨等为子。俨封新平郡王,伸平原郡王,俅嗣庆王,备太仆卿,倩失传。

  隶王琰,开元二年始王鄫,与鄂、鄄二王同封。后徙王棣,领太原牧、太原以北诸军节度大使。天宝初,为武威郡都督,经略节度河西、陇右。会妃韦以过置别室,而二孺人争宠不平,求巫者密置符琰履中以求媚。仇人告琰厌魅上,帝伺其朝,使人取履视之,信。帝怒责琰,琰顿首谢曰:"臣罪宜死,然臣与妇不相见二年,有二孺人争长,臣恐此三人为之。"及推,果验。然帝犹疑琰,怒未置,太子以下皆为请,乃囚于鹰狗坊,以忧薨,妃,縚之女,无子,还本宗。琰凡五十五子,得王者四人,僎王汝南郡,侨宜都,俊济南,侒顺化;僚太仆卿,侠国子祭酒,仁殿中监,僾秘书监。宝应元年,诏复琰王爵。

  鄂王瑶,既封,遥领幽州都督、河北节度大使。开元二十三年,与荣、光、仪、颍、永、寿、延、盛、济、信、义十一王并授开府仪同三司,实封二千户。诏诣东宫、尚书省,上日百官集送,有司供张设乐。是日,悉拜王府官属,然未有府也,而选任冒滥,时不以为荣。

  靖恭太子琬,始王鄄,徙王荣。为京兆牧,领陇右节度大使。又诏亲巡按陇右,选关内、河东飞骑五万防盛秋。累兼单于、安北大都督。安禄山反,诏琬为征讨元帅,募河、陇兵屯陕,以高仙芝副之,会薨。琬风格秀整,有素望,中外倚之。及薨,莫不为国怅恨。诏加赠谥。琬男女五十八人,得王者三人,俯王济阴郡,偕北平,倩陈留;傆卫尉卿,僓秘书监,佩鸿胪卿。

  光王琚,开元十三年始王,与仪、颍、永、寿、延、盛、济七王同封。俄领广州都督。勇力善骑射,帝爱之。与鄂王同居,友睦甚,皆笃学。既废,无嗣。初,琚名涺,仪王潍,颍王沄,永王泽,寿王清,延王洄,盛王沐,济王溢,信王沔,义王漼,陈王沚,丰王澄,恒王潓,凉王漎,汴王滔,至二十三年,诏悉改今名。

  夏悼王一,生韶秀,以母宠,故钟爱,命之曰一。未免怀薨,追爵及谥。时帝在东都,故葬龙门东岑,欲宫中望见云。

  仪王璲,即封,授河南牧。薨,赠太傅。子侁王钟陵郡,僆广陵。

  颍王璬,喜读书,好文辞。开元十五年,遥领安东都护。安禄山反,诏领剑南节度大使,以杨国忠为之副。帝西出,令御史大夫魏方进为置顿使,移书剑南属郡,托璬之藩,大设储偫。璬先即镇,更以蜀郡长史崔圆为副。璬济江,舟中以彩席藉步,命彻之,曰:"此可寝,奈何践之?"璬之出遽,不及受节,司马史贲请建大槊,蒙油囊,先驱以威道路。璬笑曰:"既为真王矣,安用假节为?"将至成都,崔圆迎拜马前,璬不为礼,圆衔之。璬视事再逾月,人便其宽,圆奏罢居内宅。乃诏宣慰肃宗于彭原,从还京师。建中四年薨,年六十六。子伸为荥阳王,僝高邑王,伣楚国公,僔夔国公。

  怀思王敏,貌丰秀若图画,帝爱之。甫晬薨,追爵及谥,祔葬敬陵。

  永王璘,少失母,肃宗自养视之。长聪敏好学。貌陋甚,不能正视。既封,领荆州大都督。安禄山反,帝至扶风,诏璘即日赴镇。俄又领山南、江西、岭南、黔中四道节度使,以少府监窦昭为副。璘至江陵,募士得数万,补署郎官、御史。

  时江淮租赋巨亿万,在所山委。璘生宫中,于事不通晓,见富且强,遂有窥江左意,以薛镠、李台卿、韦子春、刘巨鳞、蔡駉为谋主。肃宗闻之,诏璘还觐上皇于蜀,璘不从。其子襄城王偒,刚鸷乏谋,亦乐乱,劝璘取金陵。即引舟师东下,甲士五千趋广陵,以浑惟明、季广琛、高仙琦为将,然未敢显言取江左也。

  会吴郡采访使李希言平牒璘,璘因发怒曰:"寡人上皇子,皇帝弟,地尊礼绝。今希言乃平牒抗威,落笔署字,何邪?"乃使惟明袭希言,而令广琛趋广陵,攻采访使李成式。璘至当涂,希言已屯丹杨,遣将元景曜等拒战,不胜,降于璘,江淮震动。

