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作品 > 新唐书 > 卷一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卷一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书名:《新唐书》 来源:历史崔 发布时间: 03-15
    ◎忠义上

  夫有生所甚重者,身也;得轻用者,忠与义也。后身先义,仁也;身可杀,名不可死,志也。大凡捐生以趣义者,宁豫期垂名不朽而为之?虽一世成败,亦未必济也;要为重所与,终始一操,虽颓嵩、岱,不吾压也。夷、齐排周存商,商不害亡,而周以兴。两人至饿死不肯屈,卒之武王蒙惭德,而夷、齐为得仁,仲尼变色言之,不敢少损焉。故忠义者,真天下之大闲欤!奸鈇逆鼎,搏人而肆其毒,然杀一义士,则四方解情,故乱臣贼子赩然疑沮而不得逞。何哉?欲所以为彼者,而为我也。义在与在,义亡与亡,故王者常推而褒之,所以砥砺生民而窒不轨也。虽然,非烈丈夫,曷克为之?彼委靡软熟,偷生自私者,真畏人也哉!故次叙夏侯端以来凡三十三人于左方。

  夏侯端,寿州寿春人,梁尚书左仆射详孙也。仕隋为大理司直。高祖微时与相友,大业中讨贼河东,表端为副。端邃数术,密语高祖曰:"玉床摇,帝坐不安。晋得岁,真人将兴,安天下之乱者,其在公乎!但上性沈忌,内恶诸李,今金才已诛,次且取公,宜蚤为计。"帝感其言。义师兴,端在河东,吏捕送长安。帝入京师,释囚,引入卧内,擢秘书监。

  李密之降,关东地未有所属,端请假节招谕,乃拜大将军,为河南道招尉使。即传檄州县,东薄海,南揵淮,二十余州遣使顺附。次谯州,会亳、汴二州刺史已降王世充,道塞,无所归,计穷彷徨。麾下二千人粮尽不忍委端去,端乃杀马宴大泽中,谓众曰:"我奉王命,义无屈。公等有妻子,徒死无益。吾丐若首,持与贼以取富贵。"众号泣不忍视,端亦泣,欲自刎,争持之,乃止。行五日,饿死十四三。遇贼,众溃,从者才三十余人,遂东走,撷雰豆以食。端持节卧起,叹曰:"平生不知死地乃在此!"纵其下令去,毋俱没。会李公逸守杞州,勒兵迎端。时河南地悉入世充,公逸感端之节,亦固守。世充遣人以淮南郡公、尚书少吏部印绶召端,解所服衣以赠。端曰:"吾,天子使,宁污贼官邪!非持首去不可见。"即焚书及衣,因解节毛怀之,间道走宜阳,历崖峭榛莽。比到,其下仅有在者,皆体发癯焦,人不堪视。端入谒,自谢无功,不及危困状。帝闵之,复拜秘书监。出为梓州刺史。散禄禀周孤穷,不为子孙计。贞观元年卒。

  刘感,岐州凤泉人,后魏司徒丰生孙也。武德初,以骠骑将军戍泾州,为薛仁杲所围,粮尽,杀所乘马啖士,而煮骨自饮,至和木屑以食。城垂陷,长平王叔良救之,贼乃解。与叔良出战,为贼执,还围泾州,令感约城中降。感绐诺,至城下大呼曰:"贼大饥,亡在朝暮,秦王数十万众且至,勉之无苦。"仁杲怒,执感埋其半土中,驰射之。至死,詈益甚。

  贼平,高祖购得其尸,祭以少牢,赠瀛州刺史,爵平原郡公,封户二千,谥忠壮。诏其子嗣封爵,赐田宅焉。

  常达,陕州陕人。仕隋为鹰击郎将。尝从高祖征伐,与宋老生战霍邑,军败自匿,帝意已死,久乃自归。帝大悦,命为统军,拜陇州刺史。

  时薛举方强,达败其子仁杲,斩首千级。举遣将仵士政绐降,达不疑,厚加抚接。士政伺隙劫之,并其众二千归贼。举指其妻谓达曰:"识皇后乎?"答曰:"彼癭老妪,何所道?"举奴张贵又曰:"亦识我否?"达瞋目曰:"若乃奴耳。"贵忿,举笏击其面,达不为慑,亦拔刀逐之,赵弘安为蔽捍,乃免。仁杲平,帝见达,劳曰:"君忠节,正可求之古人。"为执士政杀之,赐达布帛三百段,以达并刘感事授史臣令狐德棻云。终陇西刺史。

  敬君弘,绛州绛人,北齐尚书右仆射显俊曾孙也。累功历骠骑将军,封黔昌侯。以屯营兵守玄武门。隐太子之死,左右解散。其车骑将军冯立者,有材武,叹曰:"生赖其宠,死不共难,我无以见士大夫!"乃与巢王亲将谢叔方率兵攻玄武门,殊死斗。君弘挺身出,或曰:"事未可判,当按兵待变,成列而斗可也。"不从。与中郎将吕世衡呼而进,皆战殁。立顾其下曰:"足以报太子矣。"遂解兵走。君弘等败,秦府兵不振。尉迟敬德掷巢王首示叔方,叔方下马恸,亦出奔。明日自归,太宗曰:"义士也。"置之。俄而立又至,帝让曰:"汝离我兄弟,罪一也;杀我将士,罪二也。何所逃死?"答曰:"出身事主,当战之日,不知其它。"因伏地悲不自胜,帝亦劳遣之。诏赠君弘左屯卫大将军,世衡右骁卫将军。

  立已蒙贷,归语人曰:"上赦吾罪,吾当以死报。"未几,突厥犯便桥,立引数百骑与虏薄,败之咸阳。帝喜,授广州都督。前日牧守苛肆,为蛮夷患,故数叛。立至,不事家产,衣食弗求赢。尝见贪泉曰:"此岂隐之所酌邪?吾虽日汲,庸易吾性哉?"遂极饮去。在职不三年,有惠爱,卒于官。

  叔方历伊州刺史,善治军,戎、华爱之。累加银青光禄大夫,徙洪、广二州都督。卒,谥曰勤。本万年人,从巢王征讨有功,王表为屈咥真府左军骑云。

  吕子臧,蒲州河东人。刚直,健于吏。隋大业末国南阳郡丞,捕击盗贼有功。高祖入京师,遣马元规慰辑山南,独子臧坚守。元规遣士讽晓,子臧杀之。及炀帝已弑,帝更使其婿薛君傅赍诏,言隋所以亡,谕子臧。子臧为故君发丧讫,即送款,就拜邓州刺史,封南阳郡公。

  武德初,朱粲新衄,子臧率兵与元规并力。元规军不进,子臧曰:"乘贼新败,上下惶沮,一战可禽;若迁延,其众稍集,吾食尽,致死于我,不可当也。"不纳。子臧请以所部兵独进,又不许。俄而粲得众,复张,元规婴城,子臧扼腕曰:"谋不见用,坐公死矣。"贼围固。会霖雨,雉堞崩剥,或劝其降,子臧曰:"我,天子方伯,且降贼乎?"乃率麾下数百人赴敌死,城亦陷,元规死之。

  元规,安陆人。初以队正从帝征伐,持节下南阳,得兵万余,然无谋,至于败。

  王行敏,并州乐平人。隋末为盗长,高祖兴,来降,拜潞州刺史,迁屯卫将军。刘武周入并州,寇上党,取长子、壶关。或言刺史郭子武懦不支,且失潞,帝遣行敏驰往。既至,与子武不叶,贼围急,储偫空乏,众恫惧,行敏患之。会有告子武谋反,遂斩之。州民陈正谦者,以信义称乡里,出粟千石济军,由是人自奋,贼乃去。行敏又败窦建德兵于武陟。武德四年,督兵徇燕、赵,与刘黑闼战历亭,破之。既而释甲不设备,为黑闼所掩,缚致麾下。终不屈,贼遂斩之。且死,西向跪曰:"臣之忠,惟陛下知之。"帝闻而悼惜。

  黑闼之乱,死事者又有卢士叡、李玄通。

  士叡客韩城。隋乱,结纳英豪。高祖与之旧,及兵兴,率数百人上谒汾阴,又使兄子谕降剧贼孙华,与刘弘基败隋将桑显和于饮马泉。擢累右光禄大夫,为瀛州刺史。黑闼遣轻骑破其郛,拒战半日,士见亲属系虏,乃溃。士叡为贼擒,欲使说下城堡,不从,见杀。

  玄通,蓝田人。为隋鹰扬郎将,高祖入关,率所部自归,拜定州总管。为黑闼所破,爱其才,欲以为将。玄通曰:"吾当守节以报,乌能降志贼邪?"不听,囚之。故吏有饷饮馈者,玄通曰:"诸君见哀,吾能一醉。"遂纵饮,谓守者曰:"吾能剑舞,可借刀。"守士与之。曲终,仰天太息曰:"大丈夫抚方面,不能保所守,尚可视息邪?"乃溃腹死。帝为流涕,擢其子伏护大将军。

  罗士信,齐州历城人。隋大业时,长白山贼王薄、左才相、孟让攻齐郡,通守张须陀率兵击贼。士信以执衣,年十四,短而悍,请自效。须陀疑其不胜甲,少之。士信怒,被重甲,左右鞬,上马顾眄。须陀许之。击贼潍水上,阵才列,执长矛驰入贼营,刺杀数人,取一级掷之,承以矛,戴而行,贼皆眙惧无敢亢。须陀乘之,大破贼。士信逐北,每杀一贼,辄劓鼻纳诸怀,暨还,验以代级。须陀叹伏,遗以所乘马。凡战,须陀先登,士信副,以为常。炀帝遣使图须陀、士信阵法上内史。