  明年,肃宗遣宦者啖廷瑶等与成式谋招喻之。时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在广陵,有兵千余,廷瑶邀铣屯扬子,成式又遣裴戎以广陵卒三千戍伊娄埭,张旗帜,大阅士。璘与偒登陴望之,有惧色。广琛知事不集,谓诸将曰:"与公等从王,岂欲反邪?上皇播迁,道路不通,而诸子无贤于王者。如总江淮锐兵,长驱雍、洛,大功可成。今乃不然,使吾等名絓叛逆,如后世何?"众许诺,遂割臂盟。于是惟明奔江宁,冯季康奔白沙,广琛以兵六千奔广陵。璘使骑追蹑之,广琛曰:"我德王,故不忍决战,逃命归国耳。若逼我,且决死。"追者止,乃免。是夜,铣阵江北,夜然束苇,人执二炬,景乱水中,觇者以倍告,璘军亦举火应之。璘疑王师已济,携儿女及麾下遁去。迟明觉其绐,复入城,具舟楫,使偒驱众趋晋陵。谍者告曰:"王走矣!"成式以兵进,先锋至新丰,璘使偒、仙琦逆击之。铣合势,张左右翼,射偒中肩,军遂败。仙琦与璘奔鄱阳,司马闭城拒,璘怒,焚城门入之,收库兵,掠余干,将南走岭外。皇甫侁兵追及之,战大庾岭,璘中矢被执,侁杀之。偒为乱兵所害,仙琦逃去。璘未败时,上皇下诰:"降为庶人,徙置房陵。"及死,侁送妻子至蜀,上皇伤悼久之。肃宗以少所自鞠,不宣其罪。谓左右曰:"皇甫侁执吾弟,不送之蜀而擅杀之,何邪?"由是不复用。薛寔等皆伏诛。子儹为余姚王,侦莒国公,儇郕国公,伶、仪并国子祭酒。

  寿王瑁,母惠妃频姙不育,及瑁生,宁王请养邸中,元妃自乳之,名为己子,故封比诸王最后。开元十五年,遥领益州大都督。初,帝以永王等尚幼,诏不入谒。瑁七岁,请与诸兄众谢,拜舞有仪矩,帝异之。宁王薨,请制服以报私恩,诏可。大历十年薨,赠太傅。子王者三人,僾王德阳郡,伓济阳郡,偡广阳郡,伉薛国公,杰国子祭酒。

  延王玢,母尚书右丞范之孙,帝重其名家,而玢亦仁爱有学。既封,遥领安西大都护。帝入蜀,玢凡三十六子,不忍弃,故徐进,数日,见行在所,帝怒,汉中王瑀申救得解,听归灵武。兴元元年薨。子倬王彭城郡,侹平阳,倞鲁国公,偃荆国公,优太仆卿。

  盛宣王琦,既封,领扬州大都督。帝之西,诏为广陵大都督、淮南江东河南节度大使,以刘汇为副,李成式为副大使,琦不行。广德二年薨,赠太傅。子偿封真定王,佩武都王,俗徐国公,系许国公。

  济王环,逸其薨年。子傃王永嘉郡,俛平乐郡。

  信王瑝,开元二十一年始王,与义、陈、丰、恒、凉、汴六王同封。子佟封新安王,倜晋陵王。

  义王玼,与信王并失薨年。子仪为舞阳王,僇高密王。

  陈王珪,二十一子,得王者三人,伦王安南郡,佗临淮,佼安阳。

  丰王珙,已封,为左卫大将军。帝至普安,授珙武威都督、河西陇右安西北庭节度大使,以陇西太守邓景山为副,珙不行。广德初,吐蕃入京师,代宗幸陕,将军王怀忠闭苑门,以五百骑劫诸王西迎虏,遇郭子仪,怀忠曰:"上东迁,宗社无主,今仆奉诸王西奔,以系天下望。公为元帅,惟所废置。"子仪未对。珙辄曰:"公何如?"司马王延昌质责珙曰:"上虽蒙尘,未有失德,王为藩翰,安得狂悖之言?"子仪亦让之,即护送行在所,帝赦不责。珙语不逊,群臣恐其乱,请除之,乃赐死。子佻为齐安王。

  恒王瑱,好方士,常服道士服。从帝幸蜀,还,代宗时薨。

  凉王璿,母高平王重规之女,宫中号小武妃者。璿薨代宗时。子仂为泸阳郡王。

  汴哀王璥,于诸子为最少,初封才数岁,容貌秀澈,有成人风,帝爱之。开元二十三年,授右千牛卫大将军。明年,薨。

  唐制:亲王封户八百,增至千;公主三百,长公主止六百。高宗时,沛英豫三王、太平公主武后所生,户始逾制,垂拱中,太平至千二百户。圣历初,相王、太平皆三千,寿春等五王各三百。神龙初,相王、太平至五千,卫王三千,温王二千,寿春等王皆七百,嗣雍、衡阳、临淄、巴陵、中山王五百,安乐公主二千,长宁千五百,宣城、宜城、宣安各千,相王女为县主,各三百。相王增至七千,安乐三千,长宁二千五百,宜城以下二千。相王、太平、长宁、安乐以七丁为限,虽水旱不蠲,以国租、庸满之。中宗遗诏,雍、寿春王进为亲王,户千。开元后,天子敦睦兄弟,故宁王户至五千五百,岐、薛五千,申王以外家微,户四千,邠王千八百,帝妹户千,中宗诸女如之,通以三丁为限。及皇子封王,户二千,公主五百。咸宜公主以母惠妃故,封至千,自是,诸公主例千户止。初,文德皇后崩,晋王最幼,太宗怜之,不使出閤。豫王亦以武后少子不出閤,嗣圣初,即帝位,及降封相王,乃出閤。中宗时,谯王失爱,迁外藩,温王年十七,犹居宫中,遂立为帝。开元后,皇子幼,多居禁内,既长,诏附苑城为大宫,分院而处,号"十王宅",所谓庆、忠、棣、鄂、荣、光、仪、颍、永、延、盛、济等王,以十,举全数也。中人押之,就夹城参天子起居。家令日进膳。引词学士入授书,谓之侍读。寿、信、义、陈、丰、恒、凉七王就封,亦居十宅。鄂、光废死,忠王立为太子,庆、棣继薨,唯荣、仪十四王居院,而府幕列于外坊,岁时通名起居。既又诸孙多,则于宅外更置"百孙院"。天子岁幸华清宫,又置十王、百孙院于宫侧。宫人每院四百余,百孙院亦三四十人。禁中置维城库,以给诸王月奉。诸孙纳妃、嫁女,就十王宅。太子不居东宫,处乘舆所幸别院。太子、亲王、公主婚嫁并供帐于崇仁之礼院。此承平制云。

  肃宗十四子:章敬皇后生代宗皇帝,宫人孙生系,张生倓,王生佖,陈婕妤生仅,韦妃生僩,张美人生侹,后宫生荣,裴昭仪生僙,段婕妤生倕,崔妃生偲,张皇后生佋,侗,后宫生僖。

  越王系,生开元时。玄宗末年,悉王太子子,故系王南阳郡。帝即位,至德二载十二月,进王赵,与彭、兖、泾、郓、襄、杞、召、兴、定九王同封。乾元二年,九节度兵溃河北,朝廷震骇,乃以李光弼代郭子仪总兵关东,而光弼请贤王为帅,于是诏系充天下兵马元帅,而光弼以司空兼侍中、蓟国公副,知节度行营事,系留京师。史思明陷洛阳,系请行,不听。明年,徙王越。帝寝疾,皇太子监国,张皇后与中人李辅国有隙,因召太子入,谓曰:"辅国典禁军,用事久,四方诏令皆出其口,矫天子制,逼徙圣皇,天下侧目。今上疾弥留,辅国常怏怏,忌吾与汝。又程元振阴结黄门,图不轨。若释不诛,祸不移顷。"太子泣曰:"此二人者,陛下勋旧,而上体不豫,重以此事,得无震惊乎?愿出外徐计之。"后曰:"是难与共事者!"乃召系曰:"汝能行此乎?"系许诺。即遣内谒者监段恒俊选材勇宦者二百人,授甲长生殿,以帝命召太子。元振以告辅国,乃相与勒兵凌霄门,迎太子,以难告。太子曰:"上疾亟,吾可惧死不赴乎?"元振曰:"赴则及祸。"乃以兵护太子止飞龙厩,勒兵夜入三殿,收系及恒俊等百余人系之,幽后别殿。后及系皆为辅国所害。系三子:建王武威郡,逌兴道,逾齐国公。