  后须陀为李密所杀,士信与裴仁基归密,署总管,俾统所部讨王世充。身被重创,见获于世充。世充爱其才,厚遇之,与同寝食。后得密将邴元真等,故士信稍稍疏斥。士信耻与伍,率所部千余人来降高祖,拜陕州道行军总管,因谋世充。

  士信行则先锋,反则殿,有所获,悉散戏下有功者,或脱衣解马赐之,士以故用命。然持法严,至亲旧无少贷,其下亦不甚附。师次洛阳,攻千金堡,堡有恶言訽军,士信怒,夜遣百人载婴儿啼噪堡下,若自东都出奔者,既而阳悟曰:"非也,此千金堡耳。"因散去。堡兵开门追掠,士信伏入,屠之无类。贼平,授绛州总管,封郯国公。

  从秦王击刘黑闼洛水上,得一城,王君廓戍之,贼急攻,溃而出。王语诸将:"孰能守此?"士信曰:"愿以守。"乃命之。士信已入,贼悉众攻,方雨雪,救军不得进。城陷,黑闼欲用之,不屈而死,年二十八。王隐悼,购其尸以葬,谥曰勇。初,士信为仁基所礼,及东都平,出家财敛葬北邙以报德,且曰:"我死当墓其侧。"至是,如所志。

  张道源,并州祁人,名河,以字显。年十四,居父丧,士人贤其孝,县令郭湛署所居曰复礼乡至孝里。道源尝与客夜宿,客暴死,道源恐主人忽怖,卧尸侧,至〈目署〉乃告,又徒步护送还其家。隋末政乱,辞监察御史,归闾里。

  高祖兴,署大将军府户曹参军。至贾胡堡,复使守并州。京师平,遣抚慰山东,下燕、赵。有诏褒美,封累范阳郡公。淮安王神通略定山东,令守赵州,为窦建德所执。会建德寇河南,间遣人诣朝,请乘虚捣贼心胁。即诏诸将率兵影接。俄而贼平,还,拜大理卿。时何稠得罪,籍其家属赐群臣。道源曰:"祸福何常,安可利人之亡,取其子女自奉?仁者不为也。"更资以衣食遣之。天子见其年耆,拜绵州刺史。卒,赠工部尚书,谥曰节。道源虽官九卿,无产赀,比亡,余粟二斛。诏赐帛三百段。

  族孙楚金有至行,与兄越石皆举进士。州欲独荐楚金,固辞,请俱罢。都督李勣叹曰:"士求才行者也。既能让,何嫌皆取乎?"乃并荐之。累进刑部侍郎。仪凤初,彗见东井,上疏陈得失。高宗钦纳,赐物二百段。武后时,历秋官尚书,爵南阳侯。有清概,然尚文刻,当时亦少之。为酷吏所构,流死岭表。

  李育德,赵州人。祖谔,仕隋通州刺史,为名臣。世富于财,家僮百人。天下乱,乃私完械甲,婴武陟城自保,人多从之,遂为长。剧贼来掠,不能克。隋亡,与柳燮等归李密,私署总管。密为王世充所破,以郡来降,即拜陟州刺史。

  兄厚德,自贼所逃归,度河复被执。贼使招育德,阳许之,故兄不死。贼帅段大师令裨校以兵守厚德,阴得其骧,乃与州人贾慈行谋逐贼。慈行夜登城呼曰:"唐兵登矣!"厚德自狱拥群囚噪而出,斩长史,众不敢动,大师缒城走。即拜殷州刺史。厚德省亲,留育德以守,引兵拔贼河内堡三十一所。世充怒,悉锐士攻之,城陷,犹力战,与三弟皆殁。

  时死节者又有李公逸、张善相,凡三人。

  公逸者,与族弟善行居雍丘,以才雄,为众所归。始附王世充,策其必败,乃献款高祖,因其地置杞州,即拜总管,封阳夏郡公。以善行为刺史。世充遣其弟将徐、亳兵攻之,公逸请援,未报,因使善行守,身入朝言状。至襄城,为贼逻送洛阳。世充曰:"君越郑臣唐,何哉?"答曰:"我于天下唯闻有唐。"贼怒斩之。善行亦死。帝悼惜,封其子襄邑县公。

  善相,襄城人。大业末为里长,督兵迹盗,为众附赖,乃据许州奉李密。密败,挈州以来,诏即授伊州总管。王世充攻之,屡困贼,遣使三辈请救,朝廷未暇也。会粮尽,众饿死,善相谓僚属曰:"吾为唐臣,当效命。君等无庸死,斩吾首以下贼可也。"众泣不肯,曰:"与公同死,愈于独生。"城陷被执,骂贼见杀。高祖叹曰:"吾负善相,善相不负我!"乃封其子襄城郡公。