  承天皇帝倓,始王建宁。英毅有才略。善骑射。禄山乱,典亲兵,扈车驾。度渭,百姓遮道留太子,太子使喻曰:"至尊播迁,吾可以违左右乎?"倓进说曰:"逆胡乱常,四海崩分,不因人情图兴复,虽欲从上入蜀,而散关以东非国家有。夫大孝莫若安社稷,殿下当募豪桀,趣河西,收牧马。今防边屯士不下十万,而光弼、子仪全军在河朔,与谋兴复,策之上者。"广平王亦赞之,于是议定。太子北过渭,兵仗盐恶,士气崩沮,日数十战。倓以骁骑数百从,每接战,常身先,血殷袂,不告也。太子或过时未食,倓辄涕泗不自胜,三军皆属目。至灵武,太子即帝位,议以倓为天下兵马元帅,左右固请广平王。帝曰:"广平既冢嗣,安用元帅?"答曰:"太子从曰抚军,守曰监国。元帅,抚军也,莫宜于广平王。"帝从之,更诏倓典亲军,以李辅国为府司马。时张良娣有宠,与辅国交构,欲以动皇嗣者。倓忠謇,数为帝言之,由是为良娣、辅国所谮,妄曰:"倓恨不总兵,郁郁有异志。"帝惑偏语,赐倓死,俄悔悟。明年,广平王收二京,使李泌献捷。泌与帝雅素,从容语倓事,帝改容曰:"倓于艰难时实自有力,为细人间阋,欲害其兄,我计社稷,割爱而为之所。"泌曰:"尔时臣在河西,知其详。广平于兄弟笃睦,至今言建宁,则呜咽不自己。陛下此言得之谗口耳。"帝泣下曰:"事已尔,末耐何!"泌曰:"陛下尝闻《黄台瓜》乎?高宗有八子,天后所生者四人,自为行,而睿宗最幼。长曰弘,为太子,仁明孝友,后方图临朝,鸩鐐之,而立次子贤。贤日忧惕,每侍上,不敢有言,乃作乐章,使工歌之,欲以感悟上及后。其言曰:'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云可,四摘抱蔓归。'而贤终为后所斥,死黔中。陛下今一摘矣,慎无再!"帝愕然曰:"公安得是言?"是时,广平有大功,亦为后所构,故泌因对及之,广平遂安。及即位,追赠倓齐王。大历三年,有诏以倓当艰难时,首定大谋,排众议,于中兴有功,乃进谥承天皇帝,以兴信公主季女张为恭顺皇后,冥配焉,葬顺陵,祔主奉天皇帝庙,同殿异室云。初,李泌请加赠倓,代宗曰:"倓性忠孝,而困于谗,追帝之,若何?"答曰:"开元中,上皇兄弟皆赠太子。"帝曰:"是特祖宗友爱耳,岂若倓有功乎?"于是追帝号。遣使迎丧彭原,既至城门,丧輴不动。帝谓泌曰:"岂有恨邪?卿往祭之,以白朕意。且卿及知倓艰难定策者。"泌为挽词二解,追述倓志,命挽士唱,泌因进輴,乃行,观者皆为垂泣。

  卫王泌,始王西平。蚤薨,宝应元年五月,与郓王同追封。

  彭王僅,始王新城,进封彭。史思明陷河、洛,人心震骚,群臣请以诸王临统方镇兵,遥相维压。于是诏僅充河西节度,兖王北庭,泾王陇右,杞王陕西,兴王凤翔,并为大使。是岁僅薨。子镇为常山郡王。

  兖王僩,始王颍川,进王兖。宝应元年薨。

  泾王侹,始王东阳,进王泾。兴元元年薨。

  郓王荣,始王灵昌。蚤薨,追封。

  襄王僙,至德二载始王,与杞、召、兴、定四王同封。贞元七年薨。子宣为伊吾郡王,寀乐安王。宣裔孙煴。

  煴,性谨柔,材无过人者。光启二年,田令孜逼僖宗幸兴元,邠宁节度使朱玫以五千骑追乘舆不及。煴以疾不能从,玫劫之,驻凤翔,得台省官百余,乃胁宰相萧遘等率群臣盟石鼻驿,奉煴为嗣襄王,监军国事,因还京师,即封拜官属。初,遘执不可,于是罢遘,而玫自为侍中,号令己出。以裴澈为门下侍郎,郑昌图中书侍郎,皆平章事。遣柳陟等十余人分谕天下嗣襄王所以监国意,皆得进官。玫又胁太子太师裴璩等奉笺劝进,煴五让乃即位,改元建贞,尊僖宗为太上元皇圣帝。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率诸藩贡奉,归者十八九,而蔡州秦宗权自僣号,惟太原李克用不从。时帝遣使喻重荣、克用,故二人听命。枢密使杨复恭等传檄三辅,募能斩玫者,以邠宁节度界之。其伪将王行瑜自凤州入京师杀玫,而煴与澈、昌图并官属奔东渭桥。重荣绐使迎之,煴与官属别,且泣曰:"朕见重荣,当令备所服迓公等。"至蒲,执杀之,因械澈等于狱,诛杀伪官,函煴首至行在所。煴即伪位凡九月败。始,煴首至,群臣白帝御兴元南门受之,百官称贺。太常博士殷盈孙奏言:"礼,公族有罪,有司曰:'某之罪在大辟。'君曰:'赦之。'如是者三,走出,致刑焉,君为素服不举者三日。今煴皇族,以不能固节,迫胁至此,宜废为庶人,绝属籍,葬以庶人礼。大捷之庆,须朱玫首至乃贺。"诏可。