  高叡,京兆万年人,隋尚书左仆射颖孙也。举明经,稍迁通义令,有治劳,人刻石载德。历赵州刺史,平昌县子。圣历初,突厥默啜入寇,叡婴城拒,虏攻益急。长史唐波若度且陷,即与虏通。叡觉之,力不能制,即自经。不得死,为虏执,使降谕诸县,不肯应,见杀。初,虏至,有为叡计者:"突厥蜂锐,所向无完,公不能亢,且当下之。"答曰:"我,刺史,不战而降,罪大矣。"武后叹惜,赠冬官尚书,谥曰节。诏诛波若,籍其家。下制暴叡忠节、波若臣贼,使天下知之。

  子仲舒,通故训学,擢明经,为相王府文学,王所钦器。开元初,宋璟、苏颋当秉,多咨访焉。时舍人崔琳练达政宜,璟等礼异之。当语人曰:"古事问高仲舒,时事问崔琳,何复疑?"终太子右庶子。

  安金藏,京兆长安人。在太常工籍。睿宗为皇嗣,少府监裴匪躬、中官范云仙坐私谒皇嗣,皆殊死,自是公卿不复见,唯工优给使得进。俄有诬皇嗣异谋者,武后诏来俊臣问状,左右畏惨楚,欲引服。金藏大呼曰:"公不信我言,请剖心以明皇嗣不反也。"引佩刀自剚腹中,肠出被地,眩而仆。后闻大惊,舆致禁中,命高医内肠,褫桑〈者土〉紩之,阅夕而苏。后临视,叹曰:"吾有子不能自明,不如尔之忠也。"即诏停狱,睿宗乃安。当是时,朝廷士大夫翕然称其谊,自以为弗及也。

  神龙初,母丧,葬南阙口,营石坟,昼夜不息。地本卬燥,泉忽涌流庐之侧,李冬有华,犬鹿相扰。本道使卢怀慎上其事,诏表阙于闾。景云时,迁右武卫中郎将。玄宗属其事于史官,擢右骁卫将军,爵代国公。诏镵其名于泰、华二山碑以为荣。卒,配飨睿宗庙廷。大历中,赠兵部尚书,谥曰忠。以子承恩为庐州长史。中和中,又擢其远孙敬则为太子右谕德。

  王同皎,相州安阳人,陈驸马都尉宽曾孙也。陈亡,徙河北。长安中,尚太子女安定郡主,拜典膳郎。太子,中宗也。桓彦范等诛二张,遣同皎与李湛、李多祚即东宫迎太子,请至玄武门指授诸将。太子拒不许,同皎进曰:"逆竖反道,显肆不轨,诸将与衙执事刻期诛之,须殿下到以系众望。"太子曰:"上方不豫,得无不可乎?"同皎曰:"南将相毁家族以安社稷,奈何欲内之鼎镬乎?太子能自出谕之,众乃止。"太子犹豫,同皎即扶上马,从至玄武门,斩关入。兵趋长生殿太后所,环侍严定,因奏诛易之等状。帝复位,擢右千牛将军,封琅邪公,食实户五百。主进封讼主,拜同皎驸马都尉,迁光禄卿。

  神龙后,武三思烝浊王室,同皎恶之,与张仲之、祖延庆、周憬、李悛、冉祖雍谋,须武后灵驾发,伏弩射杀三思。会播州司兵参军宋之愻以外妹妻延庆,延庆辞,之愻固请,乃成昏。延庆心厚之,不复疑。故之愻子昙得其实。之愻兄之问尝舍仲之家,亦得其谋。令昙密语三思。三思遣悛上急变,且言同皎欲拥兵阙下废皇后。帝殊不晓,大怒,斩同皎于都亭驿,籍其家。同皎且死,神色自如。仲之、延庆皆死。憬遁入比干庙自刭,将死,谓人曰:"比干,古忠臣,神而聪明,其知我乎!后、三思乱朝,虐害忠良,灭亡不久,可干吾头国门,见其败也。"憬,寿春人。后太子重俊诛三思,天下共伤同皎之不及见也。睿宗立,诏复官爵,谥曰忠壮。诛祖雍、悛等。

  先是,许州司户参军燕钦融再上书斥韦后擅政,且逆节已萌。后怒,劝中宗召至廷,扑杀之。宗楚客复私令卫士极力,故死。又博陵人郎岌亦表后及楚客乱,被诛。至是,俱赠谏议大夫,备礼改葬,赐钦融一子官。

  同皎子繇尚永穆公主,生子潜,字弘志。生三日,赐绯衣、银鱼。幼庄重,不喜儿弄。以帝外孙,补千牛,复选尚公主,固辞。元和中擢累将作监。吏或籍名北军,辄骄墯不事,潜悉奏罢之,故不戒而辨。监无公食,而息钱旧皆私有,至潜,取以具食,遂为故事。

  迁左散骑常侍,拜泾原节度使。宪宗与对,大悦,曰:"吾知而善职,我自用之。"潜至镇,缮壁垒,积粟,构高屋偫兵,利而严。遂引师自原州逾硖石,取虏将一人,斥烽候,筑归化、潘原三垒。请复城原州,度支沮议,故原州复陷。穆宗即位,封琅邪郡公,更节度荆南。疏吏恶,榜之里闾,杀尤纵者。分射三等,课士习之,不能者罢,故无冗军。大和初,检校尚书左仆射。卒于官,赠司空。