  杞王倕,贞元十四年薨。

  召王偲,元和元年薨。

  恭懿太子佋,始封兴王。上元元年薨。佋生,后方专爱,帝最怜之。后数撼储嫡,欲以佋嗣,会薨,计塞。是夕,帝及后梦佋辞决流涕去,帝鲠怅,故册赠皇太子。

  定王侗,宝应初薨。

  代宗二十子:睿真皇后生德宗皇帝,崔妃生邈,贞懿皇后生迥;十七王,史亡其母之氏、位。

  昭靖太子邈,好学,以贤闻。上元二年始王益昌。帝即位,宝应元年进王郑,与韩王同封。淄青牙将李怀玉逐其帅侯希逸,诏邈为平卢淄青节度大使,以怀玉知留后。大历初,代皇太子为天下兵马元帅。八年薨,遂罢元帅府。

  均王遐,早薨。贞元八年追封。

  睦王述。大历十年,田承嗣不臣,而昭靖夭,无强王,帝乃悉王诸子,领诸镇军,威天下。于是以述为睦王,领岭南节度,逾郴王、渭北鄜坊节度,过韩王、汴宋节度,造忻王、昭义节度,皆为大使;连为恩王,遘鄜王,暹韶王,遇端王,遹循王,通恭王,逵原王,逸雅王,并开府仪同三司,然不出閤。

  德宗建中初,周天下访太后所在,述于诸王最长,故拜奉迎太后使,以工部尚书乔琳副之。贞元七年薨。

  丹王逾,始王郴,建中四年,与简王同徙封。元和十五年薨。

  恩王连,元和十二年薨。

  韩王迥,始王延庆郡,以母宠,故与郑王先徙封。贞元十二年薨。

  简王遘,始王鄜,徙封简。元和四年薨。

  益王乃,大历十四年始王。亡薨年。

  隋王迅,兴元元年薨。

  荆王选,蚤薨,建中二年追王。

  蜀王溯,本名遂,大历十四年始王,建中二年改今名。

  忻王造,元和六年薨。

  韶王暹,贞元十二年薨。

  嘉王运,贞元十七年薨。

  端王遇,贞元七年薨。

  循王遹,亡薨年。

  恭王通,亡薨年。

  原王逵,大和六年薨。

  雅王逸,贞元十五年薨。

  德宗十一子:昭德皇后生顺宗皇帝,帝取昭靖太子子谊为第二子,又取顺宗子謜为第六子;余八王,史亡其母之氏、位。

  舒王谊,初名谟。帝爱其幼,取为子。大历十四年始王舒,与通、虔、肃、资四王同封。拜开府仪同三司,诏有司给奉稍,俄以军兴罢。谟于诸王最长,帝欲试以事,故拜泾原节度大使。时尚父郭子仪病笃,帝临轩遣谟持诏往视。谟冠远游冠,御绛袍,乘象辂四马,飞龙士三百,国府官皆袴褶以从。子仪手叩头谢恩。谟宣诏已,乃易服劳问还。

  于是,李希烈反,招讨使李勉战不胜,奔宋州,朝廷大震。乃拜谟扬州大都督、荆襄江西沔鄂节度使、诸军行营兵马都元帅。改名谊。军中以哥舒翰由元帅败,而王所封同之,帝乃使徙王普。以兵部侍郎萧复为统军长史,湖南观察使孔巢父为行军左司马,山南东道节度行军司马樊泽为右,刑部员外郎刘从一、侍御史韦儹为判官,兵部员外郎高参掌书记,右金吾大将军浑瑊为中军虞候,江西节度使嗣曹王皋为前军兵马使,鄂岳团练使李兼副之,山南东道节度使贾耽为中军兵马使,荆南节度使张伯仪为后军兵马使,左神武军使王价、左卫将军高承谦、检校太子詹事郭曙、检校右庶子常愿为押衙。未及行,泾原兵反,谊从帝出奉天。朱泚攻城,谊昼夜传劳诸军不解带。帝还京师,复故封扬州大都督如故。永贞元年薨。

  通王谌,始王,拜开府仪同三司。贞元九年,领宣武节度大使,以李万荣为留后,二年徙河东,以李说为留后,皆不出閤。

  虔王谅,以王拜开府仪同三司。贞元二年,领蔡州节度大使,以吴少诚为留后;十年,徙节朔方灵盐,以李栾为留后;明年,领横海,又徙徐州,以程怀信、张愔为留后。不出閤。

  肃王详,资秀异,帝爱之。建中二年薨,甫四岁。帝欲用浮屠说,塔而不坟,礼仪判官李岧谏非礼,乃止。诏赠扬州大都督。

  文敬太子謜,见爱于帝,命为子。贞元初,先诸王王邕。历义武、昭义二军节度大使,以张茂昭、王虔休为留后,不出閤。十五年薨,年十八,追赠及谥。葬日,君臣以位而哭通化门外。陵及庙置令、丞云。