  吴保安字永固,魏州从。气挺特不俗。睿宗时,姚、巂蛮叛,拜李蒙为姚州都督,宰相郭元振以弟之子仲翔托蒙,蒙表为判官。时保安罢义安尉,未得调,以仲翔里人也,不介而见曰:"愿因子得事李将军可乎?"仲翔虽无雅故,哀其穷,力荐之。蒙表掌书记。保安后往,蒙已深入,与蛮战没,仲翔被执。蛮之俘华人,必厚责财,乃肯赎,闻仲翔贵胄也,求千缣。会元振物故,保安留巂州,营赎仲翔,苦无赀。乃力居货十年,得缣七百。妻子客遂州,间关求保安所在,困姚州不能进。都督杨安居知状,异其故,资以行,求保安得之。引与语曰:"子弃家急朋友之患至是乎!吾请貣官赀助子之乏。"保安大喜,即委缣于蛮,得仲翔以归。始,仲翔为蛮所奴,三逃三获,乃转鬻远酋,酋严遇之,昼役夜囚,没凡十五年乃还。

  安居亦丞相故吏,嘉保安之谊,厚礼仲翔,遗衣服储用,檄领近县尉。久乃调蔚州录事参军,以优迁代州户曹。母丧,服除,喟曰:"吾赖吴公生吾死,今亲殁,可行其志。"乃求保安。于时,何安以彭山丞客死,其妻亦没,丧不克归。仲翔为服縗绖,囊其骨,徒跣负之,归葬魏州,庐墓三年乃去。后为岚州长史,迎保安子,为娶而让以官。

  李憕,并州汶水人。或言其先出兴圣皇帝,谱系疏晦,不复传。父希倩,神龙初右台监察御史。憕少秀敏,举明经高第,授成安尉。张说罢宰相,为相州刺史,坐有善相者,说遍问官属后孰当贵,工指憕及临河尉郑岩。说以女妻岩,而归其甥阴于憕。会母丧免。自武功尉以政尤异迁主簿。说在并州,引憕置幕府。及执政,为长安尉。宇文融括天下田,高选官属,多致贤以重其柄。表假憕监察御史,分道检核。以课真拜御史。坐小累,下除晋阳令。三迁给事中。力于治,有任事称,明簿最,下无敢绐。失李林甫意,出为河南少尹。尹萧炅内倚权,骫法殖私,憕裁抑其谬,吏下赖之。道士孙甑生以左道幸,托祠事往来嵩、少间,干请乱吏治,憕不为应,故挟炅谮诸朝。天宝初,除清河太守。举美政,迁广陵长史,民为立祠赛祝,岁时不绝。以捕贼负,徙彭城太守。封酒泉县侯。连徙襄阳、河东,并兼采访处置使;入为京兆尹。杨国忠恶之,改光禄卿、东京留守。

  安禄山反,玄宗遣封常清募兵东京,憕与留台御史中丞卢弈、河南尹达奚珣缮城垒,绥励士卒,将遏贼西锋。帝闻,擢礼部尚书。禄山度河,号令严密,候诇不能知。已陷陈留、荥阳,杀张介然、崔诐,不数日,薄城下。常清兵皆白徒,战不胜,辄北。憕收残士数百,裒断弦折矢坚守,人不堪斗。憕约弈:"吾曹荷国重寄,虽力不敌,当死官。"部校皆夜缒去,憕坐留守府,弈守台。城陷,禄山鼓而入,杀数千人,矢著阙门,执憕、奕及官属蒋清,害之。有诏赠司徒,谥曰忠懿。河、洛平,再赠太尉,拜一子五品官。

  憕通《左氏春秋》,颇殖产伊川,占膏腴,自都至阙口,畴墅弥望,时谓"地癖"。岩仕终少府监,产利埒憕云。

  憕十余子,江、涵、沨、瀛等同遇害,唯源、彭脱。

  源八岁家覆,俘为奴,转侧民间。及史朝义败,故吏识源于洛阳者赎出之,归其宗属。代宗闻,授河南府参军,迁司农主簿。以父死贼手,常悲愤,不仕不娶,绝酒荤。惠林佛祠者,憕旧墅也,源依祠居,阖户日一食。祠殿,其先寝也,每过必趋,未始践阶。自营墓为终制,时时偃卧埏中。