  资王谦,亡薨年。

  代王諲,始王缙云郡。蚤薨,建中二年追王。

  昭王诫,贞元二十一年始王。亡薨年。

  钦王谔,顺宗即位,与珍王同封。亡薨年。

  珍王諴,大和六年薨。

  顺宗二十七子:庄宪皇后生宪宗皇帝及绾,张昭训生经,赵昭仪生结,王昭仪生总、约、绲;余二十王,史亡母之氏、位,四王蚤薨,亡官谥。

  郯王经,本名涣。贞元四年,始王建康郡,与广陵、洋川、临淮、弘农、汉东、晋陵、高平、云安、宣城、德阳、河东、洛交十二王同封。二十一年,又与均、溆、莒、密、郇、邵、宋、集、冀、和、衡、钦、会、珍、福、抚、岳、袁、桂、翼二十王皆进王。王二十九年,太和八年薨。

  均王纬,初名沔。王洋川,后进王。王三十三年,开成二年薨。

  溆王纵,初名洵。王临淮,后进王。王三十二年,开成元年薨。

  莒王纾,初名浼。为秘书监。王弘农,后进王。王二十九年,大和八年薨。

  密王绸,初名詠。王汉东,后进王。王三年,元和二年薨。

  郇王总,初名湜。授少府监。王晋陵,后进王。王四年,元和三年薨。

  邵王约,初名溆。为国子祭酒。王高平,进王。王二年,元和元年薨。

  宋王结,初名滋。王云安,进王。王十八年,长庆二年薨。

  集王缃,初名淮。王宣城,进王。王十八年,长庆二年薨。

  冀王絿,初名湑。为太常卿。王德阳,进王。王三十年,大和九年薨。

  和王绮,初名浥。王河东,进王。王二十八年,太和七年薨。

  衡王绚,王二十二年,宝历二年薨。

  会王纁,王六年,元和五年薨。

  福王绾,历魏博节度大使。咸通元年,进拜司空。王五十七年,咸通二年薨。

  珍王缮,初名况。王洛交,后进王。亡薨年。

  抚王纮,咸通初,历司空,又进司徒、太尉。王七十三年,乾符三年薨。

  岳王绲,王二十三年,太和二年薨。

  袁王绅,王五十六年,咸通元年薨。

  桂王纶,王十年,元和九年薨。

  翼王绰,王五十八年,咸通三年薨。

  蕲王缉,王六年,咸通八年薨。

  钦王绩,亡薨年。

  宪宗二十子:纪美人生宁,懿安皇后生穆宗皇帝,孝明皇后生宣宗皇帝;余十七王,皆后宫所生,史逸其母之号、氏。

  惠昭太子宁,贞元二十一年,始王平原,与同安、彭城、高密、文安四王同封。帝即位,进王邓,与澧、深、洋、绛四王同封。

  于是国嗣未立,李绛等建言:"圣人以天下为大器,知一人不可独化,四海不可无本,故建太子以自副,然后人心定,宗祏安,有国不易之常道。陛下受命四年,而冢子未建,是开窥觎之端,乖慎重之义,非所以承列圣,示万世。"帝曰:"善。"以宁为皇太子,更名宙,前以制示绛等。未几,复初名。册礼用孟夏,雨,不克,改用孟秋,亦雨,冬十月克行礼。明年薨,年十九。

  澧王惲,始王同安,后进王。惠昭之丧,吐突承璀议复立储副,意属惲,帝自以穆宗为太子。帝崩之夕,承璀死,王被杀,秘不发丧,久之以告,废朝三日。三子:曰汉,王东阳郡;曰源,安陆;曰演,临安。初,惲名宽,深王察,洋王寰,绛王寮,建王审,元和七年,并改今名。