  长庆初,年八十矣,御史中丞李德裕表荐源,曰:"贾谊称:守圉捍敌之臣,死城郭封疆。天宝时,士罕伏节,逆羯始兴,委符组、弃城郭者不为耻,而憕约义同列,守位自如,抵刃就终,臣节之光由憕始。而源天与至孝,绝心禄仕五十余年,常守沈默,理契深要,一辞开析,百虑洗然。抱此真节,弃于清世,臣窃为陛下惜之。"穆宗下诏曰:"昔盗起幽陵,振荡河、洛,赠太尉憕处难居首,正色就死,两河闻风,再固危壁,殊节卓焉,到今称之。源有曾参之行、巢父之操,泊然无营,汔此高年。夫褒忠,所以劝臣节也;旌孝,所以激人伦也;镇浇浮,莫如尚义;厚风俗,莫如尊老。举是四者,大儆于时。其以源守谏议大夫,赐绯鱼袋。"河南尹遣官敦谕上道,帝自遣使者持诏书袍笏即赐,又赐绢二百匹。源顿首受诏,谓使者:"伏疾年耄,不堪趋拜。"即附表谢,辞吐哀悫,一无受。寻卒。敬宗时,擢憕孙为河南兵曹参军。

  彭擢明经第。天宝中,选名臣子可用者,自咸宁丞迁右补阙。从天子入蜀。后憕数年卒。有孙景让、景庄、景温,别传。

  武德功臣十六人,贞观功臣五十三人,至德功臣二百六十五人。德宗即位,录武德以来宰相及实封功臣子孙,赐一子正员官。史馆考勋名特高者九十二人,以三等条奏。第一等,以其岁授官。第二等,以次年。第三等,子孙数讼于朝,有诏差为二等,增至百八十七人。每等,武德以来宰相为首,功臣次之,至德以来将相又次之。大中初,又诏求李岘、王珪、戴胄、马周、褚遂良、韩瑗、郝处俊、娄师德、王及善、朱敬则、魏知古、陆象先、张九龄、裴寂、刘文静、张柬之、袁恕已、崔玄暐、桓彦范、刘幽求、郭元振、房琯、寺履谦、李嗣业、张巡、许远、卢弈、南霁云、萧华、张镐、李勉、张镒、萧复、柳浑、贾耽、马燧、李憕三十七人画像,续图凌烟阁云。