  深王悰,始王彭城郡,进王深。子潭王河内,淑吴兴。

  洋王忻,始王高密,进王洋。大和二年薨。子沛王颍川郡。

  绛王悟,始王文安,进王。敬宗崩,苏佐明等矫诏以王领军国事。王守澄等立文宗,王见杀。二子:洙王新安,滂高平。

  建王恪,元和元年始封。时淄青节度使李师古死,其弟师道丐符节,故诏恪为郓州大都督、平卢军淄青等州节度大使,以师道为留后,然不出閤。长庆元年薨,无嗣。

  鄜王憬,长庆元年始王,与琼、沔、婺、茂、淄、衢、澶七王同封。开成四年薨。子溥平阳郡王。

  琼王悦,子津河间郡王。

  沔王恂,子瀛晋陵郡王。

  婺王怿,子清新平郡王。

  茂王愔,子潓武功郡王。

  淄王協,开成元年薨。子浣许昌郡王,涣冯翊郡王。

  衢王詹,子涉晋平郡王。

  澶王〈忄充〉,子泞雁门郡王。

  棣王惴,大中六年始王,与彭、信二王同封。咸通三年薨,无嗣。

  彭王惕,乾宁中,韩建杀之石堤谷。无嗣。

  信王憻,咸通八年薨,无嗣。

  荣王〈忄责〉,咸通三年始王。广明初,拜司空。子令平嗣王。

  凡八王,史失其薨年。

  穆宗五子:恭僖皇后生敬宗皇帝,贞献皇后生文宗皇帝,宣懿皇后生武宗皇帝;余二王,亡其母之氏、位。

  怀懿太子凑,少雅裕,有寻矩。长庆元年始,王漳与安王同封。文宗即位,疾王守澄颛很,引支党桡国,谋尽诛之,密引宰相宋申锡使为计。守澄客郑注伺知之,以告,乃谋先事杀申锡。又以王贤,有中外望,因欲株联大臣族夷之。乃令神策虞候豆卢著上飞变,且言:"宫史晏敬则、朱训与申锡昵吏王师文图不轨,训尝言上多疾,太子幼,若兄终弟及,必漳王立。申锡阴以金币进王,而王亦以珍服厚答。"即捕训等系神策狱,榜掠定其辞。谏官群伏閤极言,出狱牒付外杂治。注等惧事泄,乃请下诏贬王。帝未之悟,因黜凑为巢县公,时大和五年也。命中人持诏即赐,且慰曰:"国法当尔,无它忧!"八年薨,赠齐王。注后以罪诛,帝哀凑被谗死不自明,开成三年追赠。

  安王溶。初,杨贤妃得宠于文宗,晚稍多疾,妃阴请以王为嗣,密为自安地。帝与宰相李珏谋,珏谓不可,乃止。乃帝崩,仇士良立武宗,欲重己功,即擿溶尝欲以为太子事,杀之。

  敬宗五子:妃郭氏生普,余四王,亡母之氏、位。

  悼怀太子普,姿性韶悟。宝历元年始王晋。文宗爱之若己子,尝欲为嗣。大和二年薨,帝恻念不能已,故赠恤加焉。敬宗第二子休复,文宗开成二年封梁王,第三子执中为襄王,第四子言扬为纪王,第五子成美为陈王。执中子寀为乐平郡王。

  陈王成美。初,文宗以庄恪薨,大臣数请建东宫,开成四年,帝乃立成美为皇太子,典册未具而帝崩,仇士良立武宗,杀之于邸。子俨王宣城郡。

  文宗二子:王德妃生永,后宫生宗俭。

  庄恪太子永,大和四年始王鲁。帝以王幼,宜得贤辅,因召见傅和元亮。元亮以卒史进,有所问,不能答。帝责谓宰相:"王可教,官属应任士大夫贤者,宁元亮比邪!"于是剧选户部侍郎庾敬休兼王傅,太常卿郑肃兼长史,户部郎中李践方兼司马。六年,遂立为皇太子。帝承宝历荒怠,身勤俭率天下,谓晋王生谨敏,欲引为嗣,会蚤夭,故久不议东宫事。及太子立,天下属心焉。

  开成三年,诏宫臣诣崇明门谒朔望,侍读偶日入对。太子稍事燕豫,不能壹循法,保傅戒告,慭不纳。又母爱弛,杨贤妃方幸,数谮之。帝它日震怒,御延英,引见群臣,诏曰:"太子多过失,不可属天下,其议废之。"群臣顿首言:"太子春秋盛,虽有过,尚可改。且天下本,不可轻动,惟陛下幸赦。"御史中丞狄兼暮流涕固争,帝未决,罢。群臣又连章论救,意稍释,诏太子还少阳院,以中人护视,诛幸昵数十人,敕侍读窦宗直、周敬复诣院授经。然太子终不能自白其谗,而行己亦不加修也。是年暴薨,帝悔之。

  明年,下诏以陈王为太子,置酒殿中。有俳儿缘橦,父畏其颠,环走橦下。帝感动,谓左右曰:"朕有天下,返不能全一儿乎!"因泣下。即取坊工刘楚才等数人付京兆榜杀之,及禁中女倡十人毙永巷,皆短毁太子者。宰相杨嗣复等不及知,因言:"楚才等罪当诛,京兆杀之,不覆奏,敢以请。"翌日,诏京兆后有决死敕不覆者,亦许如故事以闻。