  司空、太子太傅、知门下省事、梁国公房玄龄

  尚书右仆射、检校侍中、莱国公杜如晦

  太子太保、同中书门下三品、宋国公萧瑀

  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知政事、上柱国、申国公高士廉

  太子太师、知政事、特进、郑国公魏征

  侍中、永宁郡公王珪

  吏部尚书、参豫朝政、道国公戴胄

  中书令、江陵县子岑文本

  中书令、兼太子左庶子、检校吏部尚书、高唐县公马周

  侍中、兼太子左庶子、检校吏部礼部民部尚书事、清苑县男刘洎

  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河南郡公褚遂良

  太子太师、同中书门下三品、燕国公于志宁

  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少傅、北平县公张行成

  中书令、行侍中、兼太子少保、蓚县公高季辅

  侍中、兼太子宾客、袭颍川县公韩瑗

  中书令、兼太子詹事、南阳县侯来济

  侍中、兼太子宾客张文瓘

  侍中、甑山县公郝处俊

  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右庶子、酒泉县公李义琰

  内史、河东县侯裴炎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温国公苏良嗣

  内史、梁国公狄仁杰

  纳言、检校并州大都督府长史、天兵军大总管、陇右诸军大使、谯县子娄师德

  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石泉县公王方庆

  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袭邢国公王及善

  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令、知兵部尚书事、齐国公魏元忠

  紫微令、梁国公姚崇

  正谏大夫、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朱敬则

  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许国公苏瑰

  吏部尚书、兼侍中、广平郡公宋璟

  黄门监、梁国公魏知古

  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兖国公陆象先

  紫微侍郎、同紫微黄门平章事、许国公苏颋

  中书令、河东县侯张嘉贞

  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水县公李元纮

  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宜阳县子韩休

  中书令、始兴县伯张九龄

  司空、河东郡公裴寂

  纳言、上柱国、鲁国公刘文静

  太尉、检校中书令、同中书门下三品、扬州大都督、赵国公长孙无忌

  礼部尚书、河间郡王孝恭

  尚书右仆射、检校中书令、行太子左卫率、上柱国、卫国公李靖

  司空、兼太子太师、英国公李勣

  开府仪同三司、鄜州都督、鄂国公尉迟敬德

  左光禄大夫、洛州都督、蒋国公屈突通

  陕东道大行台、吏部尚书、郧国公殷开山

  卫尉卿、夔国公刘弘基

  泽州刺史、邳国公长孙顺德

  民部尚书、上柱国、莒国公唐俭

  右骁卫大将军、驸马都尉、谯国公柴绍

  右骁卫大将军、褒国公段志玄

  洪州都督、渝国公刘政会

  左武候将军、相州都督、郯国公张公谨

  右武卫大将军、卢国公程知节

  左武卫大将军、上柱国、胡国公秦叔宝

  弘文馆学士、秘书监、永兴县公虞世南

  右卫大将军、兼太子右卫率、工部尚书、武阳县公李大亮

  左武卫大将军、邢国公苏定方

  夏官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清边道行军总管、耿国公王孝杰

  中书令、汉阳郡公张柬之

  中书令、博陵郡公崔玄暐

  侍中、平阳郡公敬晖

  侍中、谯国公桓彦范

  中书令、南阳郡公袁恕已

  右武卫大将军、同中书门下三品、韩国公张仁愿

  尚书左丞相、兼黄门监、徐国公刘幽求

  黄门侍郎、参知机务、脩文馆学士、齐国公崔日用

  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代国公郭元振

  尚书左承相、兼中书令、集贤院学士、燕国公张说

  紫微侍郎、上柱国、赵国公王琚

  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持节朔方军节度大使、中山郡公王晙

  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河南江淮副元帅、东都留守、冀国公裴冕

  文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县公房琯

  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卫国公桂鸿渐

  镇西北庭行营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卫尉卿、兼怀州刺史、虢国公李嗣业

  平卢军节度使、柳城郡太守刘正臣

  恒州刺史、卫尉少卿、兼御史中丞颜杲卿

  常山郡太守袁履谦

  河南节度副使、左金吾卫将军、检校主客郎中、兼御史中丞张巡

  睢阳郡太守、兼御史中丞许远

  御史中丞、留台东都、知武选卢弈

  睢阳郡太守、特进左金吾卫将军南霁云

  右第一

  内史令、延安郡公窦威

  将作大匠、判纳言、陈国公窦抗

  侍中、兼太子左庶子、江国公陈叔达

  纳言、观国公杨恭仁

  判吏部尚书、参议朝政、安吉郡公杜淹

  中书令、虞国公温彦博

  中书侍郎、检校刑部尚书、参知机务崔仁师

  中书令、兼检校太子詹事、上柱国、安国公崔敦礼

  户部尚书、平恩县公许圉师

  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浿江道行军总管任雅相

  度支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范阳郡公卢承庆

  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兼弘文馆学士、楚国公上官仪

  右相、广平郡公刘祥道

  左侍极、兼检校左相、嘉兴县子陆敦信

  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乐城县公刘仁轨

  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安平郡公李安期

  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宾客、袭道国公戴至德

  司列少常伯、太子右中护、兼正谏大夫、同东西台三品赵仁本

  中书令、赵国公李敬玄

  中书令、兼太子左庶子薛元超

  中书令、同中书门下三品崔知温

  侍中、同中书门下三品、袭广平郡公刘齐贤

  纳言、乐平县男王德真

  地官尚书、检校纳言、钜鹿县男魏玄同

  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特进、辅国大将军、邓国公岑长倩

  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三品、临淮县男刘祎之

  纳言、博昌县男韦思谦

  地官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格辅元

  司礼卿、判纳言事、渤海县子欧阳通

  内史李昭德

  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陆元方

  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三品杜景佺

  尚书右仆射、兼太子宾客、同中书门下三品、郧国公韦安石

  左散骑常侍、同中书门下三品、知东都留守、赵郡公李怀远

  中书令、逍遥公韦嗣立

  守侍中、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右庶子、常山县男李日知

  检校黄门监、渔阳县伯卢怀慎

  中书令、左丞相、兼侍中、安阳郡公源乾曜

  黄门侍郎、同紫微黄门平章事、魏县侯杜暹

  侍中、赵城侯裴耀卿

  左武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雀安王神通

  特进、太常卿、江夏王道宗

  荆州都督、周国公武士畐

  右屯卫大将军、检校晋州都督总管、谯国公窦琮

  少府监、葛国公刘义节

  右光禄大夫、罗国公张平高

  洛州都督、右卫大将军、酂国公窦轨

  夔州都督、息国公张长愻

  金紫光禄大夫、夷国公李子和

  左监门卫大将军、检校右武候将军、荣国公樊兴

  左监门卫大将军、巢国公钱九陇

  右骁卫大将军、归国公安兴贵

  右武卫大将军、申国公安脩仁

  殿中监、郢国公宇文士及

  右武卫大将军、沔阳郡公公孙武

  荆州都督、怀宁郡公杜君绰

  右骁卫将军、濮国公庞卿惲

  代州都督、同安郡公郑仁泰

  右翊卫将军、遂安郡公李安远

  幽州都督、历阳郡公独孤彦云

  始州刺史、左屯卫大将军、襄武郡公刘师立

  右威卫大将军、济东郡公李孟尝

  右监门卫大将军、河南县公元仲文

  右监门卫将军、庐陵郡公秦师行

  左领军大将军、新兴公马三宝

  右卫大将军、驸马都尉、毕国公阿史那社尔

  镇军大将军、虢国公张士贵、左卫大将军、琅邪郡公牛进达

  镇军大将军、嘉州郡公周护

  陕州刺史、天水郡公丘行恭

  潭州都督、吴兴郡公沈叔安

  散骑常侍、丰城县男姚思廉

  太子少师、同中书门下三品、特进、朔方道行军大总管,宋国公唐休璟

  左羽林军大将军、辽阳郡王李多祚

  左领军大将军、赵国公李湛

  刑部尚书、太子宾客、魏国公杨元琰

  殿中监、兼知总监、汝南郡公翟无言

  冠军大将军、左羽林军大将军、光禄卿、天水县公赵承恩

  将作大匠裴思谅

  右羽林军将军、弘农郡公杨执一

  左卫将军、河东郡公薛思行

  光禄卿、驸马都尉、琅邪郡公王同皎

  中书令、越国公钟绍京

  太仆卿、立节郡王薛崇简

  右金吾卫大将军、凉国公李延昌

  太子中允同正、冀国公冯道力

  少府监、赵国公崔谔之

  左监门卫中候、光禄卿、申国公许辅乾

  左金吾大将军、邓国公张暐

  朔方道行军大总管、左羽林军大将军、平阳郡公薛讷

  河南副元帅、太尉侍中、临淮郡王李光弼

  河东节度副大使、守司空、兼兵部尚书、霍国公王思礼

  左相、豳国公韦见素

  太保、韩国公苗晋卿

  中书令、赵国公崔圆

  太原节度使、检校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金城郡王辛云京

  河西陇右副元帅、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凉国公李抱玉

  太子太师、检校尚书右仆射、知省事、信都郡王田神功

  四镇北庭泾原节度使、检校尚书左仆射、知省事、扶风郡王马璘

  左羽林军大将军、检校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薛景仙

  右散骑常侍、检校礼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尚衡

  太原尹、兼御史大夫、北都留守、河东节度副大使、南阳郡公邓景山

  河东节度副使、兼雁门郡太守、光禄卿贾循

  礼部尚书、东京留守、酒泉县侯李憕

  东平郡太守姚訚

  右第二

  卢弈,黄门监怀慎少子也。疏眉目,丰下,谨重寡欲,斤斤自脩。与兄奂名相上下,而刚毅过之。天宝初为鄠令,所治辄最,积功擢给事中,拜御史中丞。自怀慎、奂及弈,三居其官,清节似之,时传其美。俄留台东都,兼知武部选。

  安禄山陷东都,吏亡散。弈前遣妻子怀印间道走京师,自朝服坐台。被执,将杀之,即数禄山罪,徐顾贼徒曰:"为人臣者当识逆顺,我不蹈失节,死何恨?"观者恐惧。弈临刑,西向再拜而辞,骂贼不空口,逆党为变色。肃宗诏赠礼部尚书,下有司谥。时以为洛阳亡,操兵者任其咎,执法吏去之可也,委身寇仇,以死谁怼?博士独孤及曰:"荀息杀身于晋,不食其言也;玄冥勤其官水死,守位忘躬也;伯姬待姆而火死,先礼后身也。彼死之日,皆于事无补。然则禄山乱大于里、丕,弈廉察之任,切于玄冥之官。分命所系,不啻保姆;逆党兵威,烈于水火。于斯时也,能与执干戈者同其戮力,挽之不来,推之不去,全操白刃之下,孰与夫怀安偷生者同其风?请谥曰贞烈。"诏可。

  子杞,别有传。杞子元辅。

  元辅字子望,少以清行闻。擢进士,补崇文校书郎。杞死,德宗念之不忘,拜元辅左拾遗。历杭、常、绛三州刺史,课当最,召授吏部郎中,进累兵部侍郎,为华州刺史,卒。

  元辅端静介正,能绍其祖,故历显剧,而人不以杞之恶为累云。

  张介然者,猗氏人,本名六朗。性慎愿,长计画。始为河、陇支郡太守。王忠嗣、皇甫惟明、哥舒翰踵领节度,并署营田、支度等使。入奏称旨,赐与良渥。介然启曰:"臣位三品,当给棨戟。若列于京师,虽富贵,不为飨人知,愿得列戟故里。"玄宗许之,别赐戟京师第门,仍赐绢五百匹,宴闾里长老。本乡得列戟,自介然始。翰荐为少府监,历卫尉卿。

  禄山反,授河南节度采访使,守陈留。陈留据水陆剧,居民孳伙,而太平久,不知战。介然到屯不三日,贼已度河。车骑蹂腾,烟尘漫数十里,日为夺色。士闻钲鼓声,皆褫气不能授甲。凡旬六日,城陷。初,有诏购贼首而暴诛庆宗状。禄山入陈留,见诏书,拊膺大哭曰:"我何罪!吾子亦何罪,乃杀之!"即大恚愤,杀陈留降者万人以逞,血流成川,斩介然于军门。以伪将李廷望为节度使,守陈留。

  禄山已拔陈留,则鼓而前,无敢亢。中宿攻荥阳,太守崔无诐率众乘城,闻师噪,自队如雨,无诐与官属皆死贼手。以伪将武令珣戍焉。

  无诐者,本韦后外家,博陵旧望也。始,无诐娶萧至忠女,至忠败,被贬。久乃为益州司马。素善杨国忠,既用事,引为少府监,守荥阳。有诏赠礼部尚书,谥曰毅勇。