  蒋王宗俭,开成二年始王。亡薨年。

  武宗五子,其母氏、位皆不传。

  杞王峻,开成五年始王;益王岘,会昌二年始王,与兖、德、昌三王同封;兖王岐;德王峄;昌王嵯:并逸其薨年。

  宣宗十一子:元昭太后生懿宗皇帝,余皆亡其母之氏、位。

  靖怀太子渼,会昌六年始王雍,与夔、庆二王同封。大中六年薨,有诏追册。

  雅王泾,大中元年始王。亡薨年。

  通王滋,会昌六年始王夔,与庆王沂同封。帝初诏郓王居十六宅,余五王处大明宫内院,以谏议大夫郑漳、兵部郎中李邺为侍读,五日一谒乾符门,为王授经。郓王立为懿宗,乃罢。滋徙王。昭宗乾宁三年,领侍卫诸军。是时,诛王行瑜,而李茂贞怨,以兵入觐,诏滋与诸王分统安圣、奉宸、保宁、安化军卫京师。天子将狩太原,韩建道迎之,留次华州。建畏王等有兵,遣人上急变,告诸王欲杀建,胁帝幸河中。帝惊,召建论之,称疾不肯入。敕滋与睦王、济王、韶王、彭王、韩王、沂王、陈王谒建自解,建留军中,奏言:"中外异体,臣不可以私见。"又言:"晋八王擅权,卒败天下。请归十六宅,悉罢所领兵。"帝不许。建以兵环行在,请诛大将李筠。帝惧,斩筠以谢。建尽逐卫兵,自是天子孤弱矣。

  初,帝使嗣延王戒丕、嗣丹王允往见李克用,二王还,建恶之;又嗣覃王尝督军伐茂贞,于是劾奏:"比岁兵缠近辅,诸王阶其祸,使乘舆越在下藩,不得安,臣已请解其兵。今延、覃、丹三王尚阴计以危国,请诛之。"帝曰:"渠至是邪?"后三日,与刘季述矫诏以兵攻十六宅。诸王被发乘垣走,或升屋极号曰:"帝救我!"建乃将十一王并其属至石堤谷杀之,徐以谋反闻,天下冤之。济、韶、彭、韩、沂、陈、延、覃、丹九王,史逸其系胄云。

  庆王沂,大中十四年薨。

  濮王泽,大中二年始王。亡薨年。

  鄂王润,大中五年始王。乾符三年薨。

  怀王洽,大中八年与昭、康二王同封。亡薨年。

  昭王汭,乾符三年薨。

  康王汶,乾符四年薨。

  广王澭,大中十一年始王,与卫王同封。乾符四年薨。

  卫王灌,大中十四年薨。

  懿宗八子:惠安皇后生僖宗皇帝,恭宪皇后生昭宗皇帝,余六王亡其母氏、位。

  魏王佾,咸通三年始王,与凉、蜀二王同封。

  凉王侹,乾符六年薨。

  蜀王佶。

  威王偘,咸通六年始王郢,十年徙王。

  吉王保,咸通十三年始王,与睦王同封。王于兄弟为最贤。始,僖宗崩,王最长,将立之,杨复恭独议以昭宗嗣。乾宁元年,李茂贞等以兵入京师,谋废帝立王,会李克用以兵逐行瑜,乃止。

  恭哀太子倚,初封睦王。为刘季述所杀,天复初追赠。

  僖宗二子,史失其母氏、位。

  建王震,中和元年始王;益王陛,光启三年始王;并亡薨年。

  昭宗十七子:积善皇后生裕及哀皇帝,余皆失母之氏、位。

  德王裕,大顺二年始王。帝幸华州,韩建已夺诸王兵,不自安,乃请王皇子之未王者,既又杀诸王,因请立裕为皇太子,释言于四方,时乾宁四年也。刘季述等幽帝东内,奉裕即皇帝位。季述诛,裕匿右军,或请杀之,帝曰:"太子冲孺,贼强立之,且何罪?"诏还少阳院,复为王。朱全忠自凤翔还,见王春秋盛,标宇轩秀,忌之,密语崔胤曰:"王既窃帝矣,大义灭亲,渠可留?公任宰相,盍启之?"胤从容言如全忠意,帝不许。它日,以语全忠,全忠曰:"此国大事,臣安敢与?此必胤卖臣也。"乃免。帝迁洛,它日谓蒋玄晖曰:"德王,朕爱子,全忠奈何欲杀之?"言已泣下,自啮指流血。玄晖即擿语全忠,全忠恚。帝被杀,玄晖置酒邀诸王九曲池,饮酣,皆杀之,投尸水中。

  棣王祤,乾宁元年始王,与虔、沂、遂三王同封。

  虔王禊。

  沂王禋。

  遂王祎。

  景王秘,乾宁四年始王,与祁王同封。

  祁王祺。

  雅王禛,光化元年始王,与琼王同封。

  琼王祥。

  端王祯,天祐元年始王,与丰、和、登、嘉四王同封。

  丰王祁。

  和王福。

  登王禧。

  嘉王祜。

  颍王禔,天祐二年始王,与蔡王祐同封。

  蔡王祐。

  赞曰:唐自中叶,宗室子孙多在京师,幼者或不出閤,虽以国王之,实与匹区夫不异,故无赫赫过恶,亦不能为王室轩轾,运极不还,与唐俱殚。然则历数短长,自有底止。彼汉七国、晋八王,不得其效,愈速祸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